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方药网售将开闸 阿里布局移动终端网售处方药

继百度与国家药监局合作药品数据库以及“医疗商业信任体系”概念后,2014年,腾讯前后投资了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和挂号网;阿里通过支付宝钱包与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合作,高调推出“未来医院计划”,并开始行业颠覆性革命的“电子处方平台”。 这一次,阿里来了,以革命者的姿态。

       继百度与国家药监局合作药品数据库以及“医疗商业信任体系”概念后,2014年,腾讯前后投资了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和挂号网;阿里通过支付宝钱包与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合作,高调推出“未来医院计划”,并开始行业颠覆性革命的“电子处方平台”。

 
       这一次,阿里来了,以革命者的姿态。

处方药网售将开闸 阿里布局移动终端网售处方药 
 
       阿里巴巴的冀中“革命”
 
       11月24日至28日将近一周的时间里,“阿里健康”移动端(App)在石家庄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第三次测试——这次正式运行前的最后一轮测试完成后,“阿里健康”客户端成为介入医院电子处方环节的“第一人”。
 
       与此同时,作为阿里巴巴旗下医药健康平台的这次全国尝试,实现了整个互联网涉足处方药销售的第一次。
 
       “对现在的阿里健康来说,从小事做起更适合当前的发展模式。”阿里健康首席运营官张守川出席2014中国药品流通行业年度大会时解释了阿里健康的电子处方生意。
 
       “尽管电子处方平台并不是纯电商的模式,但当前与线下药店的有效结合更符合发展需求,阿里健康希望借此改变药品流向医疗机构为主,社会化管理为辅的状态。”张守川说。
 
       根据阿里公开的信息,阿里健康目前在石家庄试点的电子处方平台原理与打车类App相似——患者可在智能手机上下载阿里健康App。在医院看病后,医生开具的处方将通过医院信息系统进入阿里巴巴的电子处方平台内,患者如果想在院外购药,就可以通过App发布购药请求,App将购药请求分发给附近药店,药店可抢单。
 
       尽管这种消费者发布信息、商家“抢单”的模式,目前正在全国许多大城市的打车市场蓬勃运行,但不同的是,拥有打车自主权的消费者,在现阶段,还不能同时顺畅拥有医院的处方并带出医院。
 
      “医院凭什么把处方给阿里?这是阿里电子处方药平台模式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谈及此问题,中国网上药店理事会秘书长张勇认为,在如今的医疗政策环境下,阿里的想法在圈内人看来就是异想天开,有很多痛点需要解决,包括核心的医保问题等。
 
       与石家庄的试点同步,在经过多轮论证后,阿里健康的电子处方平台已经在北京军区总医院试点——试点先锁定慢性病中的高血压和高血脂两个病种,仅针对自费患者,绕开了医保这个更复杂的问题;同时,为了配合阿里项目的推进,北京军区总医院承诺允许阿里在科室门口针对患者进行电子处方平台的宣传。
 
      “当年零售药店行业销售处方药放开后,医院对于处方外流采取了一系列的防守措施,电子病历根本不经过患者的手,全部在医院的电脑系统里生成保存,所以即便是到现在,你会发现药店的处方药销售依然很悽惨,处方流不出来。”昨日,北京某大型连锁药店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他认为,几年后的今天,业外的阿里作为“革命者”,仍然需要打通“处方流动”的这一关,但在公立医院改革仍然没有明显进展的背景下,前景并不乐观。
 
       以岭药业电商总经理邵清分析称:阿里不能寄望于三甲医院能够慷慨解囊,三甲医院只能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来运作。而大量的二级医院、一级医院,甚至是民营医院,才是阿里“最容易下手的地方”。
 
       而在张勇看来,阿里在这条路上恐怕需要另辟蹊径。
 
      “许多一级、二级医院门诊量严重不足,医生收入因此也偏低。阿里的流量和电子处方平台能为这些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增收,药品开得多了,厂家给医生的返利自然增加,他们合作的意愿会很强。另外,阿里可能会将打车行业的双向补贴如法炮制到医药行业,不仅给患者补贴,还给医生补贴,这会大大刺激那些收入不高的一二级医院的大夫。”他说。
 
       公开信息显示,试点阶段,阿里给患者一张方子返5元至20元不等,意在让患者逼迫医疗机构在阿里的处方药平台上开方。
 
       处方药网售开闸
 
      “什么时候放开,具体有什么限制,这几乎是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事情。”七乐康网上药店董事长石振洋表示。
 
       过去四年的“双十一”,七乐康一直是天猫医药馆的销售冠军,但因为网上销售处方药政策一直没有放开,包括七乐康在内,天猫医药馆各家的主打产品几乎全部是健康保健品和小型医疗器械,处方药销售这块始终没能突破。
 
      “《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现已基本完成前期修改和征求意见过程,将于近期上会审议,通过后将以行政规章形式发布实施。”在上周召开的第26届中国医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监管司副巡视员刘小平明确透露。
 
       他同时强调,我国的互联网药品经营监管政策正面临10年来一次较大的调整,今后药品互联网经营B2B类第三方交易平台、药品生产企业和药品批发企业开展网上药品购销活动无需审批或备案。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数据显示,2010年~2013年,我国医药电商规模年均增速达到250.35%,网上药店规模也从35家增长到132家。预计2014年市场容量进一步扩大,全年销售规模达到100亿元,网上药店数量达到249家。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处方药网售政策开闸,医药电商的销售将会带来一个大跨度的提升;而处方药销售的禁区取消之外,背后所必需的医疗资源已经成为医药电商和互联网巨头们争抢的重点。
 
       公开信息显示,发改委日前已经内部同意在阿里巴巴、九州通、京东商城等四家企业进行医药电子商务方面的试点,拟通过信息技术来改造当前寻医问药流程;健一网发布在线问诊平台“健一医生”,同时推出手机端、网页版,建立病患交流平台,并尝试与医疗机构进行远程诊疗合作。
 
       几乎与此同时,壹药网8月份上线在线问诊平台“问医问药”,同时推出手机端及网页版;药到病除网9月上线病友交流网站“医路伴”;九州通集团旗下好药师网上药店上半年完成对“U糖”的参股,布局移动医疗,同时8月份宣布拟通过微信平台建网络医院,将医生集中在网上,为患者提供处方;老百姓大药房与春雨医生联手做移动购药,双方将在春雨医生App共同拓展“远程问诊+移动购药”业务。
 
      “即便处方药网购放开,处方药购买仍需要处方,而处方药必须由医生开具,‘医疗资源’将成为医药电商获取‘处方药用户’的流量入口,医疗服务与医药电商将深度结合。”张勇提醒说。
 
       而对于医药行业对阿里进入、倒逼医药分开的观点,张守川表示并不认同,在他看来,阿里健康当前的任务是通过助长消费者的购药意识,从而优化流通渠道,提高服务质量。
 
      “互联网企业能够增加消费者的认知途径,使得透明的信息化服务可以感知,最终引导终端消费者意识的形成。而在政策引导下,互联网企业则可以成为政府推行医药分开的工具。”他表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