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界人士给分级诊疗的十大谏言 你赞同谁?

关于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医界人士推心置腹的十大谏言!

       段涛:慎谈初诊在社区!

       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在不同的会议场合,我曾经说过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能初诊放在三级医院,复诊放在社区。有人听了便叽叽歪歪地说我是三级医院院长为了维护自己医院的利益想搞垄断,外行说这种话也就算了,如果连专家们也这么认为,管理部门也这么认为,那麻烦可就大了。

       当社区的医生水平能够普遍得到提升,达到健康守门人的标准时,完全可以去执行分级诊疗,初诊全部在社区。但是鉴于目前的实际情况,我的建议是,可以大力推广分级诊疗,但是要“慎谈初诊在社区”,不要搞一刀切。复诊有很多,初诊只有一次,就像你的“初夜”一样,很珍贵的,不能随便找个人就给了,还是去找个靠谱的吧。

       黄洁夫:“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这句话是错的!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这句话本身就是错误的。谁会说自己的病是小病?谁得了病都担心是大病,担心会被误诊,都要去找好医生,要找可靠的医生。“小病进社区’”那就说明我们的基层医生都是小医生,在大医院工作的都是大医生。社区一样有高水平的医生,大医院也一样有水平差的医生,但是这个导向就把所有的医生都吸引去了大医院,其实我们社区医院看的慢性病,也是大病。这个口号会造成医生不愿意在社区医院工作,病人也开始不相信社区医生。

       所以,我们医改的一些口号和政策,都是不接地气的。不能说基层医院就得看小病,大医院才能看大病。关键是要建立完善的“分级诊疗”全科医生体系。

       张强:放开医生办诊所是分级诊疗最重要的前提之一

       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知名血管外科专家张强:推进分级诊疗最重要的前提之一就是放开诊所设置。诊所是最小的医疗载体,做为医生,行医都希望有自己的诊所,放开诊所设置限制,大量的优秀的医生有积极性将诊所开到基层的地方,比如小区门口,这样医疗资源能下沉,需要手术才转入医院。诊所是一个最重要的职业平台,如果这个不放开,分级诊疗是一句空话。

       杨震:分级诊疗不能分阶级!

       上海中山医院院办杨震:分级诊疗的设计,就是想让民众们到基层医疗机构去看病。那么,怎么才能让民众去基层医疗机构呢?当然是首先要把基层医疗机构建设好,让民众信任基层医疗机构。那么,怎样才能把基层医疗机构建设好呢?那肯定首先是领导重视呀!有大人物去社区医院看病,那里的条件才会真正好起来。

       钟南山:医生收入差距是分级诊疗的障碍!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我国医生收入总体水平不高,与国际相比,未能体现医学技术对社会产生的价值。与国内各行业比较,我国医务人员工资高于全社会平均工资,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但大幅度低于金融等行业。而且,我国医务人员收入受医院等级和地区经济状况影响较大,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医务人员收入约为西部欠发达地区的2倍。这样的收入差别无疑会对分级诊疗在基层的实际落地造成障碍,同时也会直接助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现状。

       徐毓才:分级诊疗就是一个伪命题!

       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徐毓才:我国现在的医疗体系本来就已经是分级的,医院分三级、二级、一级,收费也自然分成了三等,医疗保险报销也是一样,越到基层报销比例越高,在医院评审中也制定了等级标准,医疗资源等配置都有与医疗机构等级相匹配的标准,如果每一级医疗机构都能够完成自己的功能任务,似乎诊疗就自然会分级,然而为什么医务人员、患者总是不按照政府的安排流动呢?

       朱恒鹏:目前格局不可能建成真正意义上的医联体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公有制占主体的前提下,行政分级管理和财政分灶吃饭的格局难以突破,不可能建成真正意义上的医疗联合体。“分级管理、分灶吃饭”是公立主导体制下维持基本的激励和效率的必然选择。从建国至今,中国体制改革的大趋势是分权,县区公立医院和社区医疗机构由县区政府管理和财政补贴,不可能将其人财物交给三甲医院来管理和调配。

       廖新波:缺的就是吸引医生下基层的机制

       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分级诊疗是一个好东西,一直以来都在推行着,但是为什么在中国就实行不起来,甚至导致居民、医生如此多的微词与抵抗呢?关键就是政府的引导与市场的推动没有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甚至两者是对抗的。实施分级诊疗缺的就是吸引医生下基层的机制,以及基层医疗能为民众解决什么?可又多了些什么阻碍呢?不开放的传统思维和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击。

       庄一强:医院自负盈亏,出现赢者通吃的零和效应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医院自负盈亏,政府给医院的拨款平均不足10%。医院之间为了生存,存在争夺病人现象。大医院因为有技术优势,普通门急诊量大增,轻重病人通杀,双向转诊形同虚设。大小医院之间的竞争结果,出现赢者通吃的零和效应。有一位三级医院的院长笑言,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医改,我们终于把一级和二级医院消灭得差不多了。

       蔡江南:不放开医生自由执业,就是隔靴搔痒

       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我觉得最核心的是医生就业的体制,以及医生的自由执业。医生只有作为自由人,只有他们可以自由地流动,自由的和医院签约,他们的劳动价格才能成为市场的价格,他们的合理补偿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实现。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有人愿意留下来做医生,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分级诊疗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是隔靴搔痒。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