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医疗市场调查:社会资本密集涌入 仍需解决三大障碍

北京等大型城市的康复治疗市场逐渐成为社会资本办医的必争之地。

       北京等大型城市的康复治疗市场逐渐成为社会资本办医的必争之地。

“我们将引入国际最先进的康复设备和治疗手段,于2015年第一季度在北京开设集团公司的第一家骨科康复治疗机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商独资公司负责人表示,“这是大势所趋。”
 

在以保障基本治疗为核心的医疗制度下,康复一直是我国医疗体系中的短板,长期存在专业人才稀缺、医院不重视、康复水平低、康复意识差、医保报销少等症结,为社会资本留下巨大的拾遗补漏空间。


康复医疗市场调查:社会资本密集涌入 仍需解决三大障碍
 

据了解,在未来一两年,北京将新设立多家私立康复医院或连锁康复中心,以骨科、神经康复为主。而社会资本密集设立康复机构在于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
 

2014年1月,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要求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鼓励社会资本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举办康复医院;10月,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北京将加快建立综合医院、康复护理专科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分工合作、有序衔接的多元化康复护理体系。
 

虽然社会资本开办康复机构已临近爆发点,但调研显示,在进入发展快车道之前,私立康复机构尚需排除患者意识低、康复价格高,以及公立医院医联体和分级诊疗带来的内部消化三大障碍。
 

在建立一家成功的私立康复机构方面,普华永道中国医疗行业咨询服务合伙人邢立萍建议,与公立医院建立转诊合作、选择自身过硬的康复细分领域,以及慎重选择康复目标市场。
 

社会资本涌入大型城市

全国600多个城市中,一多半城市尚未设立专科康复医院。
 

上述外商独资骨科康复机构将与北京积水潭医院建立合作,并从美国引入先进的人才和设备,据悉,该公司计划在北、上、广开设多家连锁康复中心。
 

对于与公立医院的合作,该负责人十分看好,“私立康复机构的存在,可以缩短公立医院的住院时间,从而提高床位周转率,并且减少和避免手术‘返修’”。
 

除了外资骨科康复,据了解,2013年以来,北京市已经或即将新设多家社会资本举办的康复机构,范围涵盖骨科、神经、卒中、视听等多种疾病。
 

2013年中旬,北京和睦家康复医院在朝阳区姚家园地区开业,定位高端人群,疾病种类齐全;明年,北大康复医院将在昌平区北大医疗产业园开设,以神经、精神类康复为主,北大康复医院的投资来自方正集团。据邢立萍透露,还有多家私立康复机构正在调研市场或准备在未来一两年内设立康复医院。
 

最近,各级政府和国家主管部门发文支持社会资本办医,加快了私人资本开设康复机构的步伐。以北京市为例,最为重要的两份文件是,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和北京市政府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其中,《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以解决问题为导向,在鼓励社会资本开设康复机构的同时,还支持有条件的公立一、二级医院整体转型为康复医院。
 

事实上,私立康复机构密集举办的内在动力是康复市场存在较大空间。
 

据普华永道调研统计,在发达国家,康复师与基本人群的比例平均为10万:5,而在中国,比例仅为10万:0.4,两者相差12.5倍;国家卫计委统计2012年中国康复医院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仅有322家康复医院,其中,城市206家,农村116家,这意味着,在全国600多个城市中,一多半城市尚未设立专科康复医院。
 

这一供需缺口可以从实际案例中得以体会。
 

2014年11月初,当以脑血栓患者家属的身份到北京博爱医院提出康复需求,但得到的答复却是没有床位,“你家人的情况非常需要康复治疗,但医院床位已经满了,你等电话吧。”博爱医院神经内科陈姓医生表示,但将近10天过去了,却依然没有等到医院的来电。
 

一位康复业内人士透露:“如果没有‘关系’,很难马上到博爱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北京博爱医院又名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隶属于首都医科大学,是北京市唯一一家三级甲等康复专科医院,对外开放床位1100张左右,常年人满为患。
 

康复类医保支付缺失

在卫计委的各项统计口径中,没有康复医院的分类。
 

在邢立萍看来,康复市场供需矛盾的深层次原因是,公立医疗制度目前还处于“疲于奔命”解决基本治疗保障的阶段,而这一深层次因素造成诸多后果。
 

大型公立医院对康复治疗难以引起足够重视。“现阶段,医院的收入以手术、耗材、开药等为主,其关注点主要在于治疗和床位周转率,而对康复治疗缺乏足够动力。”多位受访者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即使国家主管部门也尚未足够重视康复治疗,在卫计委的各项统计口径中,医疗机构分为综合医院、中医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民族医院、专科医院、护理院,而没有康复医院的分类。
 

据卫计委统计,在2012年医疗卫生机构分科床位数及构成中,康复医学科占比仅为1.73%,医院床位数占比1.75%,即使北京这样的特大型城市的康复医院也仅有床位1953张,其中还有一定比例并不用于康复治疗。
 

据悉,而一些企业医院、行业性医院,针对自身企业、行业的特点如重工业等,设置工伤类、职业病类康复科室,但也没有提到应有高度。
 

以保障基本治疗为核心的医疗体系还体现在康复类医保支付缺失。
 

据邢立萍介绍,目前社保只支付9类康复治疗项目,如运动疗法、神经性疾病康复、功能性障碍等,覆盖率偏低。
 

但即使在这9类医保支付项目中,仍然存在诸多严格限制。以北京博爱医院为例,神经内科医生透露:“医保报销部分康复费用只能在第一次发病时的半年内有效。”
 

此外,“医保支付在康复次数和时长两方面有严格限制,如每天不能超过多少次,总共不能超过多少次,康复时间不能超过多少日等。”邢立萍透露。
 

商业保险可以弥补康复治疗的支出,但据了解,目前市场上几乎没有专门针对康复治疗的商业保险,而医疗全险价格之高,使得普通家庭难以承受,如美国某医疗险种售价高达2万-8万/年。 
 

此外,多位受访者认为,中国康复市场普遍存在康复水平低、消费者意识差、康复设备短缺等现状。
 

尚存三大障碍

调研显示,愿意到私立诊所进行康复患者和看护人比例仅为0.5%、1%。
 

虽然以“基本治疗”为核心的医疗制度,为社会资本举办康复机构预留了巨大的拾遗补缺空间,但仍然存在不可小觑的市场及政策障碍,即使以北京这样的特大型城市为目标市场。
 

调查发现,由于患者数量有限,目前在北京开业的私立康复医院生存较为艰难,高端代表即北京和睦家康复医院开业一年来尚未实现盈利。邢立萍在描述北京康复市场时表示:“就社会资本举办康复机构而言,前景十分看好,但目前处于前期启动阶段,还没有看到做得非常成功的案例。”
 

造成私立康复医院消费者数量较少的主要原因是“一低一高”,即患者康复治疗意识偏低而定价偏高。
 

北京天坛医院、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王琰等人在2010年发表的“北京卒中社区康复现状调查分析”显示,虽然患者对康复的需求比较大,但对卒中康复治疗的相关知识仍比较缺乏,社区康复开展率较低。
 

在接受调查者中,只有9.7%的患者和9.3%看护人表示很了解或比较了解康复治疗,其余绝大部分患者及看护人对康复治疗是一知半解或一点都不了解;只有21.7%卒中患者表示在住院期间曾经接受过正规康复治疗,另外78.3%患者表示未曾接受过康复治疗。而住院期间未康复的原因,所占比例最高为不知道有康复治疗,而认为康复毫无帮助的患者占比也高达34.1%。
 

此外,接受调查的患者仍然倾向到公立机构康复治疗,上述调研显示,愿意到私人开设的诊所进行康复患者和看护人比例仅为0.5%、1%。
 

“如果不与公立医院合作就难以保证客源,”邢立萍认为,“并且这种合作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前提下,否则公立医院没有推荐康复医院的动力。”
 

康复价格高则是制约私立康复医院发展的第二大因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由于医保支付存在较大缺口,即使公立医院的报销范围亦极为有限。“脑血栓康复一个月的自付费用大约1万元。”博爱医院神经内科陈姓医生说。
 

而私立康复医院的定价更高,据了解,一般脑血栓康复需要花费数万元,这一价格甚至高于治疗费用,北京和睦家康复医院的定价区间在6万-12万元不等。
 

邢立萍提醒康复机构投资者:“康复不像治疗那样属于刚需,如定位高端人群,要清楚一件事,高端医疗本身就很小众,而康复就更加小众。”在北京天坛医院的调研中,46.2%的患者认为康复费用昂贵。
 

事实上,康复医院可以通过引入移动医疗降低价格,在此方面,丹麦经验值得借鉴。
 

在丹麦,一种名为Kinnect的家用膝盖康复软件广泛使用,理疗师与医师可以据此实现远程康复治疗,患者可在家里屏幕上跟着理疗师进行远程康复,该套设备由医院租用给患者,以节省大量费用。
 

私立康复医院面临的第三个难题产生于最近的医疗改革措施。近年来,北京三甲医院纷纷建立分院、医联体并完善分级诊疗制度,康复需求呈现出在公立医疗机构内部消化的趋势。如北京朝阳医院与朝阳区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建立康复转诊机制。
 

在建立一家成功的私立康复机构方面,邢立萍建议,与公立医院建立转诊合作、选择自身过硬的康复细分领域,以及重新思考康复目标市场。
 

“据我了解,在重工业城市如河北,做工伤类康复,在沿海地区,风湿性疾病的康复较容易获得消费市场。”邢立萍表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