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公费医疗,广州不容再拖

广州市人社局2013年决算账本显示,去年该人社局医疗保障支出就达22.89亿元,其中行政单位医疗支出达5亿元,事业单位医疗支出达11.63亿元,行政单位医疗支出与事业单位医疗支出合计即公费医疗开支高达16.63亿元,较2012年公费医疗支出数14.35亿元增长了约2.3亿元。账本显示,同期新农合支出0.75亿元,城镇居民医保支出为5.51亿元。数据表明,公费医疗制度的弊端显而易见,取消公费医疗,纳入医保体系,不仅是大势所趋,在社会各界均有共识。

广州市人社局2013年决算账本显示,去年该人社局医疗保障支出就达22.89亿元,其中行政单位医疗支出达5亿元,事业单位医疗支出达11.63亿元,行政单位医疗支出与事业单位医疗支出合计即公费医疗开支高达16.63亿元,较2012年公费医疗支出数14.35亿元增长了约2.3亿元。账本显示,同期新农合支出0.75亿元,城镇居民医保支出为5.51亿元。数据表明,公费医疗制度的弊端显而易见,取消公费医疗,纳入医保体系,不仅是大势所趋,在社会各界均有共识。
 


取消公费医疗,广州不容再拖
 

目前,全国大多数地方都已取消公费医疗。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已有北京、重庆、山西等24省区市实现了公务员全部参保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2013年又有部分省份取消公费医疗制度,公费医疗范围已经缩减至个别省份。

再加上作为江西省“公费医疗最后一站”的南昌市,于今年7月正式告别公费医疗,如今还在公费医疗范围内的地区真可谓“个别”了。此时距1998年底国务院公布《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要求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已有16年时间,距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也有将近一年时间。取消公费医疗,对于一向以敢为人先著称的广州来说,实在没有理由再拖延下去了。

广州并非没有意识到公费医疗制度的不合时宜,不仅人大代表多次呼吁尽快改变“公费医疗改革进度明显落后全国的现状”,官方也多次表示将推进医疗制度并轨。在2013年8月举办的羊城论坛上,广州市人社局有关负责人曾公开回应称,公费医疗和医保一定会并轨,将来所有人都会进医保。

“一定会并轨”说明改革方向清晰,“所有人都会进医保”说明路径明确,然而,即便如此,公众仍未看到有关取消公费医疗的议程和时间表。每逢各部门决算公开时,映入公众眼帘的却是公费医疗支出不断增加。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广州市级财政用于公费医疗的支出,连续四年增幅超15%。如此对比之下,怎不给公众以取消公费医疗遥遥无期之感?

任何改革都涉及复杂的利益调整,公众其实并不苛求取消公费医疗能够一步到位,当然也认同医保并轨需要慢慢来。然而自相关规定出台以来,公众已经为此等待了16年,任何“历史遗留问题”、“利益错综复杂”之类的说辞恐怕都是苍白无力的。可以说,取消公费医疗,不缺方案,缺的不过是决心和魄力罢了。任何空口无凭的承诺,任何缺乏时间表和路线图的许诺,都可以看作是对公众的虚与委蛇。


       当然,取消公费医疗并不意味着医疗公平到来。某些已经全面取消公费医疗的地方,又以“补充医疗保险”或“二次报销”的形式借尸还魂,继续维持特权医疗的畸形格局,这当然是在制定医保并轨方案时所需要警惕的。但是,无论如何,取消公费医疗都是实现医疗公平的最根本一步。

既然有关部门表示广州已经有了方案,为何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出来征求公众意见?如果真是相关利益阻力重重,那诉诸于民意,寻求社会支持,岂不是更好的选择?在取消公费医疗成为大势所趋的今天,难道广州还要继续戴着“个别”这个不光彩的帽子吗?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