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更斯:埋葬在文学丰碑下的神经病学家

查尔斯·狄更斯(1812-1870)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是一位以反映社会现实生活见长的作家,在他的作品里,他写实地艺术着,艺术地写实着,描绘了包罗万象、冷暖不一的社会图景,塑造了众多经典、令人难忘的人物形象。读多了狄更斯的小说才发现,原来狄更斯还是一位出色的神经病学家!在他的书中,提及了诸多神经病学方面的病症!

       查尔斯·狄更斯(1812-1870)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是一位以反映社会现实生活见长的作家,在他的作品里,他写实地艺术着,艺术地写实着,描绘了包罗万象、冷暖不一的社会图景,塑造了众多经典、令人难忘的人物形象。初读狄更斯,是他的《双城记》,刚翻开书看到第一段“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手头一松,“啪”地将书掉到地上,然后惶诚惶恐地将它拾起,恍惚间便意识到这是多么犀利的作品和强悍的作家。


       再后来的大学时期,医学书慢慢读多了,狄更斯的小说也慢慢读多了,突然意识到:原来狄更斯还是一位出色的神经病学家!在他的书中,提及了诸多神经病学方面的病症!
 

狄更斯:埋葬在文学丰碑下的神经病学家

 
       首先要说的是癫痫,这位19世纪伟大的小说家,对癫痫的描述可谓是精准,他不仅提出了癫痫和晕厥的鉴别诊断,还可以区分癫痫的不同类型,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剖析了癫痫的可能病因。《雾都孤儿》中邪恶的僧侣,《我们共同的朋友》中的校长布拉德利·韩德斯通(BradleyHeadstone),《荒凉山庄》中的女仆佳斯特(Guster)都曾经历过癫痫发作。狄更斯对癫痫的描述如此精准,以至于有人怀疑狄更斯本人就是一位癫痫患者,但目前尚未发现证实狄更斯患病的直接证据。

       在《雾都孤儿》中关于邪恶僧侣的癫痫描述就十分有趣,僧侣名叫爱德华(EdwardLeeford),是主人公奥利弗(OliverTwist)同父异母的兄弟,当他们第一次相遇时,奥利弗在庭院中蹒跚中撞到爱德华,于是这位僧侣兄弟诅咒奥利弗,然而:“他握紧拳头,牙关紧咬,语无伦次地说了些话,冲向奥利弗似乎想揍他一顿,但突然猛烈地栽到地上,身躯扭曲着,四肢震颤,口吐白沫……奥利弗盯着这可怖的场景诧异了一会,然后冲向屋里求助。”

       这是典型的全面性强直-阵挛发作,也叫“大发作”,在强直期患者常突然意识丧失,伴一声大叫而摔倒,全身肌肉强直,而后交替地收缩和松弛,进入阵挛期。如果光是描写这些,狄更斯算不上什么高手,毕竟癫痫大发作的基本情形老百姓也晓得,但关于癫痫的脸部表现,狄更斯照样描写得细致入微,这同样可见于《雾都孤儿》,当Nancy向Brownlow先生介绍僧侣时,她这样说:“他抽起来的样子真令人绝望,嘴唇变得煞白,嘴角歪向一边,露出显目的牙齿。”

       除了大发作,僧侣还有其他类型的癫痫发作,比如这段:“他沉寂了一阵子,扶在脸上的手突然垂了下来……然后突然扭曲了起来……”

       真服了狄更斯!根据前半段的描写,我以为是失神发作,但成人的“失神”几乎无一例外是复杂部分性发作,果不其然,加上后半段毫无疑问就是复杂部分发作了。

       当然,狄更斯笔下复杂部分发作的代表当属《我们共同的朋友》中的校长布拉德利·韩德斯通。在火车站时,韩德斯通从Milvey先生口中得知他挚爱的Lizzie小姐要嫁给他的竞争对手时,他感到一阵眩晕。Milvey发现他脸色不好时,韩德斯通回答道:“这没什么的,先生。它很快会过去的,我已经习惯了这突如其来的眩晕。”但随即Milvey观察到,韩德斯通先生“一下倚靠在柱子上,双手抓住自己的围巾,似乎想要拼命撕开它。”了解癫痫的医生自然知道,复杂部分性发作可以出现各种特殊姿势(比如击剑样姿势),这和放电起源部位和扩散过程有关,但Milvey可不知道这些,他以为韩德斯通先生只是伤心难过,于是决定让韩德斯通先生独自呆一会,但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韩德斯通先生出事了——车站工作人员跑来告诉Milvey先生,韩德斯通先生进入了癫痫大发作。

       神了!部分复杂部分性发作可以泛化为全面性强直-阵挛发作,这个叫“部分性发作继发泛化”,佩服得五体投地,狄更斯连这个都知道!

       迄今为止,我们对癫痫的病因还是不甚了解,只知道它有一定的遗传因素,在部分环境因素的刺激下可能产生,比如:疲劳、缺觉、饥饿、饮酒、感情冲动等。而在狄更斯的小说中,我们可以发现不少这样的“环境因素”。

      《荒凉山庄》中的女仆佳斯特就是一位癫痫患者,她来自于当时英国的济贫院,说好听点是所谓济贫,但实际上是把穷人们收容在一起,做些廉价的劳动,疲劳、缺觉、饥饿、饮酒、感情冲动等癫痫的刺激因素,在当时的济贫院里可谓是一个不少,并且这种状况长期都没有改善,以至于在《荒凉山庄》创作10年后,在狄更斯创办的刊物《一年四季》中,我们仍可以看到济贫院里关于癫痫的描写:

       “……在房间里的所有人,除了那位上了年纪的洗衣女工,都在抽搐……”

       之所以文章标题中称狄更斯为神经病学家——而不光是癫痫学家——是有理由的。除了癫痫,狄更斯还懂得很多神经病学内容。比如,《大卫.科波菲尔》中的坏蛋乌利亚·希普(UriahHeep)可能患有肌张力障碍,狄更斯对此的描述十分到位,他经常用“twisting(扭)”这个字眼来形容希普的动作,并且用特拉伍德小姐的话对希普说:“如果你是一条鳗鱼,先生,请您像鳗鱼一样生活;如果您是人类,就请控制好你的四肢。”在《荒凉山庄》中描写商店主人库鲁克(Krook)时,他提到“他可以写出所有的字母,当他看到单独的字母时,他也认得大部分……但他就是不能把它们放在一起。”这个是什么呀?失读症!狄更斯这段对失读症的描述,可比最早的医学文献早了将近30年!

       看来,狄更斯写作时,始终细致入微,并带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想象力”,而真是这种想象力和观察力,令他在某些神经病症方面的医学描述精准得令人拜服!

       这位大师的逝世也与神经病学有关。1870年6月9日狄更斯因脑溢血与世长辞,他安葬在威斯敏斯特修道院(WestminsterAbbey)的诗人角,他的墓碑上如此写道:“他是贫穷、受苦与被压迫人民的同情者;他的去世令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的英国作家。”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