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心脏支架透支医疗伦理

直径只有2到4毫米,重量不足万分之一克的心脏支架,价格不菲却被严重滥用。内蒙古赤峰市患者黄金海,因冠心病体内被一次性植入9
       直径只有2到4毫米,重量不足万分之一克的心脏支架,价格不菲却被严重滥用。内蒙古赤峰市患者黄金海,因冠心病体内被一次性植入9个心脏支架,术后症状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日趋严重。9个心脏支架,是病情需要,还是过度医疗?(6月30日《新京报》)
 
       在心脑血管病的治疗中,心脏支架是被普遍采用的一种治疗方法。适量的安放支架,能帮助疏通血管,预防心梗、脑梗。但安放过度(超过3个)不仅失去了临床意义,让患者更是“多一个支架,多一个定时炸弹”。一个心脏被安放九个支架,这显然是被滥用,而架构着的是某些医生的“医疗经济学”。
 
       近年来,有关国内支架滥用的问题不是个例,不少患者一次性就被放入3个以上,有的甚至被安放更多。几年前媒体就曾报道过,吉林的刘先生在手术中,被一次性放入7个心脏支架;北京市海淀区一名74岁的老师,体内分多次共被放入13个心脏支架,他自嘲:“我觉得自己现在更像一个‘钢铁侠’。”
 
       小小支架,为何成了被滥用的对象?主要在于给病人安放支架利益大。从医生来说,每做一个支架,医生可获得2000元的提成,一些心内科医生如何不将心脏支架手术视为“摇钱树”?据说,国产支架出厂价一般为3000元,用在病人身上价格涨到1.2万元,进口支架到岸价6000元,用在病人身上就上涨到近2万元。支架利润如此之高,作为医院当然也就很乐见医生给病人多安放支架。
 
       而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医院与公益越来越远,与产业(商业)越来越近。在这样的语境下,医疗不过是一个支点,获利利益最大化目的。加上“顶层设计”——原卫生部《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技术管理规范》对于支架的植入数量并没有标准,仅仅是2011年“三好一满意”活动有个“植入支架数超过3个”的量化指标。在利益驱动下,又不见“顶层设计”,心脏支架被滥用不算奇怪。但这也正是支架滥用又一病灶。
 
       社会有社会伦理,医疗领域也有医疗伦理。古人云,“医者仁术”、“医者仁心”,这或是医疗领域的基本伦理了。何谓“仁术”“仁心”?以笔者的理解,就是医生要从病人着想,在为病人治病时要有好医术、施仁爱之心。3个支架以上就失去了临床意义,医生去要给病人放入7个、9个、13个的,让患者成“钢铁侠”,这哪是“仁术”“仁心”?分明是钱术、恶术;贪心,狠心。是透支医疗伦理的邪与毒。
 
       心脏支架被滥用,折射过度医疗之痛。要真正遏制这类“过度医疗”,还在于对症下药。一方面,要做好“顶层设计”,从制度上堵住支架滥用。要进一步深化医疗体制改革,让医院远离商业回归公益,这是最根本的出口。另一方面,摒弃一些医院现行的“只有多创收,才能多发钱”的管理模式,树立以医德和诊疗水平论英雄。同时要建立第三方监督、缩小医生与病人之间的“信息鸿沟”。唯有如此,“滥用心脏支架”才可能不再发生。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