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恶性肿瘤须“私人订制”

“在我国不断增加肿瘤防治研究经费的情况下,我国的肿瘤发病率仍在快速上升,每分钟就有6个人被诊断为恶性肿瘤。”在日前于深圳举行的2014国际BT(Biotechnology)领袖峰会上,肿瘤分子生物学和肝脏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红阳表示,恶性肿瘤的治疗需要“私人订制”。
     

 “在我国不断增加肿瘤防治研究经费的情况下,我国的肿瘤发病率仍在快速上升,每分钟就有6个人被诊断为恶性肿瘤。”在日前于深圳举行的2014国际BT(Biotechnology)领袖峰会上,肿瘤分子生物学和肝脏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红阳表示,恶性肿瘤的治疗需要“私人订制”。


治疗恶性肿瘤须“私人订制”
 

 目前,恶性肿瘤的救治消耗了大量的卫生资源。在王红阳看来,尽管对肿瘤的研究取得了诸多进展,但在恶性肿瘤防治方面还存在很大问题,特别是恶性肿瘤病人的远期生存率方面。“这跟人们对肿瘤的认识分不开。18世纪大家认为肿瘤只是单一器官的疾病;到19世纪人们理解了恶性肿瘤是分子、细胞的疾病;直到21世纪人们才真正认识到恶性肿瘤是全身系统性的复杂疾病。用单一因素来解释一个复杂疾病,不可能准确,也不可能根治恶性肿瘤。”
 

 “既然恶性肿瘤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疾病,而且它们有较长期的发展进程和不同的分类分期,这就需要有真正的标准来确诊和针对性的方法来治疗。”王红阳口中的“真正的标准和针对性的方法”就是个性化医疗。
 

个性化医疗的基础是深刻地理解不同的发病原因和分子机制,即个性化的渊源(“病灶”)。例如,同样是肝癌多发国家,我国和日本有着显着区别。肝癌在我国是致死率排名第二的恶性肿瘤,我国肝癌患者85%以上有乙肝病毒感染病史;日本肝癌病人则大部分是由丙型病毒性肝炎导致的肝癌。这其中的原因尚待探究。
 

王红阳还介绍说,肝癌是所有癌症中对化疗最不敏感的,由于缺乏特效药,手术切除仍是肝癌治疗的首选。“我们医院每天有40~50台肝切除手术,是全世界肝病手术最集中的医院,但实际上我们还远远无法解决肝癌的问题。”王红阳指的正是个性化医疗的基础问题,“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揭示异质性极高的肝癌的发病机制、分子分型和复发转移机理。”
 

在王红阳看来,“私人订制”的个性化治疗才是未来根治恶性肿瘤的方向。“肝癌之所以病死率高,是因为无法实现早期预测和诊断,而其不同的病因和诱因都决定了肝癌极高的异质性和复杂性。针对这样复杂的疾病,诊断标志物就不能是‘一个’而是‘一群’,治疗就一定不能单一化,而一定要针对每个病人不同的遗传背景、不同的诱因和可能完全不同的基因突变,在各种不同的情况下个性化处理,才能有的放矢,有针对性地解决肝癌的治疗问题。”
 

王红阳介绍说,她们近来的发现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抗EGFR的药物治疗肝癌效果差——癌基因的突变、突变癌基因高表达的部位不同都与疗效密切相关,盲目使用就完全失去了靶向性。针对肺癌的研究也揭示了确定癌基因突变的个性化才能实现靶向药物的特异性疗效。
 

“好的药物要能靶向多靶点,好的医生要学会量体裁衣、私人订制。这就是强调个性化的重要性和最大的临床需求。”王红阳认为,当前的任务是用更多的方法去对肝癌做精细的分型、分类和早诊,使每一位病人能够得到最需要的、最有效的个性化治疗。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