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脑深部电刺激对颈部肌张力障碍的疗效

2014年,Volkmann 等人为探究了脑深部电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对颈部肌张力障碍患者的效果,在欧洲开展了一项随机

     
       2014年,Volkmann 等人为探究了脑深部电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对颈部肌张力障碍患者的效果,在欧洲开展了一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该试验招募了18到75岁的患者共有62名,病程大于3年,标准颈部肌张力障碍量表大于等于15分。所有患者对最大有效剂量口服药物治疗的反应均较差,且至少6个月内未接受过肉毒毒素注射;排除有神经外科手术史、认知障碍、中重度抑郁和其它影响试验的医疗或心理状况的患者。

 
       在6周的基线评价时间内,所有患者接受了双侧DBS植入后腹外侧苍白球的内侧部,随后被随机分至刺激组和假刺激组(DBS装置未被激活)。主要终点为3个月后肌张力障碍程度的改变,3个月后假刺激组的DBS装置也被激活。本研究中患者不知自己的分组,但医师知晓;但评估者(采用录像带检查)不知。
 
       3个月后,主要结局显示,刺激组患者评分改善了26%,而这一比率在假刺激组仅为6% (p = .0024)。6个月后,假刺激组改善了26%,而刺激组在额外刺激的3个月中,但仅有3%的增益;提示DBS的效应十分稳定,无论是立即刺激还是延后刺激,结果都十分相似,且同一患者在刺激3个月时的治疗效果接近最大。

 

 
 
       刺激装置植入的严重副作用,包括颈部疼痛、电极脱落或移位,两组之间的发生率相似;非严重副作用常见的为构音障碍、抑郁和不自主运动,但这些可通过调整刺激模式的设置而减轻或解决。
 
       此次试验显示,DBS可有效治疗复发性颈部肌张力障碍;疗效与采用肉毒毒素治疗的重度和复发性病例相似,但DBS刺激的风险-获益比更佳。该方法是否能成为轻度或非复发性颈部肌张力障碍的标准治疗,则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试验。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