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痛分娩之痛:公立医院动力不足 私立医疗价格不菲

收费低、使用药品耗材少、麻醉医生缺乏造成公立医院无痛分娩普及率极低,而私立医院又费用高、品牌弱。公私之下,产妇两难抉择。
       收费低、使用药品耗材少、麻醉医生缺乏造成公立医院无痛分娩普及率极低,而私立医院又费用高、品牌弱。公私之下,产妇两难抉择。

 
       榆林产妇的悲剧,让无痛分娩广受热议。从业20年的妇产科医生尹玉竹对此感触很深:中国对分娩疼痛的认知不足,甚至存在偏差。
 
       与其他妇产科医生不同,尹玉竹有两个头衔: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产科副主任和爱博恩国际妇产中心副主任,前者是公立医院,后者是民营医疗机构。多点执业的尹玉竹坦言,两家医院的环境、服务、收费、患者需求都不同,但共同的“毛病”是,无痛分娩普及率太低。
 
       无痛分娩历史悠久,世界上第一例分娩镇痛至今已有170多年,大名鼎鼎的维多利亚女皇在1835年无痛顺利地诞下小皇子。直到30多年前,无痛分娩成为一项成熟的医疗技术在欧美国家盛行。
 
       但在中国,由于麻醉医生匮乏,产房缺乏麻醉师24小时进驻,导致公立医院无痛分娩实施困难。另外,由于生育保险配额偏低,一旦使用无痛分娩,占用了保险配额,会导致医保超标,限制了无痛分娩的推广;民众的医学教育不足,受一些传统观念的影响,误认为无痛会影响孕妇和胎儿安全,也使无痛分娩始终难以普及。
 
       近年来民营妇产医院逐渐崛起,用高端硬件、齐全团队和24小时服务与公立医院展开竞争。但私立医院无痛分娩定价不菲,且医疗质量、可靠性参差不齐,品牌塑造、患者引流方面还处于爬坡期。
 
       技术成熟 并非人人适用
 
       疼痛是对自然分娩最直观的印象,或许也是榆林产妇选择结束生命的一大诱因。
 
       自然分娩到底有多痛?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麻醉科主任宋兴荣说,疼痛分0-10级,晚期顽固性癌痛指数是10级。“自然分娩的疼痛指数为9.7-9.8级,这可能是大部分妇女一生中遇到的最剧烈的疼痛。”
 
       中华医学会也做过统计,6%的初产妇感觉轻微疼痛,约50%初产妇感觉明显疼痛,约44%的初产妇感觉疼痛难忍,甚至“痛不欲生”。
 
       在尹玉竹看来,疼痛带来的隐患一直不被关注但又不容忽视。她说:“分娩疼痛可以导致一系列神经内分泌反应,使产妇血管收缩、胎盘血流减少、酸中毒等,甚至造成心理创伤及产后抑郁。”
 
       疼痛催生了无痛分娩。无痛分娩的医学专业术语叫做分娩镇痛,就是用各种方法减轻或避免分娩疼痛,是现代文明产科的标志之一。
 
       “无痛分娩中国行”发起人胡灵群等人在2013年发表的论文中提到,1959年有关于针灸分娩镇痛的报道,1964年现北京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张光波在第一届全国麻醉学术会议上报道,采用低浓度局部麻醉药用于无痛分娩,比1953年英国使用分娩镇痛晚了100多年。
 
       宋兴荣将分娩镇痛分为非药物方法和药物方法。其中,非药物方法包括精神预防性分娩镇痛、催眠术、针刺镇痛经皮电神经刺激法、分娩镇痛仪、耳穴贴压法等,阵痛有效率在10%至25%。
 
       药物方法包含镇痛药曲马多物、杜冷丁、安定,全麻药物笑气、硫喷妥钠、氯胺酮,区域镇痛的硬膜外麻醉、腰硬联合麻醉、骶管麻醉、阴部神经阻滞等,镇痛有效率到达或者超过50%。而当代分娩镇痛的主流椎管内麻醉,镇痛有效率超过95%。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主治医生应彦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痛分娩并不是完全无痛,生产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宫缩,也可正常发力,但至少降低了85%的疼痛。国内无痛分娩介入时机是在宫口开二指时,但国际上,只要产妇有规律的宫缩,达到一定疼痛程度就可以开展。”
 
       不过,并不是所有产妇都适合无痛分娩。
 
       尹玉竹指出,以下几种情况不能采用椎管内麻醉进行分娩镇痛:各种原因造成的凝血障碍;严重脊柱畸形或做过某些腰椎手术;存在局部感染;对局麻物有过敏史;准妈妈由于紧张等各种原因无法配合操作等。
 
       “有些产妇虽有痛感,但宫口未开,宫缩不规律,可能是假临产,过早使用可能会抑制宫缩。”她提醒。
 
       公立医院:麻醉师少收费低 动力不足
 
       虽然好处多多,但在公立医院,产妇若要求无痛分娩,却常常“靠运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4名在三甲医院分娩的产妇,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经历:很早就决定要做无痛分娩,也确认所在的医院产科可以提供无痛分娩,但进了产房才被告知,无法使用!
 
       宋兴荣介绍,决定能否使用无痛分娩分为几步:有规律宫缩后,向产房护士和助产士提出无痛分娩要求;助产士通知产科医生评估是否可行;如评估可行,助产士通知麻醉医生再次评估(主要检查有无禁忌症);评估结束后,可以无痛分娩的产妇签署麻醉知情同意书。
 
       麻醉师至关重要,2014年年底生了第一胎的高小姐没有等来评估流程:“当时觉得公立医院比较可靠,之前也问了可以无痛分娩。谁知道那个科室本来有两个麻醉师,生产那天其中一个正好请假,忙不过来就没办法用无痛分娩。”
 
       今年8月刚当妈妈的陈小姐则被医生直接拒绝:“医院无痛分娩的名额已用完。”
 
       也有产妇是截然相反的境遇。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方面介绍,该院从2005年开始采用无痛分娩,2010年9月大规模开展,无痛分娩率达到70%左右,每年无痛分娩的新生儿达6000名左右。
 
       在北京某三级医院分娩的冯小姐疼痛不久后就用上了无痛分娩,“可能是三级医院的产妇量没有三甲那么多,还有不少医院只提供工作日8小时之内的无痛分娩,可是产妇又不能控制什么时候生。”
 
       目前,国内没有对无痛分娩的使用情况进行权威统计,但一个广泛引用的数据是,美国超过85%、英国90%以上的产妇实施分娩镇痛。国内三级医院分娩镇痛仅占分娩总数的16%,二级医院是1%。
 
       对于普及率极低的原因,大多数人都将矛头指向了麻醉师短缺。
 
       应彦璐告诉记者,开展无痛分娩对麻醉医生的要求是及时镇痛干预,在产妇的硬膜外腔置入一条细细的导管,连接一台机器持续泵注麻醉药物,并根据产妇不同产程调整药物用量。
 
       但近年来各大医院手术量激增,麻醉医生数量短缺越来越明显,加上介入手术、无痛内镜检查和无痛分娩量增加,手术室外的麻醉需求也越来越多,“工作负荷过量是国内大部分麻醉医生的现状,手术不完,加班不止。”她说。
 
       入不敷出则使得公立医院缺乏推广无痛分娩的动力。
 
       尹玉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公立医院要给产妇配医生、助产士、巡回护士,如果要用无痛分娩,还得增加一名麻醉师,医用耗材包括穿刺包、针、导管,加上麻药、镇痛泵,成本按照各个医院的采购浮动,有的采购花费近千元。
 
       但无痛分娩定价却很低。记者了解到,无痛分娩总费用根据分娩时间不同,约为1500元-2500元。
 
       “剖腹产的定价也不高,但几个小时就可以完成,无痛分娩可能耗费十几个小时。政策层面,国家虽把无痛分娩纳入生育保险,但同时也把生育保险的份额占用很多,导致医保超标”尹玉竹说。
 
       私立医院:收费高 品牌弱
 
       去民营医院做无痛分娩也是产妇选择之一。
 
       “公立医院只能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做不到个性化,产妇单间、单独配医护团队、分娩一对一守护等经常无法提供,”尹玉竹表示,“但分娩除了一般的医疗需求外,还有一部分是服务需求,这就给民营医疗机构带来机会,可以做高端服务。”
 
       “一般来说,公立医院处理危急情况和疑难杂症的医疗能力强,但服务和环境条件差一些。”上述“错失”无痛分娩的产妇高小姐第二胎选择去民营医院,“环境和服务都比较好,但价格比较高,而且我们要反复确认或经熟人推荐才会选择民营医院。”
 
       民营医院的无痛分娩一般包含在自然分娩套餐里,根据囊括的服务种类定不同价格。以爱博恩国际妇产中心为例,4天3晚的自然分娩套餐计划包括自然分娩及入院当日起3晚住院费用,按照温馨型到豪华尊享型套餐,售价53000元至118000元。
 
       尹玉竹认为:“民营医院的硬件、人员是服务做到位的基础保障,但还需要人员素质、流程、质量把控、规章制度跟进,才能保障服务效果,最终靠医疗服务质量盈利。”
 
       不过,公立医院遭遇的人才困扰,民营医院也无法避免,甚至因此延伸出薪资战。
 
       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李碧菁此前向记者表示,很多新建医疗机构靠高工资吸引人才,但这个薪资水平不一定符合行业现状,最终难以持续。
 
       另外,私立妇产医院大多处于成长期,全国连锁比较少,进场玩家却在不断增多。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12-2016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回顾及展望》,国内妇幼医院投资交易金额从2013年的7.19亿元断崖式下跌至2014年的2800万元之后,在2015年开始复苏至3.77亿元,并在2016年出现爆发式增长,交易金额为21.11亿元。
 
       “私立医院口碑还没做出来,加上前面几十年有很多负面信息,所以整个环境、形象还在重新塑造中。加上私立医院收费较高,病人期望值就更高,如何生存最终还是要看医疗质量、服务和环境。”尹玉竹说。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超过马云、马化腾、王健林,中国新首富已投32亿进军医疗

超过马云、马化腾、王健林,中国新首富已投32亿进军医疗

又有26款医械产品,自行撤回注册

又有26款医械产品,自行撤回注册

山大齐鲁医学部更名山大齐鲁医学院,三家附属医院也改名

山大齐鲁医学部更名山大齐鲁医学院,三家附属医院也改名

2016年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人选名单公布!

2016年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人选名单公布!

卫计委发布《疑难病症诊治能力提升工程项目遴选工作方案》

卫计委发布《疑难病症诊治能力提升工程项目遴选工作方案》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