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器械招标压力吃不消 外企建言放松价格控制

我国新医改中招标采购的“价格杀手”,已经开始向价格高地的外资医疗器械领域释放信号。
       “我们已经通过美国商会向中国政府递交了医械招标的改革建议,”马克.穆乐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透明、标准化的招标程序,以及合理定价是我们最迫切盼望的政策转向。”
 
  作为全球最大私人医械公司的“钱掌柜”,美国库克公司首席财务官马克.穆乐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来自中国政府对于医械,特别是进口医械的价格控制----不仅如此,在“限制加价”和“招标采购”压价的调控之下,包括库克在内的医械进口商普遍感到了中国医改价格“压制”的压力。
 
  招标压力
 
  记者了解到,在这份中国美国商会发布的2012版《美国企业在中国》白皮书中,来自在华经商的1000多家美国企业会员企业将投资环境建议,集中在医药卫生内的医械价格上。
 
  “比如制定医械招标的综合评价制度,适当减轻对价格方面的强调,提高医械招标政策制定过程中行业的参与度,遵循卫生部的集中化政策,实行透明化、标准化的招标程序;将重要医疗设备采购的评估权交给医院运营主管部门;由于私立医院是自筹资金机构,并在一定程度上允许按照实际需求采购适合自身发展的医疗设备,而不是严格限定在医院分级的条框内。”马克.穆乐向记者表示。
 
  库克的问题实际上是较多进口医械公司目前的共同困境。
 
  由于政策限制,进口医械不允许直接在中国销售,必须通过中国市场的经销代理商共同完成产品进口后的流通环节,并协商利益分成的模式。
 
  但问题随之而来,在整个销售链上,生产商进口货品到中国口岸的价格是可查的,而最终经历了渠道各种加价后卖给医院的价格,往往已经与最初的产品售价相去甚远。
 
  这样的情况与目前中国药品价格的流通环节加价如出一辙----而各地政府基本都采取了最直接的招标竞价方式,但一直争议很大。
 
  “听说经常有些大型设备最后卖给医院的价格确实是很高的,包括一些定价正常的设备产品也有这样的问题。比如一些低端的小产品200元,通过分销商到最终用户手里就卖了600元,但这部分我们是控制不住的,单纯通过控制加价的方式拿掉包括厂家的利润这种方式是不科学的。”马克说到。
 
  “可现在的问题是,整个招标采购的机制并不统一,实际上给每个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都增加了成本,”马克?穆乐告诉记者,“在目前国家招标的大程序下,每个省都会自己定标准,然后下属的医院也都有自己的政策,企业确实疲于应对。”
 
  调整政策应对大市场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医疗设备及仪器仪表制造业产值已达4744.95亿元,同比增长28.54%,在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机械行业普遍低迷的情况下,中国医械行业一路向上的稳定增长特别显得意味深长。
 
  不仅如此,由工信部牵头,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几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加快医械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预计年内出台,这份产业发展专项扶持的政策将不仅普惠国内企业,也同时向国外企业抛出绣球。
 
  市场的诱惑和“危险”同时存在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外资医械开始在中国直接设立生产研发中心,或通过并购方式拿下中国工厂,以降低产品成本和供货速度。
 
  11月16日,医械巨头美国美敦力宣布完成对康辉控股(中国)公司8.16亿美元的收购,在这起中国本土金额最大的医药健康类收购案前1个月,美敦力刚刚购买了深圳先建科技公司19%的股权并获得后者的产品分销权。
 
  而飞利浦苏州影像基地在近日正式开工,这个投资3亿元的生产基地主要生产经济实用型的主流设备,通过本地化生产降低价格,以打开对价格敏感的基层市场入口。
 
  清科数据库统计显示,今年1~10月,中国医械领域披露并购案例为9起,披露金额达83.7亿元,并购案例数目较上一年同期增长了200%。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