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民营医院遇尴尬:骨干靠返聘 有的80岁还出诊

被视为深化医改“活水”的民营医院管理者们,究竟遭遇哪些尴尬与迷茫?在全国医疗的这盘棋中,他们应如何自处?

       很少有一个群体,像他们那样令人爱恨交加:恨其“谋财害命”,爱其“优质服务”;很少有一个群体,像他们那样难言苦衷:经营税负高,生存压力大,被主管部门和社会舆论“另眼看待”,感慨“一步不宽容,步步不宽容”。


       他们,就是民营医院的经营者们。在中国生存30余年的民营医院群体,有的在逐利中沉沦,肆意挥霍着不多的诚信,有的将自己摊在阳光下,吐诉衷肠思索定位。被视为深化医改“活水”的他们,究竟遭遇哪些尴尬与迷茫?在全国医疗的这盘棋中,他们应如何自处?

       近年来,卫计委将加快发展社会办医作为深化卫生体制改革的工作重点之一,全国多省市推出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措施,并将社会资本办医的目标写入医改计划。在改革浪潮的催动下,一些民营投资人和公立医院业务骨干率先吃了螃蟹,成立颇具规模的大型民营医院。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与民营小诊所、门诊部相比,他们“船大难掉头”;与公立医院相比,大型民营医院建院投入多,相对税负高却补贴少、补偿资金到位迟,导致亏损成为经营常态,医院发展后继乏力。

       以沈阳维康医院为例,该院拥有开放床位1200张,设置科系40余个,建院投资达6亿元,是东北地区最大的综合性民营医院。该院自2009年建院以来持续亏损,2014年底开设沈阳维康医院沈北分院后,医院每月亏损达100万元以上。医院总经理刘忠臣透露,从2012年到2015年期间,医院始终未得到医保补偿,而2013年以来每月从医院扣掉10%的保证金也没有返还。“医保款经常一压2个月,医院还得保证一个月的库存供周转,资金紧缺得要命。”

       刘忠臣介绍,沈北新区蒲河地区居民少,没有大型医院,一旦居民急症受伤难以及时救治,维康医药集团因此投资1亿元办维康医院沈北分院。“一期工程我们设了500张床位,结果连100名住院患者都不到,开院半年已经赔了近700万元,二期工程根本不敢开工。”刘忠臣担忧地说。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曾表示,目前医疗服务补偿不足,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所得补偿不足以抵消医疗服务成本。公立医院通过政府财政补贴得以解决,而非政府机构举办医疗机构就要自己额外掏钱补贴。“公立医院因享有优惠,五险一金只占人员费用的不足20%,三险一金只需缴纳其中一个小险种。民营医院的五险一金占人员费用的40%至50%,且三险一金需全部缴纳。税负过重使医院运行压力很大。”

      与无需交税、拥有科研基金和人才引进优待的公立医院相比,民营医院没有政府补贴和额外支持,运营成本大得多。刘忠臣表示,维康医院从建院至今从未被纳入省、市、区任何一级的区域卫生规划,也未得到任何财政补贴,“干着公立大医院的活,交着民营诊所的税。”

       此外,民营医院增设、扩建分院也常遇阻,与当地政府“拉锯战”的情况颇为多见。有民营医院经营者表示,地方医疗机构常因“地方保护主义”拒绝民营资本进入,保护公立医院和国有企业医院,导致当地医疗资源无法形成竞争,百姓看病难问题难以缓解。

       辽宁一家大型专科民营医院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医院申请在辽宁某地级市设立分院,省里已经批准了方案,结果市卫生机构打报告称“不缺眼科医疗机构”,不给审批。“实际上当地除了一个眼科专科医院,只有一家企业附属医院能做白内障手术,医疗资源并不富余。前一阵子我们去当地下面一个县医院搞活动,3天内就筛查了900多名患者,其中100多例白内障需要手术。”

       人才:骨干靠返聘,壮年常流失,毕业生招不来

       今年46岁的李辉终于发现,自己辞掉公立大医院妇产科主任职位,跑到民营医院当院长,真的是“太有勇气”。

       李辉曾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第四产科病房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一年前辞职去沈阳民营安联医院当院长时,李辉并没有体会到“勇气”指的是什么,而在市场上经历一年的摸爬滚打后,她终于体会到:想在民营医院做好医疗,远比在公立医院更难。

       跳槽到安联医院后,李辉的教授资格被相应剥夺,更令其无奈的是,医院不能承载应届医学毕业生规范化培训。“2016年有26个研究生给安联医院投简历,我们很欣喜,却没办法招聘。如果招来就需要把他们送到公立医院培训3年,安联医院白白付3年工资。从成本角度来说,我们不愿意白花3年钱,还承担3年后人才流失的危险。”

       同样感到“勇气”与“无奈”并存的,还有刘忠臣。随着公立医院近年来的扩建,大型民营医院的医务人员纷纷跳槽:沈阳维康医院医生、护士的流失率达到40%至50%,绝大多数是30岁至45岁年富力强的医务人员,医院只得匆忙间招聘年轻毕业生突击培训。

       “公立医院拥有各种资源,民营医院没法比。”刘忠臣告诉半月谈记者,很多医务人员宁愿托关系花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去大型公立医院工作。“我们非常希望全面开放多点执业,缓解民营医院人才不足、后继乏力的困境。现在我们医院的专家、学科带头人,几乎80%都是从各大公立医院退休返聘的,以55岁至60岁为主,最老的已经80岁还在出诊。”

       现有人才大量流失的同时,相对高水平的新鲜血液却难以补充。以南开大学医学院为例,近3年来本硕博毕业生有400多人,选择去民营医院的只有两人。南开大学医学院就业中心教师王真表示,目前大型公立医院医疗条件完备、技术先进,有更加成熟、专业的培养体系。民营医院虽然待遇高,但学习机会少,也很少成为医学院的实习定点,导致学生了解不多。

       陈仲强认为,民营医院在社会地位、学术团体及行业重大项目建设等方面处于边缘化,医务人员职称晋升相对难,导致高端医疗人才不愿加盟。

       身份:多头管理,屡遭歧视

       不久前,李辉遭遇一起督查:一位怀有致死性畸形胎儿的孕妇,因公立医院排队过多无法如期手术向李辉寻求帮助。李辉帮助联系公立医院专家会诊后,在安联医院予以引产,而后被举报超资质行医。“当时督查的人来的时候,就认定我是一定有问题,因为‘民营医院不可能没问题’。同样的案例,如果我在盛京医院,有关部门会觉得‘这是个好医生’。他们一直戴着有色眼镜来看民营医院。”

       沈阳市人大代表、何氏眼科集团党委副书记韩春荣感慨,很多政策听起来很美,实行起来却屡屡撞上“玻璃门”。例如,辽宁在下发异地新农合医保转诊报销的定点医院名单时,几家民营医院在名单中,但个别县市却人为把民营医院从名单中剔除,影响了民营医院的外地患者量。

       一位医疗管理部门负责人说,表面上看各级政府都支持多元化办医,实际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执行的文件都是10年前、5年前的。“文件执行都跟不上医改的步伐。”

       除了政策“难落地”,民营医院还比公立医院多了一个“婆婆”。据了解,目前民营医院大多不归省卫计委或市卫生局管辖,而由市级、区级的卫生工作者协会代管。卫生工作者协会系社团组织,主要负责业务指导、行业规范等日常事务性工作,各民营医院都是会员单位。但协会并不具备执法权力和监管权,对医疗违法行为没有处置权。

       多位民营机构负责人透露,卫生工作者协会凭空多了一道收费关卡和报批件程序,却无实质性指导监督作用,不仅鲜有查处行业内“坑蒙拐骗”,就连传达文件也常有延迟,被业内人士质疑其存在价值。

       一位民营医院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每个月每家民营医院需向协会缴纳会费约4000元,一年4.8万元,“也没公示过会费的用途,不知道钱花哪了”。但行业协会掌管民营医院和职工考证、晋级、评优、评级等“生杀大权”,交会费不敢不主动。“人家卡着你的命脉,还敢不交钱对着干?”

       相比无处不在的“玻璃门”,让李辉等民营医院经营者更为尴尬的,是自身定位。“民营医院在很多情况下不受百姓和政府信任,就是因为过度受资本驱动,一切向钱看,导致欺诈医疗行为多发。实际上,除了那些坑蒙拐骗的某某系,仍有很多是从体制内跳出来,希望给老百姓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医生,后者却要为诚信体系的建立付出巨大成本。”

       布局:要当深化医改的推动者

       国家卫计委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9月底与上年同期相比,全国公立医院减少37个,民营医院增加1637个,社会资本办医已成为明显趋势。更有研究预测,未来几年内中国非公立医疗服务机构占比预计将达到25%至30%。

       民营医院究竟应该是基层医疗的“一块砖”,还是尖端医疗的“一把刀”?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李辉等经营者。“有些人认为民营医院只是小打小闹,看看常见病多发病就好了,无法承担高精尖医疗项目。实际上这是偏见,民营医院也可以通过优质医疗服务,尤其是高端医疗服务成为各个领域尖端医疗的‘一把刀’。”李辉说。

       对于中国医改这盘大棋,近年来民营医院以其灵活性和广阔的市场前景,被视为深化医改的“活水”。对于民营医院群体,当下是最好的发展时代,也迎来了最大的考验。如何加强扶持与严格监管,让政策真正落地,提升民营医院公信力,成为各方面亟待重视的课题。

       ——降低税负,纳入区域卫生规划。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赵鹏建议,简化民营医院审批流程,适度调整降低民营医院税负,按时发放医保补偿金和保证金,在人才培养、重大项目研究上予以公益性服务补偿,并把适合地区医疗发展需求的民营医院纳入区域卫生规划。

       ——实施分类管理,差别化评审。目前,大多数民营医院存在规模偏小、能力偏弱问题。比如沈阳全市数千家民营医疗机构中,只有37家属于三级和二级医疗机构,其余均为一级医疗机构、门诊部和诊所。随着社会资本办医门槛逐步放开,民营医院发展呈“只管准入、不管规划”状态,大型与小型、综合与专科、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医院被“一揽子”管理,不利其发展。专家建议,应实施分类差别管理,尽快制定民营医院分类管理评审体系。

       ——加快推进多点执业,创造人才晋升空间。陈仲强建议,在技术准入、学术团体、重大项目论证、重大研究以及奖励等方面,给非营利性民营医院以支持或预留空间。李辉建议,在各地医疗集团的规划过程中,将部分民营医院划为公立大医院集团的民营子医院,成为医联体的一部分,不仅可以分学科实现定点分级诊疗,还可以打通民营医院青年医生的培训和晋升通道,解决民营医院人才培养难的问题。

       ——加强行业监管,建立“黑名单”机制。资本的逐利性导致部分民营医院虚假宣传、虚假诊断频发,“劣币驱逐良币”致整体信誉受损。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建议,加快建立“黑名单”制度和退出机制,加强监管,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提升民营医院整体形象和信誉度。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