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远程医疗不能一禁了之

那些曾借助医生私自的远程医疗而救下一命,或省去了长途看病钱的病人,很可能会因此禁令而少了一次机会,虽然会因此加大了每次
       那些曾借助医生私自的“远程医疗”而救下一命,或省去了长途看病钱的病人,很可能会因此“禁令”而少了一次机会,虽然会因此加大了每次“远程会诊”的规范和安全,却也大大地减少了受益面儿。
 
       近日,卫计委首次发文明确了“远程医疗”的范围,要求“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并且“医务人员向本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应当要经其执业注册的医疗机构同意,且使用医疗机构统一的信息平台。”这就是说,医生自己通过互联网或者使用移动通讯方式实施的“远程医疗”,被禁止了。
 
       所谓“远程医疗”,就是医生通过互联网,给远在异地的病人看病开药,甚至指导手术。北京很多大型医院或者医疗机构早就设立了这样的“远程医疗”设施,也曾救治过不少不能来到北京的外地甚至外国病人。被卫计委明令禁止的医生私自“远程医疗”,估计每个北京大医院的医生都做过甚至正在做着,或者通过网络,或者通过手机。
 
       的确,医生私自的“远程医疗”肯定没有设立在医院的规范,毕竟医生诊疗,人命关天,要通过完善的仪器设备充分了解病情才可以避免误诊和误治,基于这一点,卫计委出台的这个“禁令”也在情理之中,但让人由不得地想起多次报道的校车安全问题。
 
       每次遇到校车出事故,伤到了学生,各地都会开始对校车做全面的安全检查,很多校车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停止使用,隐患虽然被排查了,但是,那些原本乘坐校车上学的孩子,却没车坐了……禁止私自“远程医疗”的情形与此类似,那些曾经借助医生私自的“远程医疗”甚至就是手机传过来的一张照片,一份检查结果而救下一命,或者省去了长途看病钱的病人,很可能因此“禁令”而少了一次机会,虽然会因此加大每次“远程会诊”的规范和安全,却也大大减少了受益面儿。
 
       如果问医生,他们肯定也愿意借助正规医院的“远程会诊”设备,但显然没那么方便。医院规范的“远程会诊”早已有之,但多是在创建时热闹一下,因为每次使用时都兴师动众,都需要一定的成本,所以非大病、疑难病,甚至非当地名人不能享受,一般的病患可能连自己身边有这样的“远程医疗”设施都不知道,能和一个医生通过手机、电脑联系上,对他们而言已属奢侈。找不到好的医生,只能对照电视的健康节目自我治疗的也不在少数,这些似乎都是比这道禁令更需要解决的问题,至少应该在这道“禁令”发出后尽快配套出台解决方案吧?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