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婷之痛:被中医药撕裂的中国医疗体系

中国年仅26岁的青年演员徐婷因为淋巴瘤,生命戛然而止,让人唏嘘。而真正引发网上讨论甚至互相攻讦的,是她得病后的选择:放弃化疗,进行中医治疗。

       中国年仅26岁的青年演员徐婷因为淋巴瘤,生命戛然而止,让人唏嘘。而真正引发网上讨论甚至互相攻讦的,是她得病后的选择:放弃化疗,进行中医治疗。


       中医和中药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最火爆的引战话题之一。在每天翻来覆去的口水仗中,支持者和反对者已经各成阵营,很难再用讲道理的办法改变对方。这不仅仅是理念上的争论,每个想法和观念背后都有着庞大的医疗需求,中国医疗体系正是建立在这些医疗需求之上。

       我无意讨论对中医药的判断,而是想站在整个行业的角度描述当前危险的现状。无论你是中医药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应该明白两者并不存在调和共存或中西医结合的可能,当前中国医疗体系已经被中医药撕裂为两套矛盾却并行不悖的标准。

       不管是提供医疗服务的医生,还是做药品或诊所生意的企业,都会在同一个医疗体系之内同时面对两套标准。即便只站在医生职业规划和企业做生意的角度,也该关注这种撕裂带来的影响。

       《中医药法》草案

       对于中医药的支持者来说,近来最大的好消息是中医药很快就能以立法形式确定下来了。2016年8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对《中医药法》草案进行第二次审议。如果没有什么大的意外,这个法规中的内容很快就会生效,其中包括简化中医药审批流程,对符合条件的古代经典名方可以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中医的“师承”也得到明确,非医学院毕业生也可以通过师承获得中医执业资格。

       《中医药法》让中医和中药获得了现有体系的豁免权。这实际上也是中医药支持者一贯追求的目标,原因是中医和中药需要有符合自身特点的标准,不能照搬西医那一套。我国审批新药上市的CFDA基本复制美国FDA的体系,主要标准就是临床试验,这样的标准今后不会再束缚中药发展。医生的培养同样如此,师承学习可以没有医学院学历,大批有中医经验但没有行医资格的人今后可以取得合法中医执业资格。

       以上《中医药法》的内容会让中医药的反对者感觉不愉快,下面关于执业医师资格的内容则会让中医药的支持者感觉不愉快。

       执业医师制度

       对于中医药的反对者来说,近来最大的好消息是执业医师制度已经在事实上把学习中医的医学生踢出了医院。

       执业医师制度简单说就是合法行医与非法行医的标准,有执业医师证才能在规定范围能行医,没有证或超出规定范围就是非法行医。执业医师考试分四类:临床、中医、口腔、公共卫生。其中口腔和公共卫生的范围很小也很明确,关键是剩下的临床和中医。

       临床类的职业医生已经开始严格执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个规培虽然把这两年的医学毕业生折腾的死去活来,但同时建立了无法逾越的职业壁垒。简单说,如果你没有完整的医学院临床学历和规培经历,能力再强也无法成为合法的临床类医生,这个壁垒对中医以及中医大类下的中西医结合专业同样有效。

       在这个壁垒完全建立之前,还有很多中医出身的医生获得临床类执业资格,现在这种可能性几乎被彻底掐断。医学生一旦学的是中医大类,就不能考临床专业研究生,也不能获得临床类执业资格。那些持有中医执业资格的医生,在现有的医院体系内极难找到工作。

       内科外科这类临床科室不允许中医执业,医院的中医科又提供不了多少岗位,结果是学中医的医学生就业极其困难。从医院体系来看,监管层对中医的态度与《中医药法》恰恰相反。虽然现在西医也要靠开中药生存,但三甲医院已经没给中医留下多少空间,中医院同样在全面西化。

       总而言之,我国医疗体系处于一种监管失效状态,本该只且只有一个的标准被撕裂为两套矛盾却并行不悖的标准。

       这样的撕裂对行业内的人和企业都有影响。对想走医生这条路的人来说,如果高考选了中医类,之后真正当医生的概率会非常低;可就算学了临床当了医生,依然需要在治疗中大量使用中成药。

       试图在医疗行业有所作为的企业同样糟糕

       由于标准是分裂的,企业没有办法通过执行一个标准来建立自身信用,只能依靠公立三甲体系带来的附加信用。

       例如现在移动医疗行业的创业公司,也需要宣传自己的医生全部来自三甲医院。最能适应这样分裂局面的,恰恰是人人都不喜欢的莆田系。这群聪明的先行者一方面擅长借助公立三甲体系的附加信用,另一方面又可以用各种办法压低成本并提高营收,莆田系在民营医院市场胜出是非常合理的竞争结果。

       进入医疗市场的互联网资本同样让人失望,大部分创业者只考虑去适应这种分裂现状,例如同时提供多种服务把中医和西医的选择权交给用户。这种看似客观的中立在医疗行业是不负责任的,试图在割裂的双重标准中发展壮大,最终结果只能是稍好或稍坏的莆田系。

       不管是选择中医还是西医,希望能够更多公司和创业者能够坚持通过单一标准建立自身信用,让公立之外的力量黏合这个被撕裂的中国医疗体系。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