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远程医疗不落地 中国难复制

美国的远程医疗在奥巴马平价法案推出后开始迅猛发展,主要是因为平价法案让更多人参保,加大了对服务方和支付方的压力,两者同时需要寻找有效率且能节省成本的方式。远程医疗恰好提供了这些,医生有动力去做,而雇主和保险公司也愿意支付。

       美国的远程医疗在奥巴马平价法案推出后开始迅猛发展,主要是因为平价法案让更多人参保,加大了对服务方和支付方的压力,两者同时需要寻找有效率且能节省成本的方式。远程医疗恰好提供了这些,医生有动力去做,而雇主和保险公司也愿意支付。

 

美国远程医疗不落地 中国难复制 

 
       目前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主要公司包括Teladoc,MDLIVE, American Well和Doctor on Demand。这几家地理覆盖范围比较广,在大多数州都开通了服务。Teladoc在2014年获得100%的增长,明年将有超过50万人通过Teladoc的平台获得问诊服务。
 
       首先,美国远程医疗服务模式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不能选择医生的,一种是能够选择医生的。比如Teladoc就采用用户不能选择医生的模式,用户登录Teladoc的远程医疗平台,第一次注册需要填写详细的病史和过敏史,使用的时候先登录,留下联系方式,填写基本症状,然后等待医生通过远程手段联系用户。医生平均反应时间是16分钟,速度是非常快的。Teladoc为用户指派医生,用户不能选择。另一家公司American Well则让用户查看医生时间并进行选择。但一些医生可能需要等待的时间更长。
 
       其次,美国的远程医疗纯线上模式。大部分远程医疗模式是线下和线上是完全分开的。比如说,Teladoc就禁止线上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生线下和病人见面进行后续服务。假如病人有必要进行更进一步的线下检查和诊断,Teladoc会将他们转诊到全科医生诊所或其他服务机构,而不是直接由其平台上的医生提供线下服务。
 
       这种操作的原因不难理解。假如在现阶段打通线上和线下,对Teladoc这样的服务方的收入影响很大,而且很容易造成线上转化成线下(包括很多不必要去线下就诊的情况),不利于节约成本,在支付方(雇主和保险公司)也可能会有意见。
 
       目前的数据表明,大部分远程医疗的问题确实可以通过远程解决,而不需要转化成线下。根据RAND公司在加州的一项调查显示,使用Teladoc的用户中只有6%的人21天内再次就诊,而对于线下诊所就诊的病人,21天再就诊的比例是13%,另有21%的人因为类似症状去了急诊室(这种情况下通常收费高很多)。这个数据趋势在Teladoc自身进行的分析中也是一致的。
 
       这些数据可以揭示远程医疗一定程度上在改善效率上的意义,但必须说数据有很大局限,因为我们无法得知样本的不同,那些选择远程医疗的人可能本身症状较轻(比如轻微过敏和擦伤),在没有远程医疗的情况下,他们可能根本不会选择就诊而是等待自行痊愈或者购买一些OTC药物,因此21天再就诊比例在这群人身上肯定低很多。
 
       但这也并不代表数据就完全没有意义。即便如此,远程医疗也起到了为最小的健康问题把关的作用,让更多人能够正确用药,并对于真正可能有风险的情况,医生的建议比病人自我判断要好很多。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远程医疗大大增加了Access to Care。
 
       远程医疗的收费模式通常是年费加上每次就诊的费用,通常是40美金左右一次,已经有不少雇主和保险公司开始报销这些费用。一项根据人力资源咨询公司Towers Watson近期的调查,52%的美国大型雇主表示他们在未来一年会向员工提供远程医疗服务,而一年前这个比例只有28%。而且,美国联邦医疗保险机构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CMS)已经开始着手扩大远程医疗的赔付范围,这将提高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的收入。
 
       除了这种面向大众用户的模式,美国的远程医疗也有医院间的模式,而这带来的不仅仅是治疗质量和效率的提升,甚至也给药品销售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力。比如说,中风病人是美国急诊室收治的紧急情况之一,但在一些偏远或者小型的急诊中心,医生没有足够能力去抢救这些病人,也不知道会用什么药。在很多时候药品是有的,但要么时机把握得不好,要么不知道该不该用。远程医疗解决了这些问题,通过技术手段把小诊所和大医院联系起来,在救治中风病人的时候获得更多指导,比如,可以使用一种叫tPA的有助于快速治疗血管堵塞的药物,提高救治效果。远程医疗在这个领域的大范围兴起导致了美国对tPA药物需求快速增加。可以预见这种情况未来在中国也可能发生,因此药厂和医疗器械公司仍然可能成为支持远程医疗发展的动力方。
 
       针对病人的远程医疗在美国蓬勃发展,主要建立在几个基础之上,从中也可以看出中美之间的差别。一个是医患之间的信任。很难想象不选择医生的模式在中国能做多大,中国病人把医生和医院绑在一起,医院代表可信度而不是医生。现在的轻轻问诊模式很多也是不选择医生的,但仅限于咨询,没有走到诊断这一步,如果真的要做出判断加开药,在中国很难避免病人对医生和医院的选择,而这还是人流向好的医生资源拥挤的老问题。线下挂不上号的那些医生,大都是没有精力和太多兴趣来处理线上门诊的。
 
       第二个则是在美国支付者主要是企业(雇主和保险公司),而中国主要靠个人。而且在中国,线下的医疗服务费用一直是被压制保持在很低的水平,就算有线上服务,价格也没有区别,很难阻挡用户涌入线下。要靠个人掏钱作为盈利模式是很难发展做大的。
 
       第三,中国的医疗政策并不支持纯粹的线上模式。这主要是因为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中国的医疗体制积重难返的复杂性增加了监管的难度。在有关民生的问题上,政府暂时无力来做出全面的监管。而且,中国的医疗体制本身就向大型公立医院倾斜,即使有一天放开纯线上的模式,远程医疗的发展仍将面临人才和管理的困境。因此,远程医疗在目前的中国只能与线下相结合,这与美国恰恰相反。
 
       即使是在美国,像Teladoc这样的公司也是经历了10多年才迎来了政策对远程医疗的支持,从2002年创始到现在,真正迅猛增长只有在2013年之后,政策是主要的原因,给了支付方和服务方动力。而这一点目前中国还没有出现,要真正快速发展起来,仍然少不了政策和支付方式的激励。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