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让诊所成为新晋“网红”?

从商业化辅助工具,到重要流量入口,直到现在被视作承载移动医疗的基础场景,在互联网医疗的风口上,曾经在医疗服务中被忽略的诊所,一步一步实现逆袭,最终成为资本和创业者眼中的“网红”。

  很多人都在热烈地开诊所,或者热烈地讨论开诊所。

       曾经在医疗服务体系当中最不惹人关注的环节,如今却一跃登上了风口浪尖,诊所为什么忽然成了“宠儿”?


       互联网医疗在诊所的蹿红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早期在线上商业变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诊所被看成互联网医疗实现商业变现的路径。后来当用户获取变得非常困难和昂贵之后,贴近基层的诊所被寄希望成为流量的入口。再后来,诊所、社区卫生中心等基层医疗机构成为移动医疗发挥作用的真正场景。可以明显感到,从商业化辅助工具,到重要流量入口,直到现在被视作承载移动医疗的基础场景,在互联网医疗的风口上,曾经在医疗服务中被忽略的诊所,一步一步实现逆袭,最终成为资本和创业者眼中的“网红”。

       互联网诊所开始“落地”

       实际上,诊所早已不仅是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的布局重点,众多离开公立医院去自由执业的医生选择了开办个人诊所,大量上市公司纷纷加快诊所的布局,外资诊所也在积极开拓中国市场。如果是这样,诊所其实不仅是医疗创业公司的“风口”,而是已经成为影响整个医疗格局的关键环节。多年的口号“强基层”,能在诊所走红之后实现么?

       眼下的实际情况还是显得有些尴尬。按照国家卫计委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4月,全国诊所的数量近20万家,这意味着至少还有10万家的缺口。尽管围绕诊所建设的讨论声势浩大,但真正付诸实践的诊所要么刚刚起步,要么计划尚未“落地”。而且,掣肘诊所发展的人才、患者、保险等瓶颈一直都存在。尤其是诊所只能应对普通病、常见病、慢性病,对医疗体系的改变并不是根本性的。

       中国目前有大致10万家诊所的缺口,未来的方向就有两个:一个是整合、改造、提高存量诊所,提高它们的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另一个就是兴建新的诊所,增加基层医疗服务供给。开办线下诊所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大多数起步不久的创业公司难以负担。只有资金比较雄厚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才有实力进入线下诊所。

       互联网医疗公司在诊所的布局上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性。比如,春雨医生采取与医疗机构合作的模式,就是传说中的“轻模式”;平安万家除了自建的旗舰诊所外,以加盟的方式为主;丁香园、微医、杏仁医生、强森医疗、妈咪知道都是采用自建、自营诊所的方式。另外还有一些互联网医疗公司已经有了线下诊所,之后积极应用互联网的方式运营,这在中医诊所里比较常见。比如,中医诊所固生堂积极运用App开展业务,支持轻问诊、挂号、诊后管理、诊后买药、随访等。在互联网医疗企业兴办诊所之前,中国的医疗市场也逐渐向外资开放,越来越多的外资医疗机构进入中国,社会办医也已经催生了一批新型诊所,比如和睦家、美中宜和、卓正等都在这个阶段开始兴建线下诊所。

       政策助力 诊所扩充

       在医疗这样的管制较严的领域,任何一个方面的突破都少不了政策上的改革。有观点认为,诊所的爆发得益于国家力推分级诊疗,但这其实将问题简单化了。新医改从最初启动时一直坚持鼓励社会办医,早期的社会办医大都讨论的是社会力量如何开办医院,包括专科医院、综合医院等。但社会办医一直面临“弹簧门”、高风险等问题,发展不起来。况且,大多数办起来的民营医院定位中高端市场,属于“锦上添花”性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医疗市场的竞争程度,但对于解决医疗资源的配置、建立合理就医秩序方面的作用十分有限。这时,国家的社会办医政策就开始鼓励举办诊所。但受限于过往观念,很多人认为,诊所只能提供基本医疗服务,高定价没客源,低定价没利润,不进医保没活路,所以初期的资本并没有对诊所抱以太大的热情。

       后来,分级诊疗成为政策主流,资本和创业者转而从这个趋势中寻找机会。实际上,分级诊疗政策可以算作是“强基层”的扩充版。整个政策的导向,也是通过增强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将患者引导到基层就医,从而形成分级就诊的秩序。国务院的分级诊疗指导意见中,有两条直接针对诊所:大力推进社会办医,简化个体行医准入审批程序,鼓励符合条件的医师开办个体诊所,就地就近为基层群众服务;探索个体诊所开展签约服务。

       包括诊所在内的基层医疗机构发展欠佳,其实与按项目付费的支付方式不无关系。因为在医生服务价值得不到价格体现的情况下,诊所能够开展的服务项目很少,很难获得高的经济收益。所以,支付方式的改革是基层医疗机构获得发展的必要条件。2011年,人社部63号文提出,适应基层医疗机构或全科医生首诊制的建立,探索实行以按人头付费为主的付费方式。2016年,人社部在三医联动的指导意见中强调,继续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快推进按病种、按人头等付费方式。从已有的国际经验看,诊所是家庭医生的主要承载模式。因为只有诊所能够深入到与人们生活最贴近的地方。在七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家庭医生的指导意见中也明确提出,鼓励符合条件的非政府办医疗卫生机构(含个体诊所)提供签约服务,并享受同样的收付费政策,这便明确了中国的家庭医生制度需要社会办的诊所。

       困难犹存 前景可期

       目前,综合诊所、口腔、儿科、眼科、医疗美容、中医等几个方向是新建诊所比较多的领域。且新建的诊所都在努力探索与原有诊所不同的模式。原有诊所基本上等同于社区药店,主要功能就是开药。而新诊所往往都会强调自己提供的是医疗服务,而不是简单开药。但是,想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因为诊所面临着很多实际困难。北京市曾对市内的社会基层医疗机构发展状况做过一次调研,发现了几个方面的问题:人力资源总量较多,但质量较低、人才队伍结构不合理;由于多地点执业政策落实情况不好,护士、药师士、检验技师士、影像技师士等人才比较缺乏,医护比“倒置”现象严重,基层医疗机构辅助科室功能弱化;在医务人员的年龄和学历方面,人才队伍呈现“哑铃状”分布,以刚毕业的学生和退休返聘的医务人员为主,而且医务人员流动性大。社会资本办基层医疗机构服务量较少,不利于机构生存。服务量方面,虽然社会资本办基层医疗机构在机构数量和人力资源等方面均占据了很大比重,但其诊疗人次仍远远低于政府办基层医疗机构,仅占有很小的市场份额。

       据测算,国内医疗健康市场规模达8万亿元。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消费升级成了主流趋势,但这并不简单意味着更高的消费,而是人们开始追求消费的品质。这一点在医疗当中同样有所体现,越来越多的人追求有品质的医疗服务和医疗环境,这为定位于中产阶层人群的新兴诊所创造了条件。医疗信息化水平和观念的提高,尤其是SaaS服务的兴起,为诊所实现标准化、流程化、高品质、低成本的医疗服务创造了条件,而且也使得优质诊所的快速复制和扩张成为可能。有了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应用,智能硬件、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让诊所有了突破的可能。国务院关于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发展居家健康信息服务,规范网上药店和医药物流第三方配送等服务,推动一系列健康相关等产业发展;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为基础,推动覆盖全生命周期的预防、治疗、康复和健康管理的一体化电子健康服务。

       而提供居家健康信息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诊所都是重要基础。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