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健康产业规模近2万亿 民资有搞头

国务院让社会力量成为健康产业“劲旅”,对健康服务业垂涎已久的民资而言算是守得云开见日出。也意味着未来对社会资金会有所松动,将有更多社会资本投资健康服务产业。2013年,我国大健康产业规模预计将接近2万亿元,到2016年“十二五”结束,我国大健康产业的规模预计将接近3万亿元,将达全球第一。

  多元化办医、健康预防管理和养老服务将是重点


  高端健康服务被认为是最大增长点


  公立医院私人医疗服务产品剥离出来值得期待


  国务院日前召开的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具体措施。其中明确指出将加快医疗、药品、器械、中医药等重点产业发展,而且要让社会力量成为产业“劲旅”,对健康服务业垂涎已久的民资而言算是守得云开见日出。源于此,敏感的资本市场最先得到反馈,相关板块纷纷用坚挺的表现予以反馈。


  民资兴趣大增


  健康服务业是个大概念,涉及范围广,大致包括医疗护理、康复保健、健身养生等领域。会议中特别提到的“3个鼓励”和“3个加快”备受外界关注。“3个鼓励”是:鼓励社会资本境外资本投资健康服务业;鼓励政府购买与医保衔接的商业健康险;鼓励社会资本办学培养护士、养老护理员、康复治疗师。“3个加快”则是:加快落实对社会医疗机构在社保定点等方面同等对待的政策;加快医疗、药品、器械、中医药等重点产业发展;加快发展健康养老服务。


  成都信晟通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利认为,对社会力量参与办医、兴办养老机构等健康服务产业,政府释放出了积极的引导信号,这也意味着未来对社会资金会有所松动,将有更多社会资本投资健康服务产业。“我国的健康服务产业正在发展之中,虽然刚刚起步,不过其发展势头很猛,今后健康服务产业的借贷市场将更为活跃,更多有意义的项目将得以实现。目前很多需要资金的都是健康服务业的项目,而需要资金的大多是中小企业。以前贷款比较难,现在有了政策支持,对中小企业借贷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据记者了解,民营资本在一线城市医疗领域发展势头不错,以广州为例,目前在不少体检、专科领域已有很多社会资本经营得十分红火,甚至有的已进驻社区医疗卫生服务中心。“选择专科化发展是因为可以集中精力将专科做细、做透,尤其是有的科室在公立医院不太受重视,但又有一定量的患者需求;在公立医院开展有限的中高端服务发展空间也很大。”


  近年来,大健康产业的迅猛发展成为我国医药产业的亮点。据中国医药保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刘张林介绍,未来我国医疗卫生健康产业发展重点将从以治疗为主转为预防为主,以传染病预防为主转变为以慢性病预防为主。2013年,我国大健康产业规模预计将接近2万亿元,如果包括医疗卫生开支就接近4万亿。他表示,到2016年“十二五”结束,我国大健康产业的规模预计将接近3万亿元,将达全球第一。


  高端服务是主要增长点


  “发展健康服务业是扩大内需、促进增长的重要途径,”国家卫生计生委规划与信息司司长侯岩近日表示,目前中国健康服务业仅占国内生产总值5%左右,而美国2009年已达到17.6%。侯岩表示,“十二五”期间卫计委将完善扶持政策,推动多元化办医格局和老年护理、营养咨询、康复、健康体检与管理等服务。


  在重点领域方面,据记者了解,参与医改办此次研究讨论的多位专家均认为,多元化办医、健康预防管理和养老服务将是健康服务业的重点。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朱俊生即认为未来健康服务将更加注重预防和康复的健康管理,医疗卫生资源配置将更多投向疾病预防和康复护理等上游干预,健康服务模式也实现从疾病治疗向健康维持转变。


  目前,高端健康服务被认为是未来健康服务产业的最大增长点,包括上海、广东等许多地区早已谋划构建地区高端医疗城。“中国过去注重基本,现在开始考虑注重高端,”上海市医改办副主任许速表示,根据此前上海发改委和相关机构的测算,上海高端医疗目前只有40亿元收入,而其潜在市场规模可达110亿元,发展空间巨大。目前上海正在构建的上海国际医学园区和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即希望依托园区的建设进一步释放这部分需求。


  广东也推出了打造国际化健康之都的蓝图,近期广州市集中推出了总投资达440亿元的8个健康医疗综合体项目进行招商,计划全部打造高端定位,其中既包括高端医疗综合体,也包括健康产业城、养老社区等综合健康服务,8个项目将分布在6个城区。“中国健康产业发展的空间非常大,目前的健康产业组成和分布不合理,优质资源不足而且过于集中。”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协和医学院院长曾益新对此表示,广州的策略是把优质资源分散到各个区,除了满足人们对健康服务的多元化需求,还能使广州的医疗高地得以巩固,增强中心城市辐射力以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剥离公立医疗部分业务


  目前,各家公立医院都有私人产品性质的医疗服务,比如VIP服务、月子病房等。业内人士对记者讲到:“未来应将私人产品剥离出来使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在不同的轨道上运行,实现医疗资源有效配置”。


  对于健康服务业近期发展的瓶颈,相关部门同样给予了关注。多位专家表示,未来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必须保证政府医保严格限于基本均等化水平的服务,以促使基本以外的医疗健康服务向市场开放。


  业内人士对记者讲到,地方医疗城的发展需要将公立医院的私人产品剥离出来交由民间资本和国际资本经办。“目前各家公立医院都有私人产品性质的医疗服务,比如VIP服务、月子病房等,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如此既不利于公立医院公益性的体现,也使民营医院被逼得走投无路。”


  据悉,广东推出的8个健康医疗综合体项目仅有2个属于基本医疗的补充,其余全是营利性质的健康产业发展体,而对公立医院原本已形成惯性的新楼建设等无节制扩张则将予以遏制,以和原本的基本医疗体系形成互补。


  上海目前的医疗城建设也同样贯彻了剥离公立医疗体系中高端私人产品的理念,正在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开设特需,鼓励对特需床位实行剥离。“公立医院特需的存在,会影响公立医院的公平性和公共资源的均等化,公立医院和非营利性医院应该把一些特需部分、高端部分让给社会资本。”许速表示。


  目前,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即定位于以高端医疗需求为主要目的的办医机构。据统计,2012年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特需服务量的占比仅为1%,医疗收入占比亦仅为3.35%,许速表示今后将逐步把原本公立医院10%的特需病房剥离出去,未来高端医疗发展的空间将非常大。


  在此基础上,各地医疗城的建设均将大力依托于社会资本的参与,包括直接由企业投资项目、政府负责统一规划和基建企业负责运营管理等。广东规划的高端养老社区萝岗长岭居健康养生谷即采用BOO模式,由泰康人寿控股子公司负责投资建设、持有和运营。


  除了区分医疗需求外,盘活医疗体系服务能力亦是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环节。朱俊生针对当前产业发展瓶颈即认为,改革要以自由拓展为基本价值取向,包括开放百万医生自由执业权,将医院从行政权力的控制中释放出来等,才能真正让社会资本办医能够吸引到同样优质的医疗服务人才。据悉,各地谋划健康产业城的建设议程中,提高医生自由执业的开放度都已是必不可少的措施。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