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医生如此宽松的政策 他们真的愿意多点执业吗?

10月起,《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广东省中医药局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这一次,政策较以往更加宽松,医生在一个执业点注册,全省都有效。而且,医疗机构还将设置“全职”和“兼职”岗位。

       10月起,《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广东省中医药局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这一次,政策较以往更加宽松,医生在一个执业点注册,全省都有效。而且,医疗机构还将设置“全职”和“兼职”岗位。


       让医生从“单位人”到“自由人”,促使优秀医疗资源下沉,推动分级诊疗,这是新的管理办法出台的重要目的。那么,医生们愿意“动”起来吗?按照省卫生计生委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全省有22.9万名医师(含助理医师),2010年起广东率先启动医生多点执业试点,至今全省办理医师多点执业手续的仅12275人次。

       “更宽松的新政给了一些鼓励,但因为要顾虑的东西实在太多,更多人会选择在’门外’观望。”在广州一家大型三甲医院,一位主任医师如是说。她道出了大多数医者的心声。

       探索:高端民营医院争抢“名医”

       不久前,广州诺亚医疗妇儿私人医生诊所正式营业,地址选在了最豪华的珠江新城中心地段。这家私人医生诊所吸引了广州30多名“明星医生”在这里多点执业。

       记者留意到,在这里出诊的医生,基本都来自省、市妇幼医院,如市妇儿中心的“明星医生”张广兰,这位多年来位居广州市妇产科红榜首位的医生,在她所在的医院看门诊时,最多一天看了160个病人。这样的工作量下,她还是一号难求。而如今,在她的第二执业点,看她的门诊诊金需付800元。和其他在这里执业的“明星医生”一样,她大多数的出诊时间在晚上7:00-9:00,以及周六全天。

       对于这样的出诊时间,诺亚医疗的董事长苏伟并不担心,“医生第二执业点的工作不能影响他们的本职工作,只能利用休息时间。”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他一直在和全城40多位副主任医师以上的医生接触,最终说服了30位左右来这里执业,“要把顶级的医生拉过来,每一个都很难。很多人都在犹豫、观望,可我们要的就是明星医生。”

       争抢名医,这是如今广州高端民营医疗机构的一场“新竞争”。在广州的多家高端医疗机构,已经有不少兼职医生,各家医疗机构根据自身的需求“争抢”资源,但不可否认的是,“医术好、水平高”的医生是“香饽饽”。

       问题:医院愿“放人”吗?

       院方:需保障医院的本职工作

       “我拿着医院的工资,享受着医院提供的各种福利,但却同时在为别的医院服务,院方能没有意见吗?”张均(化名)是符合多点执业的骨科医师,他担心,毕竟自己待遇的提高、晋升等都还要靠医院,而一旦给院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就有可能会影响到职业晋升。

       “从情感上来说,医生都会有些顾虑,作为院长来说,不一定希望自己医院的医生,特别是有名的医生再去第二执业点。”广州诺亚医疗的董事长苏伟在邀约公立医院的医生时,对此颇有体会。

       记者留意到,新的管理办法取消了医院和执业地点数量限制,技术职称方面也一直在降低,但需获得第一职业点同意的前提并没有改变。此外,尽管医生岗位有了“全职”和“兼职”之分,但医疗机构在医疗服务上的主导地位,医生的受雇者角色,让多点执业真正“遍地开花”仍有一些难度。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副主任龚四堂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医生们现在的工资待遇相比之下还是有差距,如果多点执业能够让他们的待遇得到相应的补偿,是对医生价值的认同。“医院并不会禁止医生多点执业,但医生们要很好地完成本职工作,如果在此之外还有精力,那可以去。”他补充指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崇雨田则表示,在医院的党政联席会议上,已经达成“支持医生出去多点执业”共识,不设卡。但他同时也表示,为了保障医院正常的医疗运行,医生要出去还得通过医院的考核,至于怎么考,还需要更多的实施细则。

       看病真的方便吗?

       患者:会不会变成高价看病呢?

       另一方面,患者也有担忧。据观察发现,目前登记多点执业的医生,更偏向于去的是待遇高、工作相对轻松的民营机构,除了去医院对口帮扶的基层医院,真正愿意下沉到社区医院、基层医院的医生并不多。对此,有患者提出了担心:“平时在三甲医院,最多300块的特诊可以看到大专家,如果越来越多的医生出去多点执业后,会不会出现在大医院根本就看不到病,而需要去到医生的第二执业点,我得出800-1000元的就诊费,会不会变成高价看病呢?”

       事实上,这样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今年3月,中山三院·爱博恩国际妇产中心开诊,成为华南首家“民办公助”医疗模式的专业妇产医院,这里以中山三院产科的核心医疗团队为“卖点”,成为了广州高端、精英专科医疗机构的典型代表。这种民办公助的形式,会否将原本紧缺的公立医疗资源分流?会否出现在三院一号难求的教授,只要患者出得起就诊费就可以在爱博恩找教授看诊呢?

       对此,崇雨田并不认同。他表示,爱博恩针对的是高端客户,并不是针对所有的患者群体。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中山三院的床位使用率和分娩率大大增加,跟爱博恩开业并没有直接关系。

       对于医生们更偏爱去民营机构多点执业的现状,大多数医院管理者都道出了个中缘由:目前医生到基层公立医院执业,收入结算和诊金定价等领域还需要突破,比如目前一个专家在省里的医院出诊的专家号是50元,去基层医院却只能收4元。“基层的价格提高了,吸引的条件好了,医生自然也愿意下去了。”一位大型三甲医院的副院长表示。

       与此同时,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省医改办主任黄飞也透露,今年12月底,广东将启动的全省综合医改中,里面就将涉及人事制度改革,将实行编制备案管理职位,促使医生自然流动,通过对口帮扶、县镇一体化、医疗队下基层等方式,鼓励医生开展多点执业,解决基层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他还透露,下一步,广东还将出台护士多点执业管理办法,目前正在征求意见,拟有效满足医养结合、家居或社区护理的需求。

       公立医院医师集体“反向注册”

       和这种私人诊所一个一个“磨”来医生的方式不同,作为广东首家“民办公营”模式的暨南大学附属穗华口腔医院,却是采取全公立医院医师到民营医院注册的“反向注册多点执业”模式,也就是说,原本注册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专家教授,执业变更注册到了暨南大学附属穗华口腔医院,与原来医院的关系却变成了“多点执业”。

       穗华口腔医院院长赖仁发,同时也是暨南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口腔科的主任医师,他表示,平时在医院看病时总是忙得根本没有精力和时间与患者进行交流,到民营医院执业,采取的全是预约制就诊,和每个患者交流的时间可以超过半小时,充分的沟通会让双方建立起信任关系。

       年轻的医生赵清桐现在渐渐喜欢上了到民营医院执业,以前在口腔科里,2天门诊、2天病房,忙得不可开交,由于资历尚浅,晋升还需一定的年限。到民营医院后,同样每周开两天门诊,病人也不少,但有更多的时间积累,而且收入也较此前增加不少。谈及这样的多点执业方式,他表示认同,“科室集体出来多点执业,会更放心。”

       据介绍,暨大医学院附一院口腔科40多名医生中,已经有20多位医生签了穗华口腔。

       从私人工作室到医生集团的转变

       除了去其他医疗机构,还有医生选择了自己干。去年5月,珠江新城出现了广州首批“私人医生工作室”,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胃肠外科主任林锋的“林锋胃肠肿瘤医生工作室”及中山六院谢汝石副教授开办的“谢汝石医生工作室”就在其列。在这里,采取的是全预约就诊,并打通去往公立医院的通道。林锋会根据预约就诊的患者信息,保证至少半小时的咨询服务,一旦需要手术,便将病人引流至他的第一执业点中山六院。
       
       今年3月,深圳市卫计委向两名医生发出了邀请,希望“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在深圳成立公司总部以及建立名医诊疗中心。于是,国内第一张带有“医生集团”字号的工商执照——“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正式批准注册。这也意味着,医生集团作为一个新的行业诞生,医生可以在合法的商业组织中从事自己的医疗活动,医生集团内的医生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始新的执业模式。据介绍,目前医生集团已经和近300名医疗专家领衔的覆盖20多个临床学科的医生工作室完成签约,其中副主任医师占了近九成。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