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风险手术和残存苟活,你会怎么选择?

假如你或者你所在乎的人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疾病,摆在你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做手术,但是手术风险很大,死亡率很高,九死一生;二是姑息治疗,得过且过活着,过一天算一天,最终病情还是会发展为末期,但是还能存活一段时间。

       文章开头,冒昧地做一个假设。假如你或者你所在乎的人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疾病,摆在你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做手术,但是手术风险很大,死亡率很高,九死一生;二是姑息治疗,得过且过活着,过一天算一天,最终病情还是会发展为末期,但是还能存活一段时间。


       你会作何选择?做了选择之后,万一出现不良后果,你会后悔继而恨自己吗?

       我刚给急诊送来的男病患做完一台“亚全胃切除”的手术,全身疲惫不堪,从第一手术室出来,刚脱下手术衣帽,准备走到楼下换衣服,经过医院走廊时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前些天入院的一位患有“大动脉转位症”的病童,突然病重,被送入手术室抢救,于手术过程中陷入危急情况,医生正在急救。我稍微怔了一下,虽然是预料之中,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推开心脏外科手术室的门,透过玻璃,发现手术台边围满了穿绿色手术衣的人群,围得严严实实的,旁边实习的医生连探头的余地都没有,遮住了我的视线。我只好出来,到楼下更衣室换衣服。

       我认识这位小病人,因为之前我还在一区病房时,他是我的病人,像一般的先天性心脏病患童,他长得瘦瘦小小的,嘴唇和皮肤的颜色特别深,已经在读小学了,功课相当不错,在班上成绩经常名列前茅,这是跟他聊天时他亲口跟我说的,说到这时,他眼睛透露出兴奋的色彩,但其他同学体育课时,他只有留在教室“休息”的份,因为无法胜任平常的体能活动。他对我说:“医生,你治好我的病好吗?我也想和同学们一起体育课打球。”这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小眼神很令人疼。“好好好,只要你好好听妈妈的话,叔叔阿姨们会尽全力治疗你的病的。”说完,我疼爱地摸着他的头。

       其实,我自己心里明白,在先天性心脏病中,这种病是较少见且极为严重的一种,死亡率相当高,少有人能活到成人期。看着怀抱中的这位乖巧的小病人,我顿时感到命运的残酷,年纪小小就得遭受如此的苦痛,我心里清楚,手术也许是唯一活命的方法,但手术的死亡率也相当高。知道真相的我心中充满无奈。

       走在走廊里,脑海中依旧不断地浮现和这位小病童相处的瞬间,心中为这位乖巧的孩子祈祷着。但不得不说,虽然现在医院的开心手术已经很成熟了,但我看今天这个病童恐怕是凶多吉少。我不禁摇了摇头,胡思乱想地走出更衣室,经过外科恢复室旁的家属等候室时,在一大堆焦急鹄立的病人家属中,我发现那位病童的父母亲,他们正在那里和人交谈,明显看到他们脸上交替出现的焦虑,谈话也许可以减轻他们此时的焦虑。他们当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此时已命在旦夕,心里仍怀着恐惧与希望,焦急、难耐地和人交谈。也许有人在安慰她,所以面向我这边的病童母亲的脸上露出不定的笑容。在知道事实真相的我看来,她的笑比哭还难看,还凄惨!这时候真希望自己不知道这残酷的真相,起码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还抱有一点希望,有个希望的盼头总令人稍微心安点!

       隔了不到半个钟头,我从一个同学的口中知道,这位病童抢救不过来,医生聚会,本就经常在交换“病人已经死亡”的消息,但这个病童的死亡,却带给我一点感慨和一种联想:晴天霹雳传来,此时在家属等候室的病童父母,也许已痛不欲生,我想他们会后悔,后悔为什么要“选择”让儿子做这种充满危险性的手术?现在“选择的后果”来了,这是他们一辈子都承担不起的。听到自己儿子噩耗传来的瞬间,甚至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心中会十分煎熬,在日夜的煎熬中,他们也许会后悔,会不断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当初不选择冒这么大的风险做这样的手术,也许现在儿子还在我们身边,还能和孩子多相处一段时间,而现在床上只剩下一床洁白的床单,空空荡荡,心也空空荡荡。

       如果,如果……但如果不手术的话,有一天她的儿子因无法负荷日益加重的心脏衰竭而去世时(这亦是指日可待),他们也许又会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选择”让孩子手术,至少那还有一线希望!但是,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又怎么能预料到自己做出的选择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呢?

       这只是我从医生涯中一个普通例子而已,在大医院里,这种事情比比皆是。凡真正关系到生命的抉择,必是相当痛苦且无法逃避的,这类选择带着生命的重量,是很多人人生中不可承受之重。在踏进医院的门槛时,我已能感知这种痛苦性,有时候痛苦也不失为抚慰人生的一帖苦药,在经历过这种痛苦后,它能让你更实在地把握人生。

       因此,当时一位理工学院的同学,毕业前夕面临到美国或上研究所的选择时,觉得非常痛苦,犹犹豫豫,很久没做决定,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跟他说:“你这算什么痛苦?第一,你并非只有这两项选择,只是你划地自限,如果你愿意,你最少还有十种选择。第二,严格地说,你这并不算选择,因为你不管做哪种选择,人生都还有发挥余地,它并非决定成败的唯一因素。”我也给他讲了我遇到的这位病童的故事,他若有所思地离开,似乎对他也有些触动。

       真正的选择往往是或此或彼,无由规避的,且其后果必更为重大,而选择乃是导致此后果的惟一理由,所以它才是痛苦的。就像加缪在《堕落》一书中所描写的:一个德国兵向一位母亲说:“请你在两个儿子中‘选择’一个让我枪毙。你选择吧!”这样的选择,没有回旋的余地,带有一种生命的重量,如果这类选择摆在你面前,你又会如何选择?

       医院里的“手术自愿书”与“麻醉自愿书”措辞严谨,甚至有些字眼似乎不近人情,在手术前,主刀医生要请病人或者病人家属先在这两张单子上签名盖章,知情同意。签名那一时刻,可谓人生百态。我看有些人在看这两张自愿书时,看到上面“本人自愿接受……”及“如有不测……”的句子时,有的无奈地摇摇头,有的面露苦笑,因为它提醒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最后签下的那一瞬间又似乎有种听天由命的无奈。当然,绝大多数的手术都是相当安全的,不会面临这种艰难的选择,但仍有很多风险十分高的手术,经常发生“不测”,“不测”也要做,正表示它不做也不行。在选择之前,我们谁也不知做何种选择才算“对”,何种选择“错误”,我们在事后也不能以手术成败论对错,但从中活过来的人,则不仅挽回了生命,而且提升了生命。

       这也算是医院中的一个特点,也是一个考验着人的艰难选项。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加拿大研发出手持检测仪有助减少抗生素的使用

加拿大研发出手持检测仪有助减少抗生素的使用

医药电商风口已失:堆钱买流水,成一单亏200元

医药电商风口已失:堆钱买流水,成一单亏200元

BAT后,微医发布国际首个智能医疗云平台“微医云”

BAT后,微医发布国际首个智能医疗云平台“微医云”

中医诊所大放开:许可制改备案制,12月1日起施行

中医诊所大放开:许可制改备案制,12月1日起施行

山东:2018年底前全面建立药品追溯体系

山东:2018年底前全面建立药品追溯体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