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利润用于研发才合理?

虽然从表面看全球研发投入还没有美国附加利润高,药厂日子好像过得挺潇洒,但过去十几年的大规模兼并、裁员更能反映制药工业的真实生存状态。

       新闻事件

       今天Health Affairs有一篇文章分析美国与西方主要市场药价差异,以及这个差异与研发投入比较的文章。作者统计了2015年生产世界前20个大药的15个药厂的主要产品(>5%总销售)销售情况。结果发现这些产品的美国药价平均比与欧洲、加拿大高40%,相当于1160亿美元的“附加利润”(假设欧洲市场不是亏本卖)。而当年这15个药厂全球研发投入才760亿美元。作者显然是质疑高药价支持新产品研发这个常见说法。那么多少利润投入到研发才合理呢?

       药源解析

       这个分析有几个需要澄清的地方,容我一一道来。现在药价高不高?那得看跟谁比。和10年前比确实是高多了,但是和疾病痛苦比还是便宜,这是制药工业能存在的根本原因。Mary Lasker有句名言:if you think medicines are expensive, try diseases。从这个意义上讲药价和研发投入没有半毛钱关系。消费者买的是新药的价值,不是成本。

       但是药品也不是一般商品,即使在美国这个最自由的市场药品也不是完全自由的。新药上市需要FDA批准,美国现在禁止药房从国外供应商进货、也不允许老年医保与药厂讨价还价。所以美国市场的定价原则在一定程度上是君子协定,用艾尔健总裁的话说叫social contract。药厂承诺努力创新,政府保证你一定利润。但协定可以随时改变,昨天特朗普就装神弄鬼地说将推出一个新系统降低药价,但没有细节。美国药价全球最高,这个肯定不合理,但解决这个问题也很复杂。

       那么是否全部利润都应该用于创新?首先投资人投资药厂是为了获取利润。这个不怎么高尚目的有一个非常高尚的副产品,那就是为了获利药厂首先要找到治病救人的新药。所以要求药厂把所有利润放到研发是不现实的,市场的卡诺热机在工作。投资人期待“profits follow”(George Merck语录),这是君子协定的一部分。其次,研发并非唯一成本,还有市场、销售等。很多人质疑这部分投入是浪费,但是如果没有市场、销售,医生和患者可能无法及时获得新药信息,也可能耽误治疗。当然这些投入也令利润最大化,但别忘了利润是持续发现新药的前提。最后,这些成功药物需要为所有以前失败的投入买单。这篇文章统计的是比较成功的企业,但这些成功企业后面还有大量失败的企业消耗投资人的投入。即使这些企业自己也有大量失败药物,而受现在技术条件限制这些失败的冒险是造就这些成功企业、发现了这20个最大药物的必要条件。

       当然有些利润是不合理的,如前最近Marathon的DMD“新药”和几天讲到的氘代药物。多少利润用于研发取决于社会对新药发现速度的期待值,如果利润足够高罗氏可以在粉状蛋白假说四面楚歌、AD新药99.6%失败率的重压下仍然重启gantenerumab。虽然从表面看全球研发投入还没有美国附加利润高,药厂日子好像过得挺潇洒,但过去十几年的大规模兼并、裁员更能反映制药工业的真实生存状态。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医药电商的阻力:市场内在逻辑而非政策

医药电商的阻力:市场内在逻辑而非政策

公立医院收入真相,到底哪个科室最“赚钱”?

公立医院收入真相,到底哪个科室最“赚钱”?

阿里健康,流量的胜利

阿里健康,流量的胜利

上药收购康德乐背后不得不说的10个细节

上药收购康德乐背后不得不说的10个细节

医生大离职儿科医生缺缺缺 儿科诊所大爆发!

医生大离职儿科医生缺缺缺 儿科诊所大爆发!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