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办发话:今年再砍药费700亿!器械开始价格谈判

国家药价改革再次释放新信号。

       国家药价改革再次释放新信号。

 
       3月11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副主任王培安和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就目前市场普遍关心的医改相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包括2016年国家药价谈判品种已经全部纳入医保,新一轮药价谈判即将启动;2017年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将节省药费600亿至700亿元等重要信息在昨日被公布。
 
       ▍再砍药费700亿!
 
       “据今年不完全统计,预计将再次为群众节省药品费用600-700亿元。”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兼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在昨日人大新闻中心记者会上透露。
 
       按照此前公布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今年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的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这意味着我国公立医疗机构将彻底告别“以药补医”的时代。
 
       然而,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历史原因形成的药品加成及其形成的利益路径依赖取消却并不简单,也正因为如此,自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深化医改至今尚未在这一问题上做出实质性改变。
 
       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兼医改办主任王贺胜也坦陈:“应该说,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改变以前的运行机制,还是很难的。因为它既涉及了深刻的利益调整,改的是体制机制,又涉及到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所以,我们说取消‘以药补医’这个机制,是我们深化医改的重中之重,也是我们今年最难啃的硬骨头。”
 
       他进一步表示,现阶段,“以药补医”逐步演化成为一种逐利机制,大处方、大输液、滥用抗菌素等问题日益严重,推高了医疗费用,削弱了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迫切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
 
       公开信息显示,事实上自2009年新一轮医改以来,取消“药品加成”一直被作为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的突破口——2011年,在所有政府办的基层公立医疗机构取消了药品加成;2015年在县级公立医院全部取消了药品加成;2016年200个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全部取消了药品加成。
 
       官方公开的数据显示,随着取消药品加成,药品费用逐年降低,公立医院的药占比由2009年的46%下降到目前的40%。
 
       而自2016年以来,与这一目标配套的相关政策密集出台——开展药品的生产流通使用全流程改革挤压药品价格的虚高水分,启动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激发医院和医务人员合理用药、控制费用的内生动力;以及把降低药品价格、组建医联体、规范医疗服务行为腾出的空间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等都开始在福建三明和安徽天长等地落地。
 
       2月14日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栏目以“安徽天长:建立基层医共体”为题的单条新闻报道了安徽省天长市在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工作中,组建医共体,推进分级诊疗的经验做法,使安徽天长成为福建三明后的又一个医改明星地区。
 
       “我们测算过,同病种、病情轻重差不多的患者,在南京的就诊费用大概是在天长的4倍。如阑尾炎手术,天长市医院的费用是4000元,门槛费600元;南京则是1.5万元,门槛费2500元。在医保基金分别按照70%、40%的比例报销后,患者自付分别为1620元、1万元。” 天长市新农合管理中心主任朱宗智介绍说。
 
       ▍药价谈判范围扩大,器械也要谈
 
       而在昨日会议上,备受公众和创新药、跨国药企关注的药价谈判问题的最新进展也被公开。
 
       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昨日在会上表示,国家谈判是有效降低药品价格的一种形式,但不是唯一的形式。
 
       “去年(2016年)尝试开展以后,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所以今年人社部门、卫生计生部门根据临床的需要,又遴选了一批可能会开展价格谈判的品种。到底是选几种,选哪几种,这几种药是由谁来生产的,目前这项工作还没有最后确定。确定之后,信息会公开。生产这类药品的企业,我们也是持开放的态度。”李斌透露。
 
       她强调了第二轮药价谈判的几个原则:第一,它是临床急需的。第二,实践证明这个疗效是比较好的。第三,在价格比较高、群众负担比较重的这一类药品里进行选择。
 
       2016年5月,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公布,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价格降幅均超50%,国家卫计委、国家发改委、人社部等7部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做好国家谈判药品的集中采购工作。
 
       然而,由于各地财政等实际水平问题,根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数字,截至当年7月中旬,全国仅有14个省份出台国家谈判药品执行文件,21个省份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近三分之一省份未将降价药品与医保对接,而已经对接的三分之二省份中,绝大多数省份也仅选择了一种或两种药物付费报销。
 
       对此,李斌昨日公布了医保谈判药品在全国进入医保的最新情况。
 
       “在这里,还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去年国家谈判的降价药品,今年已经全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群众可以按照比例进行报销了。”李斌进一步透露。
 
       她同时表示,在通过两票制降低流通费用的同时,下一步国家将同时鼓励跨区域联合采购,特别是对一些专利药、独家品种包括一些高值耗材鼓励进行联合采购、带量采购,降低价格。
 
       今年,还要通过多种办法,包括对一些高值医用耗材试点开展国家价格谈判,降低虚高价格。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医药电商的阻力:市场内在逻辑而非政策

医药电商的阻力:市场内在逻辑而非政策

公立医院收入真相,到底哪个科室最“赚钱”?

公立医院收入真相,到底哪个科室最“赚钱”?

阿里健康,流量的胜利

阿里健康,流量的胜利

上药收购康德乐背后不得不说的10个细节

上药收购康德乐背后不得不说的10个细节

医生大离职儿科医生缺缺缺 儿科诊所大爆发!

医生大离职儿科医生缺缺缺 儿科诊所大爆发!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