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卖药零差价”须建立医疗成本补偿机制

无论对于广大有健康需求的公众,还是对当下处于动荡期的医疗体系,“以药养医”几乎都是个挥之不去萦绕心头的梦魇。因为“以药养医”,公众处于弱势之下不得不承担畸高的药品加成,同样由于捆绑式的“医靠药养”,医疗机构以及医务人员也不得不为了所谓的“绩效”甚至自己的饭碗而背离医疗服务的本质与初衷。

       12月15日起,漳州市县级公立医院将全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也就是说医院买进价格为一元钱的药,卖给患者也是童叟无欺的一元钱。而这也意味着漳州市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迈出实实在在的第一步。


“医院卖药零差价”须建立医疗成本补偿机制 
 
  无论对于广大有健康需求的公众,还是对当下处于动荡期的医疗体系,“以药养医”几乎都是个挥之不去萦绕心头的梦魇。因为“以药养医”,公众处于弱势之下不得不承担畸高的药品加成,同样由于捆绑式的“医靠药养”,医疗机构以及医务人员也不得不为了所谓的“绩效”甚至自己的饭碗而背离医疗服务的本质与初衷。应该说,将“以药养医”称作当下医疗体制之“癌”,其实一点也不为过。从这个意义上说,“取消医药加成”,公立医院将全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的确值得期待。
 
  不过,取消药品加成,公立医院不再以药养医,扭转公立医院的逐利趋向,固然是方向正确。但类似的提法却并非首创,对于“以药养医”如此明确的症候,各方都心知肚明,也不难对症下药,此前也曾有过对这一症状的治理,奈何效果似乎始终不佳,症状甚至反有恶化的趋势。既然如此,“取消药品加成”的医改试点究竟会动真格,还是会停留于老调重弹的层面,又能持续多久,的确还不能过于乐观。
 
  事实上,破除“以药养医”机制,更需回归常识。之所以出现“以药养医”现象,关键其实还是“养医”的问题没能得到落实,假如医疗机构的开支,医护人员的收入,不能有所保证,而要依赖于治病救人的收入甚至收益,那么“以药养医”必然会阴魂不散。
 
  于是,用药养惯了,断了高价药之后,医究竟该由谁来养,自然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公立医院在取消药品加成之后,意味着相应的补偿只能来自服务收费或财政补助等渠道。尽管医疗服务加价是大势所趋,但放在公众医疗负担仍然比较大,甚至“以药养医”仍未根除的背景下,医疗服务收费的上涨必然会激化矛盾,从而增大医改的阻力,这样看来,财政补助的到位几乎是唯一的选项,至少是医改初期的首选。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将通过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补偿82%、财政补偿15%、医院分担3%的办法解决,的确给出了方案。 
 
  当然,财政补偿取消药品加价,会否拖累财政,也并非杞人忧天,由于医疗开支过大而导致财政赤字,甚至让经济陷入低迷,也是一些国家发展过程中已有的教训。从这个意义上说,财政如何养医,要有一套健全的公立医疗成本核算与支付的机制。否则的话,没有一套公认的具有影响力的医疗财政补偿核算体系,财政补偿没有可操作性的依据和方法,最终的结果不是财政难堪重负,就必然是退回“以药养医”。财政补偿15%或许压力不大,但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补偿82%、医院分担3%,差额仍然要由医院自己想办法,医疗趋利的口子其实仍然敞着。
 
  一言以蔽之,欲破须先立,唯有真正建立起合理且可持续的医疗成本补偿机制,“取消药品加成”才真正可资期待。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