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改不动的医改互联网要卖药

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食药总局)法制司起草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或将于2014年10月国庆节前后落

 
       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食药总局)法制司起草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或将于2014年10月国庆节前后落地。

 
       办法的征求意见稿,曾于5月28日在其官网公布,其后经历了1个月的意见收纳。食药总局相关负责人再次就办法推进进行了协调、安排,会议确认“文件肯定是要颁布的”,值得关注的时间点是国庆节前后,或者元旦假期。

       目前,对于医药的互联网交易,中国实行严格的管制政策,不仅对交易商家实行牌照管制,占市场体量近八成的处方药也被禁止在网上销售。

 

 

       根据5月28日公布的征求意见稿,若该办法落地,上述管制政策均将被废除。不仅处方药网售解禁,销售主体资质也将由审批改为备案,这意味着今后若想在互联网卖药,“登记一下就可以了”。

       而接近政策制定者的人士则对南方周末记者称,这项看似只是一个行业监管法规的改革,还被寄予“从末端推动医改”的厚望——推动者之一的发改委关心的是,“对推进医改有什么好处”。

“就像一直悬在悬崖上”

       就这一业内的普遍猜测,南方周末记者向食药总局进行求证。9月9日,食药总局回复说,《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经公开征求意见后,起草工作组召开了专家、监管人员座谈会,并结合调研正在对该办法进行修改。

       如果按征求意见的内容,牌照管制解除,处方药解禁,第三方平台可以参与网上药品交易,这将给医药电商行业带来数千亿的市场规模,历经数年缓慢发展后,医药电商行业发展突破。

        直至目前,以确保药品安全性为理由,中国一直对药品的网络交易实行严格的管制。

        这些管制政策基于食药总局在2004到2005年发布的一系列部门规章,主要包括2004年发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2005年发布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七年间无任何调整和修改。

       其时,正是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转折之年,国务院在当年颁布《加快电子商务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支持电商发展。经过7年发展,电商的世界早已今非昔比。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2013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已超过10万亿。就在电商势如破竹之时,药品的网上售卖却冷清而畸形。
 
       2013年医药电商交易额仅有40亿。“这还是最近两年有了突破性发展的数字,在2011年之前,交易额仅是可怜的亿元左右甚至不到。”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电子商务课题组核心专家谷军对南方周末记者称。

       因为严格的牌照管制,自2005年京卫大药房获得第一块许可证起,截至2014年7月16日,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资格证》的药店数不到200个,其中自建网站开业运营的只有二三十家——与36万家零售药店的底数相比,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政策管制是公认的痛点。

      “万能的淘宝”上有什么是买不到的?没错,是药品。即便点开一个获得了交易资质的B2C网站,所见也多是计生用品、隐形眼镜和保健品,OTC(非处方药)药品数量很少,处方药更是难觅踪迹。
 
       不是没人愿意卖,是政策不让卖。处方药网上禁售,意味着八成左右的药品品类无法上网,这使得一些大药厂和销售商登时失去了兴趣,市场规模难以做大。
 
       个别商家在夹缝中寻找到擦边球的商业模式:将处方药的信息放在网页上,然后再提供服务电话,通过电话达成交易,患者再到实体店购买。这种曲折交易,使电商完全失去节约交易成本的价值,对商业结构的重塑更无从谈起。

       不仅行业内企业难以染指,对医药品类颇有兴趣的第三方平台也始终难以进入。
 
      “政策制定时,第三方平台的概念还没有。”原好药师京动医药城市场总监,现以岭药业医药城市场总监邵清称,“但实际上是不允许的,法无明示就禁止,这就是问题所在。”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