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顺潮眼科欲帮小斌斌安导盲仪 或能用舌头看世界

5日,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院长、香港知名眼科医生林顺潮表示,目前技术的不成熟,暂时还不能帮助小斌斌安装电子眼,但是在医院帮其植入义眼3个月后,将为他免费配备导盲仪,让其通过舌头“看”东西。根据小斌斌的现状,林顺潮与专家团队制定了后续治疗方案,若小斌斌家人愿意,希望将他接至深圳帮助其“复明”。

  山西6岁男童小斌斌被残忍挖去双眼的悲剧引起各界关心,小斌斌是否还有机会再看见东西呢?5日,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院长、香港知名眼科医生林顺潮表示,由于小斌斌已经失去眼球,以及目前技术的不成熟,暂时还不能帮助小斌斌安装电子眼,但是在医院帮其植入义眼3个月后,将为他免费配备导盲仪,让其通过舌头“看”东西。
 

 

  林顺潮(左)介绍如何安装“电子眼”,但目前尚不能用于临床。


  安装义眼是否有风险?不管谁做手术都有挑战


  在小斌斌的事件发生后,上周五,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派遣印度裔国际眼科专家Fariooz等组成医疗小组,赴山西了解情况,希望能帮助小斌斌。本周Fariooz返回深圳,根据小斌斌的现状,林顺潮与专家团队制定了后续治疗方案,若小斌斌家人愿意,希望将他接至深圳帮助其“复明”。


  林顺潮说,小斌斌被摘掉眼球后,其治疗要经历3个阶段。第1个阶段是伤口处理。Fariooz去山西探望小斌斌发现,山西眼科医院对他的治疗和护理做得很好。


  第二阶段是安装义眼,目的是为了让小斌斌外观上与常人无异。4日,山西省眼科医院院长贾亚丁在医院通报会上表示,患儿1个月后可以达到安装义眼的医学要求。“但是做义眼手术也并不是那么简单。”林顺潮表示,因为正常人的眼球周边有肌肉,还有眼球周边软组织,如果要把假眼球放进眼眶的话,需要有周边组织把眼球固定起来,“小斌斌眼眶内是否有足够的周边组织还很难说。”因此,在林顺潮看来,不论是谁做安装义眼手术都要面对挑战。


  如果原来眼球的周边组织没有了该怎么办呢?“虽然比较困难,但也不是没有方法。”林顺潮说,可以像人烧伤后移植身体其他部位健康皮肤到有需要的地方那样,“像小斌斌这种情况,就是取其臀部的皮肤或者脂肪来固定义眼。伤口好后4—6个星期就可以安装义眼了。”林顺潮介绍,医院已将方案告诉小斌斌家属,由于山西省眼科医院已经表示愿意帮助小斌斌免费做义眼手术,是否到深圳来安装义眼,家属暂时也还没有确定。


  能否安装“电子眼”?


  5-10年后可考虑安装


  之前有媒体报道“林顺潮称如果小斌斌植入电子眼,或能恢复部分视力”。这一说法遭到山西省眼科医院院长贾亚丁的反对,表示该项目仍处研究阶段,尚未进入临床,不愿孩子“做实验品”。


  到底患儿能不能安装电子眼?昨日,林顺潮澄清,植入电子眼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在眼底植入东西,通过生物科学技术,重建其眼球的功能,但是由于患儿已经失去眼球,此方法行不通。另一种就是通过显微数码影像装置(即电子视觉假体)来帮助“看见”世界。


  电子视觉假体,是先以安装于眼镜上的微型相机取得影像,然后再将该影像经由体外装置转换成电流讯号后,以无线方式传送到植入头部的电极及芯片,刺激大脑视觉区域,令盲人看见东西。“但是由于需要在脑内进行植入芯片的手术,存在感染且电子波会伤害脑细胞的风险,还正在研究中。”因此,他建议,在未来5—10年,更加成熟的技术会让电子眼更加安全,到时候小斌斌可以考虑这种手术。


  以后还有机会看见吗?


  电子导盲仪可帮忙


  “电子眼”尚需长期观望,那小斌斌是否有希望通过其他方法“看世界”?根据林顺潮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提供的讯息,目前在美国和日本已经有一些使用前额导盲仪和舌头导盲仪的方法,已经让双目失明的人“看见”东西。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前额或舌头将图像转为电子信息,通过皮肤或者舌头产生感觉,再传导至大脑。


  他重点介绍了舌头导盲仪,就是通过一个安装在太阳镜上的微型摄像机,把图像传递到一个手动控制器上,控制器上的数据处理器把光学讯号转化为电子讯号,再转化为电脉冲讯号,此时“再造画面”通过电极感应器的电脉冲来刺激舌头,盲人感觉到不同的电脉冲刺激,通过神经传递给大脑,大脑的“视觉区域”会帮助还原画面中影像的轮廓,让盲人重新“看”到一些东西。


  “尽管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于全盲的人来说,帮助非常大。”林顺潮说,尽管这些装置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所形成的影像还相当粗糙,然而通过这些装置,双目失明的人士能够“看到”各种物体的线条及轮廓形状,脑海里能够呈现出在什么地方放有哪些东西,起码能够比较放心的向前走。因此,这些装置使盲人有机会重新认识世界,以及令生活方式出现重大转变。“比如在地铁上要拉住扶手,通过小型摄像头拍摄到一个圆形东西,可以让使用者获悉可以去拿住。”


  然而,这个舌头导盲仪并不便宜,仅仪器需要1万—2万美元。目前该导盲仪在国内尚未许可临床应用,只在香港获得了许可。林顺潮说,在小斌斌安装义眼3个月后,医院愿意接他到香港安装此导盲仪,并对患者和家属进行使用方面的培训,“如果家属愿意接受,有好的方法我们都愿意帮助孩子。”他透露,安装义眼和导盲仪的费用均由医院慈善基金来承担,“刚在香港刚成立了慈善基金会,如果有其他需要帮助的孩子我们也会帮助。”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