健康管理平台:互联网医疗脱困新路径?

互联网医疗的盈利能力弱已经成为投资者的共识。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缺乏支付方造成的,而且在短期内难以获得改变。因此,那些已经

       互联网医疗的盈利能力弱已经成为投资者的共识。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缺乏支付方造成的,而且在短期内难以获得改变。因此,那些已经获得投资的互联网医疗公司一直处于焦灼的困境中,为了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正在做出诸多的尝试。无论是春雨和阿里的卖药、丁香园做线下的诊所还是挂号网推出的微医平台,都可以被看做是这些公司新的尝试。


健康管理平台:互联网医疗脱困新路径? 
 
       近来,春雨医生又将推出新版,核心亮点是推出了用户电子健康档案。电子健康档案会囊括4类数据,可穿戴设备所导入的身体数据、平台上的问诊记录、与基因公司合作的基因数据以及天气数据。春雨的这一举动主要是为了从轻问诊的平台向健康管理平台转型,其核心思路是意图真正为用户提供服务,而不再是简单的咨询平台。
 
       春雨的这一转向并不意外。在现有体制下,网络导医导药在短期内很难获得较大的发展,显然无法支撑起整个公司的发展。通过向健康管理平台转型可以真正将用户的数据导入平台,从而为未来的盈利作出重要的准备。
 
       但是,用户的核心需求是什么,大数据到底有多少意义?基于其上的电子健康档案的价值又有多高?
 
       首先,轻问诊平台上,用户的就医需求显然是无法满足的,只能围绕特定的疾病和特定的问题进行展开。由于受到政策的限制,轻问诊无法给出诊断,对用户只具有参考意义,实际成为就医前的导流平台。但由于线上回答问题的医生并不在本地,对当地的医疗服务并不熟悉,无法给出准确的指引。而且,如果医生的能力不强,有些时候甚至会起到反效果。中国执业医师数量为280万,但本科以上学历只有28%,医生整体素质并不高。优秀的医生都集中在三级医院和发达地区,他们对在网上赚钱兴趣很小。因此,网上平台的医生素质总体不会太高,这对用户来说是存在着一定风险的。
 
       所以,要转型做健康管理平台,肯定不是靠补贴医生能实现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只是为了导医,病种数据库可能比网上的医生更靠谱。而要真正推动远程医疗的发展,没有线下的平台是很难操作的。
 
       其次,当前的可穿戴设备的数据意义总体非常弱。中国的可穿戴设备目前还集中在较为大众的阶段,并没有进入细分医疗领域,对临床的参考意义差。如果要利用这类数据来进行健康管理,更多的是在疾病预防上,而非慢病管理和疾病的控制上。而春雨树立的轻问诊的形象与疾病预防并不匹配,其整体战略也未将预防作为重点。所以,这样的数据并不能成为支撑电子健康档案的主要支柱。
 
       最后,基于数据、问诊记录和所谓的基因数据上的电子健康档案的总体价值并不大。既然没有很好的医学价值,就只能作为病人自我观察和记录的平台。而且,轻问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人群的不固定,平台完全没有粘性,很多人群来了就走了。而真正有长期性需求的只有那些慢病人群,但轻问诊平台又不能为他们提供真正的医疗服务。所以,缺乏专业级服务的电子健康档案的价值就显得很低了。
 
       虽然上文列举了较多的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轻问诊平台没有机会进行转型和发展。
 
       要想真正吸引用户,首先必须提供个人电子病历的转换和云端储存系统。通过免费的手段吸引用户将其病历扫描并存储在云端。慢病和肿瘤等病人有动力来搜集自身的病历,通过这样的病历,他们希望能获得定期和固定的医生来就其病情发展提出咨询。
 
       这也就要求平台必须要在线下铺出去。通过与医疗机构和医生的合作,将病人与医生能真正的结合在一起。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大都需要的是同城或者相隔距离不远,能在一个固定的周期进行线下的诊疗。更多的是一种线下和线上的互为补充。
 
       最后,平台必须提供服务,而不是只有产品。这也意味着整个平台不可避免的变重。要打造健康管理平台,就必须要真正满足个人用户的需求。而且,要真正想他们收费,恐怕更多的还是只能依靠团体用户,这还需要等待政策的推动。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