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的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探析

人力资本是体现在劳动者身上,通过投资形成并由劳动者的知识、技能和体力(健康状况)所构成的资本,它在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是物质资本所无法比拟的。根据对山东省相关数据资料的分析,农村家庭健康投资增长速度较快,但该项投资占消费支出的比例(简称健康投资比例)较为稳定。

人力资本是体现在劳动者身上,通过投资形成并由劳动者的知识、技能和体力(健康状况)所构成的资本,它在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是物质资本所无法比拟的。当代的竞争主要是人力资本的竞争和人才的竞争。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须提高农民素质。山东是我国的经济强省,但同时也是人口大省,更应该重视人力资本投资,把农村丰富的人力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本,进而转化为生产力,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

       山东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类别分析

按照舒尔茨的人力资本投资理论,把山东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分为教育培训投资、健康投资和劳动力迁移投资等三个方面。由于数据资料所限,根据研究需要,本文舍弃迁移投资部分。需要指出的是,山东的经济统计资料是从家庭消费的角度来分类的,不能将投资和消费截然分开,因此只能从家庭消费统计资料中考察人力资本投资。

       山东农村家庭教育投资分析。教育投资是家庭为其成员接受正规和非正规教育所付出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等。它在家庭人力资本投资中占有重要地位。根据测算,近十多年来,山东农村家庭人均消费支出、教育投资,以及教育投资在消费支出中所占的比例(简称教育投资比例)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家庭教育投资速度增长较快。从统计资料来看,近十多年来,随着山东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及农民收入的逐步增长,农村家庭生活消费支出中用于教育投资的绝对量在逐年增加。1998年人均教育投资为156.3元,2008年为417元,11年间增长了2.7倍;而人均消费支出从1998年的1595.1元提高到2008年的4077元,增长了2.6倍,教育投资增长速度略快于家庭消费水平增长速度。即使扣除物价因素,两者的增幅仍然较为明显。

第二,家庭教育投资总量仍旧较低。从教育投资的总量来看,山东农村家庭教育投资的总量依然很低。2007年农村居民教育投资仅为424.9元,而同年城镇居民在教育方面的人均支出为1191.2元,是农村居民人均文化教育支出的2.8倍。虽然城乡之间存在消费价格差异,但是这样的简单比较也可以粗略反映现实状况,毕竟城乡差距是农村家庭教育投资力度低于城镇家庭的主要原因。

第三,家庭教育投资比例先扬后抑。山东农村居民家庭教育投资比例总体上呈迅速上升又下降的态势,从1998年的9.8%增加到2005年的13.8%,然后又回落至2008年的10.2%,呈现“倒弧形”的变化曲线。形成这种曲线变化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2006~2008年其他类型消费支出比例增加,抑制了教育投资;二是农村义务教育“两免一补”政策实施后,家庭学杂费支出减少,2005~2007年学杂费支出分别为262.5、270.1和260.0元;三是近几年全国性的择业就业难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教育无用论”思潮,农村家庭对子女教育的投资热情减弱。

山东农村家庭健康投资分析。健康投资能够改善人口质量,并且能够有效增加未来劳动力的数量,与教育投资是相辅相成的。良好而有效的健康投资,可以提高教育投资的效率,增加人力资本收益。广义的健康投资包括衣、食、住、行等各方面,本文主要研究狭义的健康投资,即医疗保健投资。

根据对山东相关数据资料的分析,农村家庭健康投资增长速度较快,但该项投资占消费支出的比例(简称健康投资比例)较为稳定。就山东农村家庭健康投资的增速而言,健康投资额从1998年的84.6元增加到2008年的280元,增加了3.3倍,快于家庭消费支出2.6倍的增长速度。健康投资比例从1998年的5.3%提高到2008年的6.9%,仅实现了小幅增长。从2000~2008年的9年间,健康投资占消费支出的比例基本保持在6.6%左右,相对比较稳定,无明显增长迹象。

如果对十多年来山东农村家庭健康投资进行分解,可以发现,健康投资中保健性投资和治疗性投资的变动趋势不一致。保健性投资包括用于购买保健品和服务的支出,治疗性投资是指用于购买医疗用品和服务的支出。根据山东统计年鉴资料,用于保健的支出包括医疗保健消费支出中“保健用品”、“保健费”、“保健设备修理费”等三类。2007年山东农村家庭的人均保健支出为7.44元,仅占当年健康投资的3.2%,与城镇家庭14.5%的水平相差11.3个百分点。2003年的支出额和支出比例分别为6.1元和4.4%,2005年为6.0元和3.2%,其他年份的比例也无太大变化。然而,治疗性投资额却在逐年增加,2003年用于购买药品、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和医疗设备维修等的费用为131.1元,2007年则上升为217.9元。上述变动趋势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解释如下三个问题:

第一,山东农村居民保健意识薄弱,不是“无病防病”,而是“有病才治”。健康投资特别是保健性投资仍是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的弱项,这与农村生活水平较低、农民医疗卫生知识欠缺以及农村医疗卫生资源供给不足等有关。

第二,山东2003年开始建立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对农村居民家庭健康投资影响不大。2003年前后的健康投资占消费支出比例无明显变化。

第三,药品和医疗服务费等的支出仍是农村居民的沉重负担,治疗性投资绝对量的增长更大程度上是由于医药价格上涨所致。

山东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方式的聚类分析

山东共有济南、青岛、烟台等十七地市,各市农村经济发展水平和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水平差距较大,人力资本投资方式也有很大差别。因此,有必要对山东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方式进行聚类分析。

聚类过程。根据2008年《山东统计年鉴》资料,利用社会统计软件SPSS13.0,对山东十七地市的人力资本投资方式进行聚类分析。为了便于比较和归类,并尽可能排除各地区消费价格差异所带来的影响,选取教育投资比例、健康投资比例、消费支出与人均总收入的比例以及人均消费支出等作为变量。

在聚类过程中,对变量数据进行标准化,采用最小偏差平方和法(Ward’s method)和平方欧氏距离法得到树形图,并将山东十七地市分为四类:第一类:德州;第二类:淄博、威海;第三类:济南、滨州、枣庄、东营、日照、烟台、潍坊、青岛;第四类:济宁、泰安、莱芜、菏泽、临沂、聊城。

结果分析。从聚类结果可以看出,四类地区在消费支出和人力资本投资方面有一定差别。第一类地区人力资本投资方式可以概括为“低消费低投资型”。消费支出占总收入比重只有36%,教育投资比例和健康投资比例均为全省最低,家庭人力资本投入力度有待加强。第二类地区为“高投资型”。就全省十七地市的农村家庭人均消费支出占总收入的比重而言,淄博最高,威海排倒数第四,但其教育投资比例和健康投资比例都是最高的。第三类地区为“中度消费低度投资型”。其中,青岛、潍坊和烟台三市的人均消费支出较高,其余五市为中等水平,但教育投资比例和健康投资比例与其经济发展水平不协调。济南市农村家庭教育投资比例仅为9.49%,位列全省倒数第三,而人均消费支出为3789.85元,位列全省第五。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青岛,其农村家庭居民消费水平全省第一,但健康投资比例排名靠后,教育投资比例也仅排在全省中游。济南作为全省的政治、历史、文化中心,青岛作为山东经济龙头,两市的农村居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水平与其经济地位不相称。第四类地区为“低消费适度投资型”。这六市的农村居民家庭消费水平较低,但是在教育和健康投资方面,特别是教育方面的投资力度甚至高于青岛、潍坊、烟台等经济强市。

通过分析可以看出,山东农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的方式与消费水平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并不一致。农村居民对教育和健康方面的要求与其生活水平并不完全正相关,可能受其他因素,比如教育投资收益、学风、就业形势,以及“读书无用论”思潮等因素的影响。

相关对策建议

提高农民收入是加强农村居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的关键因素。从长远来看,一般性消费支出会随家庭收入的提高而逐步提高,要使农村居民家庭更加重视人力资本投资,就必须想方设法提高农民收入,否则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针对山东各地农村居民家庭人力资本投资不平衡的状况,政府应采取积极措施。在农村居民家庭消费水平较高而人力资本投资水平较低的地区,政府应在建立激励机制比如加强成人教育培训、丰富群众文体娱乐活动、加大健康教育力度等方面多做文章。在消费水平较低但人力资本投资水平较高的地区,则应加大宏观人力资本投资,努力减轻农民负担。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