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的“颗粒性”

最近两周可以说是医疗界的盛会,从移动医疗的投资到杭州的健康大会,移动医疗、数字健康、HIT领域的热闹引一众看客哗然,下面分享一下浙江数字医疗卫生技术研究院全科健康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郑杰的几个心得。

       最近两周可以说是医疗界的盛会,从移动医疗的投资到杭州的健康大会,移动医疗、数字健康、HIT领域的热闹引一众看客哗然,下面分享一下浙江数字医疗卫生技术研究院全科健康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郑杰的几个心得。



移动医疗的“颗粒性”
 

       郑杰认为,一个城市是否具有巨型互联网IT公司,可以直接影响到这个城市在网络时代的商业地位。因为“IT能力”已经成为一个水、电、气一样的基础设施,它所带来的人才储备是这个城市的宝贵财富。因此,在这点上,一线“智慧产业谷”,将属于BAT的所在地,北、杭、深。确实,杭州已经有“医疗硅谷”的一点点感觉!
 
       围绕“移动医疗”的口水,已呈泛滥之势。对于这个方面,郑杰补充一个“视角”,就是产业主体的“颗粒度”和“地域性”问题。医院这个法人主体很有意思,它介于小企业与全国性企业之间。有“地域性”且大体量。
 
       这样的一群个体,对于互联网世界来说,怎么搞怎么觉得摸不到门道,无法实现 1+1 > 2 的那种互联网效应。很直接的例子就是“挂号”服务,大部分号源在本地消耗。但电子商务世界,商品是没有地域边界的。所以,互联网巨头们,首选的应该是那些没有地域边界或地域性管制的产品,例如:药品、耗材、虚拟问诊……说了半天,医疗的 “属地性”和医院的体量和自主性,是互联网医疗必须面对的问题。
 
       医院信息中心主任这个群体,也是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必须认真对待的。他们往往是不愿意被全国性大厂所指挥的。因此,在无法统一医院信息中心主任思想的年代,H这个环节,永远是互联网医疗企业的“痛”。他的建议,首先要和他们做朋友,他们是“医院的数据大门”的守门人。
 
       医学范式和医学本质的探讨,最近很热!这是个好现象,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特征,就是让任何事物回归本质。一旦进入机器人时代,医生应该做点啥?在“身、心、灵” 三个层次,至少医生在“心和灵”的两个面上,将显得更加重要。
 
       阿里组织的“复杂性科学”大会,印象深刻。所有的“组织”系统,包括社交网络、企业组织、社会国家、生命组织,包括回答“我是谁”这个终极命题,都离不开“复杂性科学”。其实产业界热卖的《失控》等一系列书籍,都在围绕这个命题。
 
       郑杰还引用了阿里复杂性科学大会上,段永朝先生的精彩结束语:思想的巨变。
 
      “人类的永久性精神课题乃是扩大自我,将自我主义扩拓为‘终极的存在’同样广延的东西。事实上,自我和‘终极的存在’是不能分割的。印度教中有的‘汝(人类)即梵(终极的存在)’的格言,阐述了‘人’和‘终极的存在’的同一性。但说到底这不过只是一个命题。无论如何还需要通过严格的精神努力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它,唯有这种每个人的精神努力,才是导致社会向上的唯一有效的手段。人与人的关系是构成人类社会的网状组织。而所谓各种制度的改革,只有当其作为上述每个人的精神变革的先兆,并作为其结果出现时,才能是卓有成效的。”
 
       郑杰认为,段先生的结语,在“医患关系”领域。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