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救助基金“睡”在路上

大多数医疗欠费无处追缴十分棘手医院自身难以追缴大量的医疗欠费,这些患者不是恶意的逃费,就是确实没钱,成为了医院吞不下去


       大多数医疗欠费无处追缴十分棘手

医院自身难以追缴大量的医疗欠费,这些患者不是恶意的逃费,就是确实没钱,成为了医院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的“骨头”

急重病人“先诊疗后付费”模式的推广,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医疗欠费问题,但是如何化解医疗欠费给医院带来的负担,却是个棘手的难题。

广州458医院急救中心的主任吴轶林今年以来经手了3例急病患者,一例是从立交桥上跌下摔断了腰椎的,一例是从锦城花园6楼摔下来后多处受伤的,还有一例是突发疾病的,每例所欠医疗费均在2万元以上。按照相关规定,他为这3位病人填写了《广州市红十字会社会急救医疗救助专项资金申请表》,并提交了相关主管部门。

《广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规定,对属于流浪乞讨救助对象的危重伤病员,救治费用由承担院前急救任务的医疗单位先行垫付,经卫生行政部门组织财政、民政、劳动等部门审查后,按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的有关规定偿付;因意外伤害需紧急抢救、无经济支付能力又无其他渠道解决基本医疗费用的病人,承担院前急救任务的医疗单位,可协助其申请“红十字会社会急救医疗救助专项资金”。

“红会专项资金”不能覆盖每个病人的救助成本。吴轶林表示,估计能解决一半的费用,这对医院来说很重要。医疗欠费一般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硬”费用,即医疗器械、耗材费及药品费用;另一部分是手术费、护理费、床位费等“软”费用,主要是医务人员的劳动技术服务费用。如果“红会专项资金”的资助部分能解决“硬”费用,医院能够想办法消化余下的“软”费用。

除了2万元以上的大额医疗欠费,平时医院还有很多小额的医疗欠费。吴轶林举例说,他们医院平均每个月需要2次出车将一名流浪儿童接回急救中心,这名流浪儿童经常晕倒在路边,接到医院休息一下、补充点营养液后又恢复了。类似这样产生的医疗欠费,医院均自己消化解决。

公立医院抢救患者体现公益性。以往,政府对此类欠费的做法是,由民政部门拨款补给医院。然而,由于地方财政预算中对此并无专项资金安排或预算不足,事实上欠费多半要靠医院消化。但是,医院自身难以追缴大量的医疗欠费,这些患者不是恶意逃费,就是确实没钱,成为医院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的“骨头”。医院想了各种办法来消化,有些医院实在化解不了,提出不再承担急救服务。

2009年7月底,位于成都市火车南站附近的四川省肿瘤医院,因装修和无法负担每年数十万元来自“三无”人员等多种“死账”“烂账”,申请暂时停止120急救服务。评估该院的实际情况后,市120急救指挥中心接受了该院的申请。

“医院承担救死扶伤没错,但救完人还要承担如此巨额的欠费,已成了医院不堪承受之重。”一位不愿具名的医院负责人说。

对于医疗欠费,大部分医院不愿意多说,原因是怕更多的患者去效仿,医院承担更多的医疗欠费。很少有医院通过法律途径催缴医疗欠费,那样做费时费力。

设立疾病应急救助基金进展缓慢

截至目前,只有青海、福建、湖北等10余个省份出台了实施细则并设立专项救助基金,一些较发达地区仍然没动静,设立基金的地方落实情况也不容乐观

滚雪球般壮大的医疗欠费,已经成为医院的心头之痛。一些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不愿再收治“三无”病人,甚至发生见死不救、抛弃患者的极端事件。少数需紧急救治的患者,不能得到及时有效治疗,酿成严重后果,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为此,2013年国办出台了《关于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各地设立疾病应急救助基金,对国境内发生、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确或无力支付相应费用的患者,各级医疗机构要“先治病后算钱”,费用结算时,先由责任人、工伤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等各类渠道支付。无上述渠道或上述渠道费用支付有缺口,由疾病应急救助基金给予补助。该基金承担兜底责任。

《指导意见》出台后,中央财政已下拨2013年疾病应急救助补助资金5亿元。然而截至目前,只有青海、福建、湖北等10余个省份出台了实施细则并设立专项救助基金,一些较发达地区仍然没有设立基金,设立基金的地方落实情况也不容乐观。还有很多地方虽然没有实施疾病应急救助制度,但是此前有类似制度,只不过是落实情况不太好。

记者从成都市财政部门了解到,该市完成了2013年度的疾病应急救助基金财政拨款工作,共拨付救助资金2103万元。具体落实情况如何?成都市某医院医务部部长告诉记者,国家虽然有一些政策,但具体的操作方法和资金的处置有困难,目前基本上都是医院先自行垫付。“急病患者的生命是用分秒计算的。别让救助基金‘睡’在账上,应抓紧时间用在刀刃上!”一位医院院长呼吁。

广元市卫生局也表示基金已划拨到地方,但具体怎么实施还在研究中。

按照深圳市去年出台的《关于完善政府卫生投入政策的实施方案》,政府将承担60%医院内发生的非医疗责任的欠费,剩下的40%由医院承担。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是主管部门还是医院,大家对这样的“福利政策”不愿多提及,一是因为政策刚实施,资金并未到位;二是很多人担心如果有人恶意逃费,再好的政策也将无法承受。

建立追偿机制和财政兜底机制迫在眉睫

我国已从制度上基本实现兜底救助,各地应尽快将之前地方民政、社保、卫生等部门的相关政策和资源进行整合,并与国家救助体系衔接

许多医院提出,救助政策还需在三方面细化:一是由谁来具体负责对“三无”人员的身份进行核查。据被访医院介绍,“三无”病人主要包括流落街头的盲流、乞丐、智障患者、精神病患者、120急症患者,以及交通事故中受伤的患者。“这些人员情况需要公安部门、民政部门支持来提供,医院主要负责治病救人,不能一味消耗在求公安、民政部门提供人员身份,或求社保、卫生部门提供其工伤保险等情况上。”某医院负责人说。

二是明确基金申报程序、补助标准。需要哪些材料?全额补助还是按比例补助?这些都需要有明确规定。

三是如果当年基金不够用,是停发补助还是延至次年发放?据测算,目前三甲医院收治的“三无”人员费用,平均每院每年约为60万元。根据这一标准,各地市已成立的急病救助基金规模,尚难覆盖所有“三无”人员的救治费用。“基金不够,医院就不敢对社会宣传该制度,担心更多‘三无’人员流入。”北京某三甲医院急诊科主任对记者说,“政策没说基金‘赔破’咋办,我们心里没底,只待病人病情稳定就转走。”

医院提出,即使疾病应急救助制度实施了,想要完全解决医院的被欠费问题,仍需要对重点欠费群体情况进行梳理,出台相应对策。比如因工伤、车祸等送医紧急救治人员,因责任划分不清,易成为欠费的主体。

今年1月5日,农民工赵勇在工地高处坠落后送入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入院时情况非常紧急,医院全力施救,但病人终因病情过重于2月5日抢救无效死亡,在住院期间共产生医疗欠费9万多元,病人死亡后医院与患者家属及施工单位多次沟通无果,这笔款成了医疗欠款。

“目前,我国的社会征信系统尚不完善,医疗机构之间也不联网,仅靠卫生部门很难解决患者欠费问题。”该院负责人建议,是否可以将恶意欠费的人纳入社会诚信体系,比如有医疗欠费不结账,可影响下次住院报销。

成都律师陈军建议,遏制欠费,医院需要在患者入院时明确法律责任,比如发布声明并与患者签署协议,如果蓄意欠费,所有的诉讼费、律师费由欠费者承担,有助于保护自身的权利。

广东省卫生厅巡视员廖新波表示,针对目前的医疗欠费状况,应该建立起追偿机制和财政兜底机制。针对恶意欠费、交通事故责任不清欠费等非因患者个人财务状况形成的欠费,形成有法律约束力的追偿制度,甚至可以建立“黑名单”制度;财政兜底机制,是针对确属个人财务状况无力承担的医疗费用,可由政府及相关社会机构协助解决。

今年5月1日实施的《社会救助暂行办法》从国家层面构建了救助体系的基本框架。该办法明确规定,国家对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提供疾病应急救助。

记者了解到,成都、上海、广州、苏州等地已建立各类各种层面的基本医保、救助制度。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唐钧认为,加上疾病应急救助制度,我国已从制度上基本实现兜底救助,各地应尽快将之前地方民政、社保、卫生等部门的相关政策和资源进行整合,并与国家救助体系衔接,同时加强政策宣传,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放大救助效应,并鼓励社会慈善资金参与救助。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