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医用耗材、试剂招标10大趋势

在风风火火的药品招标暂告一个段落后,高值耗材招标又迎来新一轮的高潮,如今多个省份已经进行了一轮或多轮的省级集采,在这过程中,又出现了以下十大发展趋势。

       在风风火火的药品招标暂告一个段落后,高值耗材招标又迎来新一轮的高潮,如今多个省份已经进行了一轮或多轮的省级集采,在这过程中,又出现了以下十大发展趋势。

 
       一、省级联采被强化
 
       有些人认为耗材省级集采不会来得太狠,这真是错了。自从2012年出台的高值耗材阳光采购文件以来,已有多个省开展了集采,有些已经过好几年,意味着新标将会持续出现。
 
       同时,今年1月,国务院曾在医改十三五规划中,再次强调要开展高值医用耗材、检验检测试剂集中采购。国家卫计委也在今年的工作要点中,强化高值耗材在阳光采购。
 
       即便放在医改大环境下看,高值耗材省采也是医改的重要组成部分,连央视都“关注”,报道了宁波、三明的“经验”,值得思考。
 
       二、大幅降价是主流
 
       梳理过去一两年以来的各省高值耗材省级集采,你就会发现多个省份都提到了“最低价中标”原则,随便想一下,招标办里做搞耗材招标的人,往往也是搞药品招标的那些人,思路能不一致吗?
 
       不但过去降、现在降,未来还要降,甚至明文规定要降到多少比率,百姓民生也乐见其成,这是所在职位决定思维和行动的结果。期盼不降价那是不可能的,同“房价不能过快增长”一样,械企尽量追求“耗材不能过快降价”就行了,皆大欢喜。
 
       三、跨省联盟大爆发
 
       跨省联盟中,最大、最落地的无疑是京津冀耗材采购联盟,北京市场本来就又大、又重要,现在再加上天津、河北,这个体量实在是太大了,现在还刚刚启动,是高耗械企必争之地,目前需要做的就是尽快了解京津冀耗材招标的规则和应对策略,做好充分的准备,减少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尽量确保中标,先保市场,保销量,再谋求发展。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三明限价联盟,该联盟目前至少已经覆盖了福建、浙江、广东、内蒙古、云南、山西、甘肃、河南、青海、河北、贵州这11个省份的18个地级市、29个县,三明作为全国医改风向标,未来其联盟继续扩大的可能性是大概率事件。
 
       三明药品、耗材和检验试剂限价联盟名单,统计时间截止2017年2月15日
 
       西部联盟也是高耗企业必须重视的,不但高耗,体外诊断试剂企业也要关注。该联盟成员包括陕西、内蒙古、四川、宁夏、青海、甘肃6省区,四川、陕西也算是较大的市场,而6省加起来,容量可观。该联盟2016年刚组建,目前部分省已经开始启动集采,但还有没启动的,预计也将会在2017年启动。该联盟最大特点就是数据共享,资料共用,也包括诊断试剂的投标资料,这让企业省掉很多投标工作量,但没有联合集采,还得分省投标。
 
       而2017年最需要密切关注动向的,赛柏蓝器械认为是“东部联盟”,即华东五省一市联盟,包括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福建五省市。东部联盟只是在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见证下签署过协议,提到要在耗材集采上做到“协同”,但落地行动还没有出来,所以应当密切关注动向。一旦建立起来,这个体量无疑将是最大的。
 
       如此一来,全国将有14个省区隶属于3个大联盟,接近省份数一半。不注重联盟,市场或将大幅缩水。
 
       四、数据共享成常态
 
       不但上述提到的联盟内部需要做到数据共享,国家卫计委也在今年的工作要点中提到要完成“耗材编码”工作,这为数据共享提供了基础支持。目前,国家卫计委在药品方面已经建立起了“国家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管理信息平台”,实现所有省份中标数据的共享。耗材由于在各地名称可能不统一,造成数据共享的困难。但耗材编码完成后,全国共享就成为了必然。
 
       五、违规处罚更严厉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们曾看到了部分省招标办“鼓励”同业举报耗材投标中的不实信息,这一招非常狠但又让人无懈可击,自己不诚实,让人逮住举报,然后遭受严厉的处罚,只能自吞苦果了。各省也纷纷出台了“黑名单”制度,再加上医疗反腐,违规后的各项处罚措施更为严厉,轻则涉事品种被取消投标资格,重则企业所有产品被踢出全省市场。
 
       六、试剂省采浮水面
 
       体外诊断试剂省级集采并不多见,但去年年初,河南就曾发布通知,试剂省采。6月,四川又启动了省级的体外诊断试剂的集中采购;再往后,山西也启动试剂省采。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省份采取类似措施。
 
       七、低耗省采被重视
 
       低值耗材通常都是地级市招标,但有些地方却搞起来省级集采,比如四川、陕西。其中四川在2015年10月之前就启动了,当时赛柏蓝器械发布的一篇报道,列举了四川157个限价低值耗材,最高价格是1.6元,绝大部分是不到1元的。做完了药品、做完了高耗,也该轮到试剂和低值耗材的了。不排除有更多省份进入的可能,但2017年应当还不会成为“主流模式”。
 
       八、城市带量成风向
 
       陕西、重庆、湖北都是在省级挂网下,让地级市展开带量采购,这也就意味着企业要投稿更多的力量与各个地级市进行二次议价,确定采购量和采购价格。临睡前曾经出现过一些情况,就是采购方是“带量”来洽谈了一个很低的价格,企业想想量够大,咬咬牙也就从了。但结果呢,是以低价出货了,但量没有上来,苦不堪言。
 
       九、科室独立影响大
 
       卫计委连发4文,未来的县级医院检验、病理、医学影像、血液净化四大科室将将全部剥离,形成独立的中心,实现资源共享,而且这一动作正在加速推进,目前已经不少机构在推出连锁的医疗服务中心的项目,从赛柏蓝器械收到的反馈信息看,市场对这些新项目关注度非常高。这将带来的一个新问题是,涉及原来这些科室使用的耗材和试剂,随着科室从医院中出去,采购不复存在,招标也不复存在,全国县级市场容量不小,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影响因素。
 
       十、两票制配送洗牌
 
       近期已经有不少省份明确实行耗材两票制。最新的是2月22日辽宁发布文件,要在新一轮的耗材、体外诊断试剂招标配送中实行两票制。配送作为招标的一个环节,因结合了两票制,极有可能让大批配送商淘汰出局。
 
       比如西部省提出要求注册资金1000万元、库房面积达500-1000平方米,关键要求是耗材销售额每年要达到5000万-1亿元。还要到工商、税务、药监、检察机关盖章,还要求三家三级医院的销售合同发票、销量及书面评价,税务机关的完税证明。
 
       类似的,泰州耗材两票制对配送商也提了较为苛刻的条件,可以预计,大批械商在招标中,因结合了两票制而被淘汰出局。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新版艾滋病国家免费用药目录或月底出台

新版艾滋病国家免费用药目录或月底出台

药店药师证租赁黑色产业链 有网站牵线搭桥

药店药师证租赁黑色产业链 有网站牵线搭桥

制药巨头在中国的转型之路

制药巨头在中国的转型之路

普华永道发布《“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大健康产业投资白皮书》

普华永道发布《“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大健康产业投资白皮书》

一位卫计委主任的愤怒

一位卫计委主任的愤怒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