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医疗生产力 鼓励多点执业“还医生自由”

花小钱办大事 中国医改更重要的是防病 医改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例如,美国是一个市场主导型的医疗体制,现在的卫生投入占到了G

       花小钱办大事

       中国医改更重要的是防病

       医改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例如,美国是一个市场主导型的医疗体制,现在的卫生投入占到了GDP的16%-17%,人均卫生的投入是七千美元,这个数据相当于我国的人均GDP。它的投入是世界上最高的,但是它的健康绩效就并不理想。英国则是一个政府主导型的,建立在高税收的基础上。英国很多地方都是免费医疗,但是这个费并不是由政府创造的,而是每一个公民纳税来的,羊毛出在羊身上。德国模式与中国最接近,要求企业强制给员工上医疗保险,个人缴纳一部分,社会缴纳一部分。但是,它建立在高就业的模式上。
 
  白剑峰认为,任何一种制度都是有利有弊,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医疗制度,既有历史原因,也由国情国力决定。“中国式医改的办法,就是要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医疗卫生制度。”
 
  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多、底子薄、城乡差距大。所以,要力争用较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健康收益。“预防的投入是一种最高效的投入。在预防上投入一块钱,可以节约八块钱的治疗费用,甚至节约一百块钱的中末期抢救费用。我们不可能像发达国家那样投入巨大的资金在治疗上,所以要把有限的资金用在预防上。”白剑峰认为,中国式医改更重要不是治病,而是防病。
 
  当前,我们的医生更多的忙于治病,而疏于科普和防病。“这好像在一条河流上,我们不在源头上堵住那些跳河的人,而是在河流的下端去打捞,结果你越打捞越忙。我们医生应该站在上游,让更多人避免掉入河里。” 白剑峰说。
 
  中医强调“治未病”的理念,中医药有着“简便验廉”的优势,而且,这样就可以节约很多的医疗费用,符合中国国情。
 
  解放医疗生产力
 
  多点执业调动医生积极性
 
  我国医疗资源总体不足,而且分布不均,利用不合理,造成很大的浪费。所以,解放医疗生产力,是当前的一个主要任务。一方面要增加优质医疗资源的供应总量,动员更多的社会资源参与办医。另一方面,要优化医疗资源的配置,更加合理地利用资源。
 
  “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医生是医改的主力军,现在这个主力军的积极性不够,所以要推动医改,眼下最急迫的就是如何调动医生的积极性。”白剑峰说。
 
  现在的体制下,医生实际上被束缚成为某一家医院垄断的资源,而不是社会共有的资源。“在医院里面论资排辈,年轻的医生想做手术都得排到后半夜。医院之间也是按级别划分,高一级的医院,获得的资源越多,优秀的人才,科研的经费和职称的数量是成倍增加。反之,基层医院什么都没有,留不住人,也成长不起来,没有好医生,也没有患者。”白剑峰说。
 
  而大医院的医生,其高强度的劳动也无法获得阳光回报。比如,事业单位规定人力成本不能超过30%,医生拿不到合理的高收入,部分医生就选择了周末走穴或者收取灰色收入来作为补偿。这种收入非常不合理,也是非常危险的。
 
  白剑峰认为,解放医疗生产力,最根本的就是解放医生,让医生成为自由职业者,让他自由流动起来。医生可以在公立医院全职,也可以兼职,可以成立合伙人的诊所,也可以自己申办私人诊所。这样医生就会把自己的时间充分让给患者,患者也可以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到好医生,不用挤到大医院里面。
 
  同时,他们的薪酬由市场来认定,能够更有尊严、更阳光执业,这样调动了医生自己的积极性,并且红包和回扣的现象会大大减少,对整个社会都是有好处的。医生的多点执业是自由执业的第一步,最终目的是从多点执业过渡到自由执业。
 
  避免无序就医
 
  形成社区医疗守门人制度
 
  现在我们不仅有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有一个看病乱的问题。病人都在无序地流动,不管小病大病,都是直奔三级医院。“我问过很多的三甲医院的专家,接诊的病人当中有多少是疑难重诊,有多少是真正需要你来诊治的,他们说连一半都不到,有一多半都是乱投医的,不需要来这里看,基层完全能够解决。但是,他说来你这儿看踏实,你这里挂号费也不高。”白剑峰说。
 
  改变这种现状,必须建立一个有序的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制度。
 
  去年10月起,青海省已实施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分级诊疗制度。需住(转)院的参保患者,应在统筹地区内遵循“乡镇中心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一级定点医疗机构(首诊医疗卫生机构)—二级定点医疗机构—三级定点医疗机构”分级诊疗和转诊的程序。否则无法进行医保报销。
 
  对此,白剑峰认为,这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有些人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最好的资源,因为生命比金钱更重要。所以,强制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更好的办法是,建立家庭医生制度以后,有一批信得过的优秀社区医生让病人留在基层。
 
  “在很多国家,都有这种社区守门人制度,每个人只要到了社区,你的医生会主动跟你联系的,说以后你的健康就由我来负责。当你生病了以后,你首先就会打电话给你的家庭医生或者社区医生,他再根据病情,自己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就转送到到更高一级的医院。”白剑峰介绍说。
 
  然而,国内并无这样的制度。社区医生还是吃皇粮,拿着全额工资,绩效的部分差距很小,所以导致医生的积极性不高,到点就下班,大锅饭养懒汉。
 
  如何建立起社区医生制度呢?白剑峰认为,首先要让医生成为自由人,并且产生竞争性。通过医生身份的变革,每一个医生都可以在自己的家门口自由地执业。“通过和居民进行签约式服务,居民每年交一个社区医生的服务费,医生提供优良的服务。如果大量医生都和社区进行竞争,大家就会比服务,谁的服务好谁就生存。而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不管是私立的还是公立的,只要你能提供老百姓需要的服务,只要他们认可,我就把公共卫生服务给谁。这样形成竞争性的社区守门人制度,让一部分病人留在社区,形成良性的有序就医。”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