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小爆发,和一场“等风来”的牌照之旅

关于互联网医院, 2016年曾被定义为它的爆发元年。2017年5月,它却因一纸非正式征求意见稿遭遇了不小的涟漪。互联网医院将如何发展?在国家监管政策明朗之前很难预料。
关于互联网医院, 2016年曾被定义为它的爆发元年。2017年5月,它却因一纸非正式征求意见稿遭遇了不小的涟漪。互联网医院将如何发展?在国家监管政策明朗之前很难预料。但作为中国互联网医院发展过程中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缩影,“扎了堆”的银川,值得我们去记录、复盘与思考。


众人眼里的“香饽饽”

范大爷终于能保住自己的膝盖了。

当地的医生建议过他做膝关节置换术,但他想保守治疗。他住的银川市贺兰县不是个大地方,全县有26万人口、两家综合性公立医院,但副主任医师级别以上的不足30人,医疗资源匮乏。银川贺兰县卫生局副局长杨艳军对36氪感叹,西北地区“基层医生、护士是大量短缺的。”

60多岁的范大爷曾在子女陪同下远赴北京、上海等多地的知名医院求医,为了节省费用,他挤硬座、睡地下室,但就医体验却“三长一短”——挂号、候诊、收费队伍长,看病时间短——最终得到的治疗方案却和此前大同小异。

这源于中国医疗资源短缺、分布不均衡,医患关系也因此紧张。据报道,早在2014年,每天就有多达70万人次外地患者进京求医问药。很多医生则抱怨,出一天门诊,喝水、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最终,范大爷的膝关节却是在家门口的贺兰县第一人民医院保住的。今年4月,家门口这家医院,联络上了北大三院的运动医学科杨渝平主任做视频会诊,给出了一套无需置换膝关节的治疗方案。杨渝平正是范大爷以前去了北京但却没约上的专家。

这次会诊,其实得益于当时成立不久的“宁夏互联网医院”。这个由互联网医疗公司微医和本地机构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合建的互联网医院,在当地已经合作了3个远程会诊点,贺兰县正是其中之一。

互联网医疗发展至今,出现的一些稍有名气的公司,长则做了十多年,短也有三四年。但无论是以微医为代表起家的预约挂号、还是以春雨医生为代表主打的轻问诊、亦或以天猫医药馆为代表做的非处方药网售,这些业务都还浮于医疗领域的浅表层。

互联网医院则前所未有地进入到了“诊中”环节——有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这块牌照,原来的咨询服务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被称为“诊断”。医生有权开出处方或检查单,病人也可以买到处方药了。


( 好大夫在线APP中,有“在线看病”和“开药门诊”的功能。从微医APP中也可以看到,“在线门诊”、“在线药房”设置在页面居中醒目的位置)

过去,以感冒为例,一旦病情发展到有炎症,互联网医疗公司都没办法解决,因为没法开头孢类处方药;像糖尿病这样的慢性病患者,一趟趟跑医院复诊,通常也只是为了开处方药。据统计,中国医院三分之二的病人都是复诊病人。

对公司们来说,做互联网医院是增加收入的一大步。微医创始人廖杰远曾披露,2016年微医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其中互联网医院业务的总流水为8亿元,终于实现了盈利,而盈利点主要为问诊、开药、健康险销售。从挂号加号分诊转诊,转型做互联网医院的好大夫在线,也在今年3月底宣布获得了腾讯的投资。

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这还可能缓解“看病贵”的问题。按照好大夫CEO王航的说法,因为其对接的药品配送和检查检验都是第三方机构,“医生是没有动力开大处方、大检查的。反而,越为患者考虑、医疗服务好的医生,越能在好大夫平台上吸引更多患者,获得更高的收入”。王航透露好大夫?智慧互联网医院的运营数据是:平均6次问诊,医生才会开具一张处方。在传统医院里,这个比例几乎是1:1。

此举大受欢迎,好大夫在线多年积累下的医生和患者量也展现了威力。正式开业当天,“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在线上接待患者的人次,就已达到20万/天。

但医疗毕竟是一个强监管的领域。互联网医疗公司们的业务能进展到什么程度,依然极大地取决于国有医疗体系,以及政府部门的态度。

至少在银川,由于本地医疗资源极度匮乏,银川的医院是有强烈动力来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远程会诊的。本地医疗机构还可以获得互联网医院分发到线下的药品、检查检验等服务的收入。像范大爷在贺兰县的主治大夫范文军这样的县级医院医生,同样乐于在互联网医院跟来自北上广大城市的专家学习。在这种多方受益的情况下,银川政府也为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上的沃土。

于是,在银川这个偏远地方,互联网医院扎堆了。

在好大夫在线、微医之后,2017年3月19日(下称3·19发布会)又有北大医信、航信景联、丁香园、春雨医生、七乐康等15家公司集体与银川市政府签约入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业内人士向36氪透露,此后银川又收到了26家企业的进驻申请,包括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等。“如果它们都通过审批,那么银川的医疗改革将彻底推行开来。”上述业内人士感叹。

而工商资料显示的最新进展是,银川的互联网医院又多了京东和掌上糖医两家。

放眼到全国,互联网医院更是遍地开花。2016年,因成立的互联网医院远超前几年的总和,被称为“互联网医院的爆发元年”。2017年上半年的数字,又超越了2016年全年的纪录。


蜂拥到银川

丁香园的发源地在浙江。去年年底打算申请互联网医院牌照后,丁香园品牌总监陈磊和同事曾经拜访过西湖区卫计委、杭州市卫计委、以及浙江省卫计委,他们非常欢迎企业来交流对互联网医院的看法,但是不敢轻易审批。

互联网医院在中国统共已经发展了4个年头。早在2013年,国内就有了依托公立医院建立的网络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网络医院。微医与桐乡市政府共建、2015年12月上线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在当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也声名鹊起。

但在过去几年,进展整体是缓慢的。直到去年年底,事情有了飞速的变化。

在中国,不同省份、城市的政府,从税收优惠到产业政策,往往都各有考量。对于互联网医院,敏锐的从业者们发现,转机出现在银川。

好大夫在线参与共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这是第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银川政府的态度可能是开放的。微医作为贺兰县招商引资的企业,到银川启动“宁夏互联网医院”后,更是挑拨起了创新者们的神经。陈磊打听到,在好大夫在线、微医之后,至少又有北大医信、航信景联两家找了银川。

陈磊此前在南方报业系做过多年的调查记者,他通过查号台热线114很快找到了银川的医政医管部门。秉着调查记者式的执着和敏锐,陈磊很快弄清楚了,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是“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操盘人。几天后,陈磊再次通过114打通了郭副市长的秘书电话,自报家门并说明意图后,为丁香园争取到了去银川和郭柏春谈一谈的机会。

2017年元旦之前,陈磊和同事去了一趟银川。他和郭柏春聊得很愉快。郭柏春将丁香园与正在申请牌照的北大医信、航信景联对比发现,丁香园算是最“互联网医疗”的企业了,而且线上线下各方面都有经验。

为了向政府表达出最大的诚意,在与银川市政府洽谈的过程中,丁香园还曾邀请雅培、礼来等国际知名药企一起到银川。除了互联网医疗企业,银川政府也希望吸引传统医疗企业过去设厂、设基地。用陈磊的话来说,“这是一种良性互动”。

元旦后临近春节,陈磊又去了一次银川。除了和大数据局沟通进度,他还得知银川欢迎更多的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前来。就这样,陈磊的前同事,春雨医生首席品牌官万静波也去了银川。

银川跟浙江很不一样。它不仅医疗资源匮乏,对互联网医院有强烈需求,而且其所属的宁夏作为中国五大自治区之一,拥有自治机关,可以行使自治权。再者,银川作为全国第二批试点智慧城市,它的智慧城市实践被称为“银川模式”,曾受到国务院公开表扬。智慧医疗是银川智慧城市的一个组成部分,银川第一家互联网医院“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正是在此背景下诞生。

即便如此,银川政府还是颇为谨慎。春节后,银川市卫计委、社保局、大数据局等一行15名政府官员,就曾到北京、杭州出差,分别考察北大医信、丁香园、春雨医生三家公司的线上线下实力。

实际上,在丁香园之后,企业们敲开银川大门的路径短了很多。随着找去银川的互联网医疗公司队伍越来壮大,便有了前述15家公司与银川集体签约的盛况。

对于银川的开放,业内后来分析认为,部分源于银川政府不想偏私:银川认为北大医信完全没问题,它是大型国企下面的子公司,也有丰富的医疗资源;但对于航信景联,银川则是有顾虑的。

航信景联是中航信托与景联科技合资的公司,郭柏春原来是中航资本的副总经理(中航信托与中航资本均从属于着名央企中航工业,即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但如果批准了航信景联,会不会被人认为是“中航”这层关系在发挥作用?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集体签约后,多家公司公开在市场上竞争,也就没有了偏私的风险。

在实际操作时,银川的效率也出乎各家公司意料。

要设立医院,医院审批有两道重要的程序——医疗机构设置许可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审批效率高是银川特色之一,这是因为审批的机构不是当地卫计委,而是审批局——2014年12月,作为全国省会(首府)城市首家审批局,银川市审批局投入运行,将交通、住建、教育、卫生等部门科室的行政审批权,划过来直接实施。

在审批局,医院审批的两道程序就缩减为一道程序,只需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否则,“卫计委来审批设置互联网医院的话,会很为难。按照设置许可的现行法律,对实体医院的床位、医疗设备都有要求。但没有实体的互联网医院,床位、医疗设备之类的就无从谈起。”陈磊说。

丁香园将其互联网医院命名为“丁香互联网医院”,并选在2月14号去注册公司。那天星期二,是个工作日,还是西方的情人节。同事们并没有花太多时间这在上面,一天就办妥了。

近日,银川市政府称,对互联网医院备案进行再优化后,这只需5个工作日即可完成备案登记。

但同时,银川市针对“互联网+医疗”产业,已经制定出台了至少10项政策制度,比如要求运营方在银川要注册公司、有办公场地;必须招募3000名以上的医生,而且要覆盖到各个科室。

“就监管来说,银川已经是全国互联网医院的标杆”,医联战略总监、医联互联网医院负责人蔡超杰如此评价。陈磊也表示,银川市对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甚至比对实体医院的监管更严格。


(“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展厅在金凤区银基大厦B座9层,“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展厅位于贺兰县贺兰山路与虹桥路交汇处,它们均占地1000多平米)

无论是各家公司,还是银川政府,对互联网医院的设立都感到紧张。医疗本来就人命关天,尤其在医患矛盾尖锐的今天,如果出点什么事,对互联网医院这种新事物来说,麻烦就大了。

私营公司和监管领域的交界处

3·19发布会刚过两天,3月21日晚,一篇发布在知乎上的文章《劲爆!传好大夫“虚拟互联网医院”被国家卫计委叫停》流传开来。第二天,好大夫在线官方进行了辟谣,并称是“别有用心者绑架政府名义,广为散播虚假信息”。

真正让“互联网医院圈”集体沉默的,是5月9日一份非公开的、由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下称“征求意见稿”)。

该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地方监管部门、执业医生、服务内容和对象等给出了很多限制性规定,争议最大的莫过于“此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本办法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这意味着,如果来自这份国家层面的征求意见稿成为正式的,互联网医院们和审批设置了它们的地方政府们,都得大力整改,甚至前功尽弃。

5月17日,平安好医生的互联网医院获得了青岛卫计委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但它没有公开宣布和传播,并找主动报道了这一事件的媒体撤掉了稿件。

“我们原来想,如果丁香互联网医院正式开业,也要搞个宣传仪式什么的,现在啥也不弄了。还是闷头做比较好。”5月23日,丁香园在银川的互联网医院正式被验收,是3·19发布会后15家签约互联网医院中是第一家被验收的。不过,在陈磊看来,现在各个政府部门、各级政府部门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政策的不确定性很大。

“将来正式文件之后,如果要求互联网医院一定要有实体,那我们到时候就赶紧弄个实体。”陈磊称,丁香园的另一手准备倾向于自建实体医院。丁香园此前在浙江自建了4家线下诊所,拥有自建实体医疗机构的人才储备和经验积累。

对于银川互联网医院的先行者好大夫在线,有知情人士向36氪透露,它在3月21日第一次“被叫停”后,就开始着手收购银川当地的一家综合门诊部。36氪向好大夫在线求证时,对方不予置评。

“很难去评价征求意见稿,但传言中的东西都不会作为我们做业务的评判标准。”平安好医生总裁特助邓远德告诉36氪,平安好医生仍然没有放弃向银川市政府申请互联网医院,而且还在与东北、安徽等地的政府部门沟通。“各地卫计委的态度还是蛮很开放的,并没有受到征求意见稿的影响”。

也有一部分企业或处于观望状态,甚至已经停滞推进。在36氪统计的银川签约的第二批15家互联网医院中,截至目前,还有2家公司未显示注册互联网医院公司。


(根据工商信息统计的注册在银川的“互联网医院们”)

从陈磊了解到的、丁香园在丁香互联网医院的费用上来看,包括场地租赁、人员招聘、装修、服务器购买、来回沟通的差旅等,至今也花数百万元了。微医在媒体上曾称,其在全国搭建了19所互联网医院,基础平台花费需要2.8亿元。这些有形的无形的支出,也让一些企业望而却步。

“在有些公司看来,牌照的意义不大。从已经运营的互联网医院来看,它们开出的处方量并不是很多。所以,就算有了处方权,也很有可能是个鸡肋。他们未必愿意这么费时费力来做这么一件事儿。”一位互联网医院负责人表示。

互联网医院接诊量、处方量的大小,归根结底,跟用户习惯也有关,大家可能还是很难信任“网络医生”开出来的处方和单子。

还值得玩味的是,银川互联网医院的操盘人或将换帅了。一位接近郭柏春的人士透露,郭柏春作为副市长的挂职期将于今年年底结束,回到原单位(中航资本)。

但该人士认为,郭柏春调离银川不会影响银川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政策是有延续性的,不会因为官员的职务变动而进行调整。另据36氪了解,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近期即将上线,是国内首个针对互联网医院监管的信息平台。

在民营商业和政府管制领域的接壤处,改变很少一蹴而就,耐心是个必要因素。让医生多点执业是如此,医药分开是如此,互联网医院更是如此。截至目前,银川批准的19家互联网医院中,只有好大夫在线和微医的两家已经开业。

一名业内人士说,现在大家的状态,是在“等风来”。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