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联体”该如何持续获赞

医联体”这一旨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新鲜模式,作为医改的重点改革方向在成长之初已经让百姓感到其中的利好。但深化医疗改革是个系统而艰巨的工程,“医联体”如何走得更远、更好,任重而道远。

        11月15日,“医联体”正式在哈尔滨落地。什么是“医联体”?很多百姓虽然并不了解,但他们却真真切切感受到社区医疗服务的变化。最“打眼儿”的当属社区居民在家门口就可以挂到大医院的专家号了。如果病情需要去三甲医院治疗,通过“医联体”转诊方式就可直通大医院,省却了到大医院挂号、分诊、检查、办理住院等一系列繁琐程序。“医联体”为在社区医院就医的急重患者开通了直接转诊大医院的绿色通道。

据了解,日前哈尔滨市卫生计生委组织全市30家二级以上医院与8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建的30个医疗机构联合体已经全部挂牌运营。“医联体”这一旨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新鲜模式,作为医改的重点改革方向在成长之初已经让百姓感到其中的利好。但深化医疗改革是个系统而艰巨的工程,“医联体”如何走得更远、更好,任重而道远。


“医联体”该如何持续获赞

点赞优质医疗资源下沉给力

哈尔滨市和兴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南岗区省级示范社区卫生服务医疗机构,这次由哈医大附属第二医院定点合作。在该中心采访时发现,来自哈医大二院老年病科的李祥禄博士已经在这里坐诊了。

由于整个和兴路社区老年人比例比较高,心脑血管疾病等老年病成为了社区居民的高发疾病。“医联体”落地一周,李博士也忙乎了一周。李祥禄博士表示,其实每天接诊的人数远不及在医大二院就诊的人数,大概每天有二十几位患者前来就诊,但这就需要自己在为社区居民进行医疗服务时更细致、更耐心。除了针对病情做有的放矢的诊疗,还要普及医疗健康知识。记者采访时就感受到了社区医疗服务的细致与精心。72岁的李大娘在女儿陪同之下前来社区就诊,李大娘只是常见高血压,治疗上相对简单,但李大娘和李祥禄大夫聊了近半个小时。包括日后怎么服药,怎么在饮食上调解高血压,日常生活要注意哪些方面,大夫所要解答的已经远远超出了“看病”的范畴。李大娘对社区医院来的这位专家赞不绝口,“这么细致的看病让我这老太太的心一点儿不慌也不燥,以前去大医院看病除了要排队,大夫要面对的患者也多,哪能这么细致的问诊看病呀。”

“医联体”除了方便社区居民就诊,医疗专家下沉社区也起到了社区医院同上级医院沟通的桥梁作用。就在采访当天,一名年仅18个月的幼儿打完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按照社区医院惯例,出现疫苗不良反应要立刻转诊到大医院。哈医大二院派驻到和兴路社区的医疗业务主任祁勇在了解到孩子的情况后,立刻打电话同哈医大二院本部的儿科主任远程会诊。在医大二院儿科医生的指导下,社区医生为孩子做了心电图,发现孩子只是由于哭闹造成不适,短暂休息就可以回家了。祁勇主任表示,在以往的社区医疗服务中,像幼儿药物反应这种突发状况在转诊中常常会因为“时间差”给病情带来延误,但是“医联体”打通了这个“时间差”,让大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加强联合,紧密互动,使医疗资源在“医联体”内共同分享,有效发挥。

“医联体”不仅让患者受益,对基层医疗队伍建设也大有裨益。按照“医联体”的要求,要根据出诊专家专业专科特点选出一个最贴近社区发展方向的课题对社区医生讲解。共乐光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彩超室医生李玲从中受益不少。她所在中心的派驻医生是哈医大二院的彩超医生王虹。李玲说,在没有患者的时候王虹就手把手教她如何看彩超影像,还把哈医大二院的教学课件拿给她看,这些培训对社区医生来说至关重要。

成长双向转诊亟待上下盘活

和兴路社区67岁的老人苗吉元大爷成为冰城“医联体”开通后首例通过绿色通道转诊的患者。苗大爷在社区就诊时被哈医大二院派驻社区的坐诊专家李祥禄检出新发房颤。在医生开出转诊单后,医疗业务主任祁勇经绿色通道将老人直接转诊到哈医大二院心内科住院治疗。老人高兴地说,“‘医联体’真的太方便了,我和老伴两个人就能把看病住院的事全办了,不用家里人跟着操心。”祁勇主任告诉记者,“医联体”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能力,合理引导患者就医流向,提高居民社区首诊率,减少居民看病环节,使居民能够更顺畅便捷地看上病。

据了解,“医联体”的发展目标就是要逐步建立基层首诊、分级医疗、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制度,其中双向转诊制度在社区居民中间很受欢迎。据了解,就向上转诊而言,现在通过“医联体”转诊的患者优先以急、重症患者为主,其他慢性病社区居民想走绿色通道,还是需要根据对上医院的病房床位情况排队等候入院。另一方面,对从大医院到社区医院的“下转”而言,“医联体”更是意义重大。患者“下转”既符合医改精神—“小病在社区、康复回社区”,同时也能缓解大医院医疗资源紧张的难题。但是,记者采访发现,从社区现有医疗条件来看,“下转”社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仅从哈市一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拥有床位可收治转诊住院病人这一现实就可以看出,双向转诊制度推广开来还有很多工作需要进一步完善。同时,很多患者对“下转”到社区医院存有顾虑,不太信任。哈尔滨市政协委员、道里区共乐光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刘璐对此感触颇深。据他介绍,他们中心医疗床位有50张,还有9张临终关怀床位。现在由上级医院转到社区的病人主要是没有医疗价值的重症患者,在这里可以让这些病人有尊严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程。但是医疗床位很少接收通过大医院转诊而来的病人,原因在于很多病人对社区医疗水平还是持怀疑态度。

哈医大二院派驻到共乐光华社区的业务主任黄大为说,很多社区医疗机构都存在“下转”床位不足或者没有的情况,即使有床位,还是要受到诸如医务人员水平,病种选择,监护设备不够齐全等问题的制约。同时很多患者对大医院有依赖感,在大医院都是直接把病治好才出院,即使在后期康复阶段也愿意在大医院做恢复性治疗,很难说服病人到社区医院进行治疗。由此可见,基层医疗工作的开展除了受医疗水平、医疗资源等现实梗阻外,就医心理、习惯上的旧观念也亟须更新。

关键医疗资源亟须同城共享

在和兴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采访中看到,该中心基本科室包括口腔科、理疗科、内科、中医科、静点室、妇幼保健科、疫苗接种室;辅助诊断科室包括心电室、X光室、检验科等等,但是设备相对老化,医疗人员也远远不能满足当地居民就医需求。而且由于没有病房,不能收治住院患者,这也使得整个社区卫生服务只能是一个小型门诊。目前该中心能完成老年病的病种检测,提供基本测量血压、心电图监测、血糖血脂监测等基础检查,但像心脏彩超、CT、酶学等鉴别检查就无法完成了。

除了诊疗方面的现实情况,在用药方面,“医联体”也需要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完善。据了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用药方面以国家集中选定的基本药物为主,优点是廉价,缺点是种类少。一位社区医生告诉记者,例如双黄连静点这样的药品价格便宜,很受社区患者信赖,但是由于爱出现经常药物反应,现在没有办法只好停掉该药物处方。同样的尴尬,驻派医生也同样面对。由于大医院的专家到社区后不能按照在原来医院所既有的药物处方进行开药治疗,需要按照社区医疗中心提供的基本药物进行治疗,这种用药限制让很多专家医生感到“水土不服”。

在采访中也发现,“医联体”还有许多环节可以进一步细化。刘璐主任就建议,社区医院之间的医疗信息应该互通有无,各个社区出诊专家通过媒体公布出来,使居民能够了解到每个社区医院各科专家出诊信息,不要让出诊专家仅仅局限在驻派社区,在全市能够实现资源共享,真正让居民方便快捷看上病,也可以避免医疗资源的浪费。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