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多点执业和医疗责任险:想说爱你,先聊细节

按照征求意见稿,今后深圳市的医疗机构开展多点执业活动,应当购买医疗责任险。在发生医疗纠纷后,医患双方不必“私了”,而是由保险公司负责调解理赔。

       被称为深圳医疗“基本法”的《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简称“征求意见稿”)11月17日对外公布。多点执业和医疗责任险成为征求意见稿中最引人注意也是议论最多的条款。多位受访人士纷纷表示,这两点在条例的制定中应该多考虑一些细节问题。

事实上,这两个代表医改重点的方向在深圳已经试点过一段时间,但由于种种原因,或搁浅或撤回试点方案,进展缓慢。那么,此次“征求意见稿”会比之前的条例有哪些突破却又可能遇到哪些问题呢? 


医生多点执业和医疗责任险:想说爱你,先聊细节

    公立医院:担忧医生多点执业后“身在曹营心在汉”

按照“征求意见稿”,在深圳执业的医师,应当向深圳市医师协会申请办理执业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后,可在深圳范围内的医疗机构多点执业。

不过,面对医生可变身为“自由人”,公立医院有点坐不住。深圳市中医院副院长李惠林表示,公立医院医生的培育、晋升、科研申报、住房等福利都是由医院提供的,所以他们的责任都在医院。但是当他们需要履行责任的时候离开公立医院,也就是其他非第一机构只是享受了权利,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

北大深圳医院医务科科长曾晖同样表示,医生在本单位工作已经不堪重负了,是否有足够的精力去多点执业?而且医生所有的福利、培训、培养此前都是依靠本单位的,本身就很难脱离本单位。

深圳市另一家三甲医院院办主任也表示,多点执业后,公立医院的医生会不会造成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现象,即“在公立医院应付5天,留出更多精力给周末去多点执业的民营医院?”

民营医疗机构:多点执业让医生有品牌意识,更好为患者服务

“即便政策放开了,也不是想去多点执业的医生就会受到患者欢迎的。” 朱岩是北京协和医院原肾内科主治医生,辞职后南下来到深圳创办了卓正医疗。在朱岩看来,一旦走出体制,脱离有公立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罩着的光环,医生是否受欢迎看的是口碑和品牌。“多点执业最大的突破是让医生个体有了市场的意识。”

朱岩说,一旦多点执业之后,医生可能要面临的不再是公立医院门前源源不断的排队患者,而是要通过为病人服务的意识获得患者的信任,建立自己相对固定的患者群,否则,可能出现,现在是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多点执业后却无人问津的现象。

事实上,目前就有一些三甲医院的大牌医生私下里去别的医院坐诊,被行内称为“走穴”。“这种走穴很难商业化和专业化。”深圳第一健康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杨帆表示,他们非常欢迎有经验的医生来医院多点执业,但大多数医生都不愿意放弃在公立医院的身份“裸跳”到第一健康,他们更希望能够保留原身份,做一份兼职。与此相对应的就存在一个风险问题。执业地点和注册地不一致,一旦出现医疗纠纷怎么办?因此,规范医疗责任险是实施多点执业的前提之一。

定性难+市场成熟度不够,保险公司热度不高

按照征求意见稿,今后深圳市的医疗机构开展多点执业活动,应当购买医疗责任险。在发生医疗纠纷后,医患双方不必“私了”,而是由保险公司负责调解理赔。

杨帆曾在国内著名的保险公司做过多年,如今又涉足医疗行业,对医疗责任险体会颇深。“在国内如今的环境下,保险公司不愿意承接医疗责任险。”杨帆分析,首先,医疗不是一个交易关系,每个人都有差异化,这种治疗方法对这个人有用但换一个人可能就效果不大,因此,医疗的风险较难把控。与交通责任险不同,医疗责任险的定性非常难,认定责任的成本也比较高。其次,目前,医疗责任险市场还不够成熟,如果没有全面推广,保险公司可能会赔钱。做保险是个概率事件,买保险的人多了,才有可能盈利或者达到平衡。如果购买医疗责任险的医疗机构数量少,保险公司精算后可能赔钱,他们就不愿意做。如果达到均衡或者盈利,必然要上涨医疗机构的保费,而医疗机构必然抵触。

杨帆建议,深圳若推行医疗责任险,可把多家医疗机构集中在一两个保险公司竞标,投保的机构多了,保险公司才有做的意愿。

香港经验:医生个体投保,不同执业风险,保费不同

香港医生林顺潮来深圳开办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却也为医疗责任险发愁。

在香港的诊所,他购买了医疗责任险。林顺潮说,在香港,公立医院的医生占所有执业医生比例不到40%,大多数香港医生都是“个体户”,医生都是以个人名义购买保险的。否则医生不敢开刀,而私立医院也不敢接受不买保险的医生,即便是香港的公立医院也会鼓励医生自己购买医疗责任险。一旦出了医疗纠纷,将由香港医务委员会裁定,若是医院的责任由医院承担,若是医生的责任由医生承担。

不过,在香港购买医疗责任险的医生群体根据执业风险,保费并不相同。林顺潮说,以眼科医生为例,做激光矫正手术的眼科医生一年保费约为10万元人民币,而在不做激光矫正手术的眼科医生有的一年保费约2万元人民币。此外,妇产科医生也因风险高是保费的大户。

如果只要医疗机构投保,不要医生群体投保,这样合适吗?深圳某三甲医院一位医务科科长者算了一笔账,此前有保险公司找过该院,依据年营业收入核算该院一年要交保费近500万元,但该院每年用在医疗责任事故的理赔上还不足100万,“为什么要做这个亏本生意?”

这位医务科科长曾去那些买过医疗责任险的医院“取过经”,结果发现,那些买了医疗责任险的医院,一旦出了医疗纠纷,患者和家属还是会第一时间找到医院,没有人会听保险公司的声音。“本来花钱想买个清净,可结果还是找到医院,这钱花得没意义了。”

林顺潮也有这个烦恼。来深圳开业的第一年他也以医院的名义买了一份医疗责任险,但患者和家属拒绝和保险公司对话。“这需要进行患者教育,培养患者接受医疗责任险,需要完善体制,第三方仲裁机构也要有公信力。”林顺潮说,香港和深圳的医疗环境和机制有差异,因此不能照搬香港的经验,应该根据深圳的实际情况,制定出更适合的医疗责任险细则。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