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最难的医疗行业 腾讯需要超越“连接一切”

腾讯的“魔法”,似乎在医疗里失效了。与许多创业者一样在这个领域里折腾了三年多之后,统帅两万亿市值腾讯帝国的马化腾也承认,医疗是所有“互联网+”领域里最难的一个。
       有一种医疗叫做“腾讯+医疗”

 
       腾讯的“魔法”,似乎在医疗里失效了。与许多创业者一样在这个领域里折腾了三年多之后,统帅两万亿市值腾讯帝国的马化腾也承认,医疗是所有“互联网+”领域里最难的一个。

       中国的医疗市场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当中,没有人否认其中潜藏着巨大的机会。只不过在这个高行政壁垒的领域,有人认为,机会来源于“按政策办事”;但也有那么一小波“冒险家”认为,在这个充满不合理的领域里,新技术的应用可以产生颠覆式的革新。

       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也是马化腾和腾讯在中国市场上强劲的竞争对手,思路某种程度上偏向后一种。马云在2014年末参加“中外互联网领袖高峰对话”谈阿里的未来时说过,如果阿里做得对的话,30年以后应该是医生找不到工作了,医院越来越少了,药厂也很少了。这句话曾在医生群体中激起很大的不满,但对大多数普通民众而言,少生病、少吃药也许确实是他们的愿望。

       也是在2014年年初,马云领导的阿里巴巴斥资13.27亿港币收购中信21世纪,后更名阿里健康强势进入医疗行业,表现得如其言论一样积极进取。相比之下,腾讯和马化腾个人在医疗方面,表现出来的却一直是谨小慎微。腾讯在医疗领域没有组建专门的公司或事业部,没有高调砸下巨额资金,诸多探索行动看起来零零散散。马化腾后来为这些尝试做过一个总结:连接一切。

       出行、社交、餐饮等很多细分行业中互联网的惊艳表现,让“连接一切”看上去充满可能和诱惑。然而,与大多数互联网医疗的创业者一样,腾讯在早期也低估了传统医疗体系改造的难度。

       一年前,马化腾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上书中国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建议充分利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推进健康中国的建设,看上去也是雄心勃勃。但显然,医疗服务体系的变革速度跟不上互联网巨头们的期望。经历十年医改、去行政化之后,公立医院依然牢牢掌控着中国的医疗市场,拥有绝大多数优质医疗资源、服务将近九成患者。但他们对互联网的热情并不高。

       在这样的背景下,腾讯在医疗领域的探索没有展示出令人期待的成效。BAT领衔的互联网医疗,也面对越来越多来自市场的失望之情。但是与百度转身离场专攻人工智能不同,诸多迹象表明,腾讯正尝试着将许多年的布点串联整合,继续摆出的是一副仍旧要大干一场的姿态。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可以做很多这方面的事情。还有包括医疗设备怎么跟物联网结合,这方面看到很多可以改造的东西。我看到有这方面的发展趋势,我个人也很有兴趣。所以,我觉得也很鼓励这个产业更多的人投入。”马化腾不仅表明了腾讯继续开拓医疗领域的旨趣,还从行业的角度发出了“英雄帖”。

       可以预期,腾讯在未来将继续加码互联网医疗的投入和布局。而加大火力的“腾讯+医疗”,究竟能带来怎样的改变?

       “通吃”卫生人社,医保移动支付加速

       一直以来人人垂涎却又望尘莫及的医保移动支付,反倒成了腾讯在近期屡显身手的领域。

       今年2月,国家卫计委再推异地结算,将新农合跨省就医联网结报范围从8省扩大到31个省(区、市)。腾讯在其中再度扮演了“连接”的角色。腾讯与国家卫计委异地就医结算中心签署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农合)跨省就医联网结报合作框架协议》,使用微信支付的用户可以在大部分省(区、市)的定点医疗机构享受跨省医疗支付服务。

       这次合作进一步增强了腾讯在医保支付上的连接能力,尤其是将其支付功能的使用场景扩展到新农合跨省就医。让人侧目的是,腾讯除了与卫计委合作扩大新农合应用的同时,与人社部门的合作也在各地加速进行中。

       来自腾讯方面的数据,自去年9月在深圳启动试点至今年2月份,微信医保支付至今已经在深圳落地13家医院,四川、河南、黑龙江、陕西等全国11省21市也将逐步实现微信医保支付;同时,微信医保支付的应用场景也从医院走入药店,广西南宁市民已可在35家药店用微信刷医保买药,未来可触达广西全省的4000多家药店。

       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复杂,虽然国家已经着手推动医保整合的问题,但依然在管理部门、统筹层次、筹资方式、补偿水平等诸多方面存在差异。不过一直严守连接通道的技术中立定位,给了腾讯实现超部门界限以及超整合进度布局的可能性。

       医保移动支付作为未来的发展趋势,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目前,药品、诊疗等服务已经都可以实现初步线上化。并且当互联网医院引起官方浓厚兴趣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将线上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一旦线上服务纳入医保成为现实,医保移动支付将是水到渠成。如果考虑到腾讯的庞大用户基础,那真是一个亮瞎人眼的未来。

       腾讯没有谈及过有关医疗的商业模式,但曾经表露过以支付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生态系统:人社部门为医院开通移动医保支付权限;微信支付则接入人社部门的医保支付与结算系统,并整合到微信第三方支付中心;第三方开发者则为医院建设信息化的管理后台,对内连接医院院内信息系统,实现医保费用计算,对外连接微信支付平台。

 
       不过,就算只是做支付通道,医保移动支付也是件路途不平坦的事情,何况身旁还有支付宝在虎视眈眈。且不提技术安全的高标准,跨人社、医院多机构的协调、对接本身就非常复杂。而且,由于医保的管理体制,医保移动支付的推进速度、实施深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管部门的态度。

       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可能医保移动支付实现起来的根本难点在于,按照中国医疗服务市场现在的运行逻辑,医院极度强势,医保虽然掌握着支付权,但却话语权微弱。换句话说,无论未来趋势怎样,至少现在医院都是医疗服务体系的核心。

       圈地运动受挫,单点突破高效

       在腾讯2月份披露的数据中,目前已经有近2万家认证医院开通了公众号。其中,全国的三甲医院中80%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60%的公众号提供挂号、电子病历查询、诊间支付等实用的功能和服务。并且通过与合作伙伴一起,腾讯平台上的在线挂号服务已经覆盖了189个城市的1547家医院。

       腾讯的这个“智慧医院”服务开始于2014年中期。当时,与智慧医院模式类似的掌上医院在全国遍地开花。包括支付宝的未来医院计划,也是在2014年中期上线。那时候,还是BAT光环附体的年景。人们纷纷揣测,当支付宝和微信前后脚加入战局以后,掌上医院将重演打车行业两强争霸的戏码。整个竞争也将在烧钱补贴中奠定格局。

       确实,腾讯和阿里在此后小半年的时间里带头掀起了一场“圈地运动”,争相将医院圈入自己的平台。根据当时的资料,业内各家对“XX医院”的预期大抵是一样的:通过互联网优化就医流程,提高就医效率,改善就医体验。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个预期没有错。来自腾讯方面的数据显示,在深圳试点当中,使用微信医保支付能为患者平均节省46.3分钟排队等候时间。

       但中国医疗的核心痛点,从来不是够不够快的问题。几乎所有走进医院大门的人,脑海中都只有两个字:专家。当生活质量、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后,中国人对医疗质量表达了前所未有的关切。然而,由于整个医疗资源的不均衡,仅信息手段的应用无法满足这个现实需求。

       也是从2015年开始,一场围绕着是否“得医生者得天下”的大辩论在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蔓延开去。如今再来回顾,也许这已经不成为问题。但当时这个争论前后持续了几乎一年的时间,可见这个问题对当时从业者的困惑程度。腾讯在这个时候既没有表态、也没有站队,而是蜻蜓点水般的向市场推出了一款由腾讯梦工厂孵化的医疗硬件产品:糖大夫血糖仪。

       糖大夫在糖尿病管理方面没有给出比市场已有模式更好的解决方案,但却给腾讯带来了意外的收获。虽然短时间内信息技术推动全局性变革几乎不可能,但凭借腾讯强大的资源和能力,单点突破的速度和效果却非常好。糖大夫很快获得了与贵州省卫计委合作的机会,得到了丁香园、众安保险优质资源的支持,而且在不久前又收获了以慢病见长的跨国药企礼来的青睐。

       在这样的基础上,糖大夫获得了全面升级。腾讯公司副总裁丁珂当时谈到,糖大夫在贵州的实践验证了腾讯用互联网技术提升医疗服务的思路,并系统形成了“腾爱医疗”的战略愿景,包括糖大夫、腾爱医生、金融医保和健康大数据。

 
       随着腾爱糖大夫在贵州、医保移动支付在深圳、智慧医院在四川的悉数落地,腾讯通过单点突破在医生、医保、医院等环节收获了越来越多来自医疗行业的正向反馈。相比动辄“千”、“万”的数字,腾讯在各地对医疗服务的实质性参与反而在后续的扩张中提供了更有效的帮助。

       但现在更关键的问题来了,腾讯究竟打算在医疗领域参与到多深?

       置身事外,还是深度参与

       作为一家平台型的信息技术公司,在面对医疗行业时,腾讯一直在努力“置身事外”。这也是连接一切思路的精髓所在:你们上,我掩护。

       比如,腾讯公司副总裁王波曾把互联网+人社描绘成一个产业风口。面对这个风口,腾讯的选择是向合作伙伴开放用户触达、产品、技术等三方面的能力。就像在医保移动支付上所做的那样,腾讯做通道,合作伙伴做事情。或者像腾爱医生的做法,帮助医生建立公众号,成为医生、患者之间连接的桥梁。

       “置身事外”的逻辑当然可以理解,腾讯的优势是在技术层面,医疗则是其完全不擅长的事情。但问题在于,在医疗领域单纯的信息技术服务,几乎被所有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证明是一个失败的思路。所以,转向线下实体服务已经是全行业的趋势。即便没有建设医疗机构,也在全力整合线下医疗服务的能力。而背后的深层逻辑就是,所有人都清楚意识到深度参与医疗产业的必要性。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转型?为什么单纯的信息技术服务难以奏效?根本原因是在于,中国的整个医疗服务体系正处在极度巨变当中。

       在一个成熟稳定的商业体系当中,比如美国,医院、医生、保险、药厂、PBM等都有各自非常清楚的职能和商业模式。但在中国,医疗机构的角色定位正在重新确认,患者的就医习惯需要重新塑造,商业保险的崛起很有可能冲击基本医保主导的格局。所有玩家都在变化的结果就是,信息技术的绝大多数连接都是无效的。

       以最常见的医患连接为例,医生正在从专科转向全科,体制内过渡到去体制化;而患者则正在从有病去医院就医,转向日常的健康管理。尤其是互联网医疗的这种连接之所以难以奏效,并不在于在线诊断的障碍,而在于现有医疗资源倒金字塔形的配置使得互联网医疗没有强大的基础医疗作为支撑。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现在独立掌控医疗资源变得越来越受重视。

       再有,转型期很难形成清晰的产业分工。各个主要玩家的职能分工都并不清楚,那么信息技术服务就更能难以明确职能。这一点可能在微医的演变中,体现得最为明显。腾讯也是微医的主要投资者之一。

       微医最初以挂号服务起步,进而衍生出了患者与医生的连接服务。微医的创始人廖杰远当时曾反复强调一个词“匹配”,他认为互联网最突出的地方就是高效匹配。但现在来看,微医已经远远突破了匹配的界限。微医不仅通过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深度绑定医院,而且自建支付体系打造ACO模式。尤其是100家全科中心的规划,让微医彻底转型成为医疗服务提供商。

       现在,相同的抉择留给了腾讯。

 
       腾讯当然可以继续坚持“连接一切”,将自己在医疗、医保、医药领域的涉入控制在技术服务层面。这就意味着腾讯在医疗领域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整个行业的转型进程。而另外一种选择则是成为深度参与医疗行业的玩家,这对腾讯的挑战显然更大。不过,腾讯在深圳的邻居平安,为它提供了“外行”深度参与医疗行业的先例。

       平安重金投入线上问诊、线下机构,而且、医保、影像、云服务应有尽有,完全是一种自成一体的模式。平安一直希望复制美国的凯撒模式。尚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证明平安的模式能够取得成功,但却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旦深度参与就只能“越陷越深”。

       腾讯的边界

       马化腾说,在改变医疗上,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可以做很多事情,其实也就意味着腾讯可以做很多事情。这其中可能就会包括很多不止于“连接”的事情。

      当下,虽然各种新的医疗模式都没有成气候,但它们确实展现了非常多让人兴奋的可能。比如民营医疗的快速发展,大大加速了市场化的进程;远程医疗的逐渐成熟,极大的拓展了优质医疗资源的覆盖范围等。尤其是进入“十三五”以来,国家医改的力度骤然提升。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许多方面感受到。且不提医药分开、分级诊疗、药品采购等宏观政策,单从细节之处,比如《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等法规的修改;电子病历、远程医疗、人工智能、医疗器械网络安全等新规的出台;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实验室、血液净化机构、病理诊断中心等独立设置医疗机构标准和规范的发布等,都明显体现出了医疗开放的态势。

       总体而言,医疗改革所呈现出来的趋势,是医疗资源由公立医院向外的释放。这种释放既包括医生的释放,又包括职能的释放。伴随这种释放的,是患者和资金流向的改变。

       马化腾在过去两年两会期间谈互联网医疗时,更多谈的都是被投企业,以及如何帮助被投企业获得更好的平台、更多的应用场景。但其实对于非公立医疗服务机构而言,可能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如何能够承接体制改革中释放给市场的资源。比如如何聚拢走出体制自由执业的医生,如何让即将流出的处方流向自己的平台等等。

       关于这些,马化腾和腾讯官方都没有做出过细致的阐述。而从过往的经验看,腾讯未来的选择很有可能来自一些现在看来微小的尝试。

       比如马化腾谈到可能购买医疗相关知识产权,甚至说这件事从公益的角度都值得做。由此可见,在马化腾看来,权威医疗资讯的需求是多么迫切。而一旦做起医疗IP,就很有可能获得超过公益价值之外的商业价值。美国有WebMD,中国有丁香园,都是医疗资讯开始深入到了医疗产业内部。

       再有,早在与四川华西二院合作智慧医院的时候,腾讯就已经透露,他们将会在智慧医院中启动在线问诊。换句话说,腾讯已经早早加入了互联网医院大战的行列。而随着智慧医院覆盖范围的扩大,腾讯很有可能在未来互联网医院的格局中占有重要一席。

       此外,腾讯有可能参与线下医疗机构的建设吗?不能否定太早。近期可以看到,腾讯参与投资并控股了一家小的医疗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要发展业务之一,就是提供诊所服务。不久前,很多人为美国的未来诊所Forward着迷。而在中国,这样的诊所有没有可能率先来自腾讯?

 
       对于腾讯来说,虽然短期内无法带给医疗全局性改变,但实践已经证明他们可以快速在单点中取得有效突破;腾讯恐怕并不愿意太深入的涉及到医疗产业的内部,但之前“置身事外”的姿态却也无法满足改变医疗现状的需求;独立掌控医疗资源是种难以抗拒的诱惑,但很有可能在其中越陷越深。

       对于强大的腾讯而言,最难的也许是掌握边界上的分寸。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湖北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启动“两票制”

湖北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启动“两票制”

佛山:因病致贫救助对象 二次医疗救助每年最高15万

佛山:因病致贫救助对象 二次医疗救助每年最高15万

IBM旗下基因解决方案“借道”入华 中国精准医疗需求迫切但难点未破

IBM旗下基因解决方案“借道”入华 中国精准医疗需求迫切但难点未破

天津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全部开通“智慧门诊”

天津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全部开通“智慧门诊”

京冀医疗协同发展成效初显 河北患者降至7.5%

京冀医疗协同发展成效初显 河北患者降至7.5%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