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资本竞逐万亿大健康产业 警惕资本逐利冲动

当前,健康服务业发展仍处于探索和改革的关键期,亟待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同时须加强制度保障和政府监管,警惕商业资本借布局健康产业开发地产、金融等项目,防范资本损公肥私。

       近期在河北、天津、江苏、陕西、海南等地调研了解到,健康服务业不同于以治疗为主的传统医疗产业,更为注重预防前置、医养结合,覆盖全生命周期,大大延伸了产业链,进一步释放了消费需求。大量社会组织和民营资本开始竞相追逐数万亿元大健康产业蛋糕,有望汇聚形成产业发展新动能。

 
       业内人士指出,大健康产业是提高全民健康福祉的重要保障,也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社会效益应优先于经济效益。当前,健康服务业发展仍处于探索和改革的关键期,亟待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同时须加强制度保障和政府监管,警惕商业资本借布局健康产业开发地产、金融等项目,防范资本损公肥私。
 
       多路资本竞相追逐大健康产业蛋糕
 
       受访的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将建设“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在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下,与“大健康”相关的产业有望步入蓬勃发展期,并将逐渐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有研究报告显示,“大健康”产业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新兴产业之一。统计数据表明,美国的健康产业占GDP比重超过15%,而我国的健康产业仅占GDP总量的4%至5%,仍处于起步阶段,一些细分领域还是一片蓝海,产业发展前景可期。
 
       有机构预计,到2020年,我国大健康产业总规模将超过8万亿元。近年来,随着卫生行业准入制度出台,医疗行业门槛逐渐降低,在一系列扶持政策的刺激下,民营医院、民办养老机构和民办康复机构等投资热潮涌动,社会资本竞相进入大健康产业掘金。除数百家药企外,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苹果等巨头也纷纷抓住这一时机,“跨界”抢滩布局。
 
       随着资本涌入、技术进步和消费升级,大健康领域一些细分行业正焕发新春。中投顾问认为,从产业发展趋势看,支撑大健康产业快速发展的引擎有三个:第一,人口老龄化加剧与环境污染提高了居民的医疗保健潜在需求;第二,居民健康意识提升扩大了全社会医疗保健支出;第三,政策携手资本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推动大健康产业持续发展。
 
       记者采访了解到,位于江苏南景的金陵饭店自2010年起开始押注“旅游+养老”产业,该公司在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投资逾10亿元开发建设了“金陵天泉湖旅游生态园”,打造生态旅游度假区和养生养老示范区。该公司开发的一期养生养老公寓于2015年6月开盘,以养老公寓为切入口,进入养老养生、康复理疗、度假休闲、医疗保健等领域。
        
       医养服务机构泰康之家·申园养老社区于今年7月在上海正式开业,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的又一大型综合医养社区落户长三角地区。随着中国社会老龄化加剧,养老成为社会热门话题,医养结合的养老模式越来越受到市场认可。近几年,险企泰康人寿也将巨额资金投向医院和养老服务,想在医养行业分一杯羹。
 
       去年,泰康人寿耗资50亿元收购南京仙林鼓楼医院80%股权。今年4月,南京大学、泰康人寿、南京市仙林鼓楼医院举行签约仪式,仙林鼓楼医院正式挂牌南大医学院附属医院,该院院长丁义涛宣布以百万年薪面向全球招聘高端医学人才。据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介绍,泰康将深耕长三角地区,计划在江苏“保险+大健康”产业投资百亿元,并积极发展商业医疗保险、参与社会基础医疗保险管理,探索医养与保险融合发展。
 
       无锡郎高护理院于2009年7月成立,是江苏省第一家从体制内走向体制外的护理机构,目前已有上市融资扩大经营的打算。该院董事长涂家钦说,引入社会资本是重大机遇,可以实现集中量化采购,从而降低运营成本和财务成本,而且后续发展资金也有了保障,品牌公信力将进一步提升。天津鹤童公益养老集团是国内首家民办非营利养老公益组织,该集团董事长方嘉珂向记者透露,有企业家开价5亿元劝其上市进入资本市场,但被他拒绝。
 
       警惕资本逐利冲动防范资本扰乱市场
 
       投资主体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给大健康产业发展带来福音,也带来不少困扰。资本的力量是巨大的,当它发挥积极作用的时候,其促进健康产业发展成效显着;而当它发挥消极作用的时候,其侵害患者利益的程度同样惊人。业内人士认为,当前我国健康服务业仍处于探索阶段,“政府”和“市场”的边界仍未彻底厘清,商业资本借布局健康产业开发地产、金融等项目并不鲜见。当饥饿的资本直面分散而弱势的患者,其逐利冲动尤需警惕。
 
       首先,警惕民营资本为短期暴利将治病救人做成“买卖”。无锡明慈心血管病医院是一家新建的民营医院,采用德国医院的“治疗路径控制”模式。该院执行院长杨光说,在医疗收费方面,德国医院按病种固定收费,非常精细、规范。我国医院普遍还是用多少资源收多少费用,一些医生、护士为“创收”,采取“过度医疗”“小病大治”的方式不当谋利。
 
       以“经济指标”为核心,把职工收入与病人收费挂钩,把病人当“商品”,以“莆田系”为首的民营医院尤甚。江苏省泗洪县中医院此前已改制为民营医院,近日,该院原骨科主任范维亮网络实名举报泗洪县中医院麻醉科工作人员实施多重麻醉致患者死亡,并非法回收麻醉剂重复使用以赚取提成,引发广泛关注。
 
       其次,警惕民营资本借布局大健康产业开发地产、金融等项目,玩起“白手套”。方嘉珂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养老地产项目表面上做养老产业,实际上却低价占着土地,有的甚至以5万元一亩的价格拿地,行开发房地产之实,变相“绑架”了地方政府。方嘉珂说,养老机构上市在国内比较少见,目前看更像是一场“金融游戏”。
 
       第三,警惕披着慈善外衣的投机客。记者调查了解到,现在国内不少涉足大健康领域的民间非营利机构,非法做两本账,左手用非登记的方式“骗取”政府补助,右手用公司注册的方式进行商业化运作谋利,有的还密集建造养老床位、护理床位“骗补”,参与其中的不少还是名校大学生。
 
       此外,谨防资本“嫌贫爱富”让“贫困的刚需族”心寒。涂家钦告诉记者,照顾失能老人以及临终关怀,是最为紧迫的“刚需”,也是政府的责任、子女的义务。但一些养老、护理机构的床位被“有关系、有门路、有背景”的人挤占,真正有迫切需求的失能老人、临终老人却一床难求。
 
       强化制度建设多措并举规范市场
 
       业内人士认为,重心下移、资源下沉、基本服务均等化,是大健康行业发展大势所趋。社会资本进入健康服务业,要在热潮中保持冷静,不应盲目扩张,更不可损公肥私。政府应在源头上对进入大健康领域的民营资本进行有效监管,强化制度保障,多措并举规范市场有序发展,让老百姓真正得到实惠。
 
       其一,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镇江市卫计委主任林枫表示,大健康产业要良性发展,必须划清政府的责任和市场的方式。林枫建议,基本医疗部分由政府来兜底,补充医疗交给市场,并建立健全商业医疗保险机制。“基本医疗财务负担应该交给政府,而过高的财务负担,也即财务风险,应交给保险。政府有责任帮助建立医疗保险体系,然后交给市场去运作。基本养老也应收缩到一定范围内,个性化养老需求交给市场。”
 
       其二,建立健全医疗纠纷处理机制,去除健康产业发展“绊脚石”。业内人士认为,医疗纠纷的处理应该形成有效的缓冲区,完善医疗纠纷处理流程。此外,执法机构应加强执法力度,不良风气破坏全社会医疗环境,也阻碍行业发展,最终伤害的还是患者。杨光说,老百姓的观念在逐渐转变,医疗商业保险发展空间极为广阔,对解决医疗纠纷大有裨益。
 
       林枫说,目前医患矛盾愈演愈烈,国家在大力推广医疗责任险和医疗责任赔偿制度,但须界定清楚界限。林枫认为,医疗责任为“人祸”,必须追究责任。若不是医疗责任而是医疗意外,则属于“天灾”,应建立医疗意外险,可采取调整价格机制的举措,医院诊疗费可包含医疗意外险。此外,还须建立“无过错医疗损害赔偿制度”,这属于医疗慈善范畴。
 
       其三,完善诚信体系,扫清健康产业发展“拦路虎”。我国大健康产业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猛,市场潜力巨大,目前阻碍这一朝阳产业健康发展的一大障碍是诚信问题。杨光说,早期一些民营医院欺骗患者,积累了很差的“口碑”,所以现在很多老百姓不信任民营医院。方嘉珂说,不少健康企业打着免费体验、听讲座的幌子,实则兜售理财产品,忽悠老年人,甚至发展为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庞氏骗局,危害极大,必须予以严厉打击。
 
       此外,专家呼吁,对大健康领域的财政补贴应由“补砖头”、“补床头”,尽快发展到“定向补人头”,从源头上遏制“骗补”。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