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第三方平台“网售药品”的真正原因……

​为顺应“互联网+”时代潮流,2013年,国家食药监局先后批准河北、上海、广东等3省市进行网上药店零售试点工作。当时,这一新政,被多方看好。不过,现在的试点停止,当有更深的考量。

       近日,据媒体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分别通知河北省、上海市、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要求结束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8月1日起,天猫医药馆、一号店等第三方平台均已停止药品的线上交易。第三方平台售药被叫停背后,“药品安全至上”这个底线被摆到了最醒目位置。


       为顺应“互联网+”时代潮流,2013年,国家食药监局先后批准河北、上海、广东等3省市进行网上药店零售试点工作。当时,这一新政,被多方看好。不过,现在的试点停止,当有更深的考量。

       网售药品挑战仍大

       药品是特殊商品,事关消费者生命健康。实体药店要在严格监管下经营,包括药品销售机构资质、从业人员资质、药品质量安全等,都有一套成熟的机制。然而,推行药品网上零售这一新的药品销售模式可以说是一柄“双刃剑”,有利有弊。有利的是互联网打破信息的壁垒,让消费者更容易买到想要的药品,特别是短缺药、新特药。同时,网上价格竞争的透明化,有效降低了药价,让消费者可以买到价格更便宜的药品。曾有媒体报道,网上售药,最低会比传统渠道便宜20%到40%。而不利的一面则是网售药品作为一种新生事物,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完善,容易出现假药、滥售处方药等行为,影响药品质量安全。

       诚然,倘若“网售药品”实施的好,必将完善我国药品销售市场,增进消费者福利。如果出现过多问题,则会给其环境带来损害,最终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如网售处方药的放开将涉及安全、支付等多方利益,真正执行和监管都面临多方挑战。

       试点暴露的问题

       其实,2014年5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稿称拟放开网上销售处方药。然而,这个《征求意见稿》却迟迟未“转正”,恰恰说明了国家在这方面的慎重,通过试点——总结——推广的办法,以尽量减少改革的失误。从各方态度来看,焦点在处方药的销售。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处方药的销售额占国内药品整体销售额的70%到80%,且利润远远高过非处方药,对电商来说,其瞅准的正是处方药。

       众所周知,处方药是进行特殊管制的药品,用药不当,很可能对人的身体造成极大伤害,甚至危及生命。正因为此,一直以来,有关部门对处方药的管理十分严格。不可否认的是,在实体药店中,处方制度遵守的本来就不够好,处方药在一些地方可以随手买到。这一问题一定程度上被复制到了网上,此趋势更值得警惕。假如处方药混迹于非处方药之中,通过网络对外销售,其危害远大于实体药店的类似做法,网售药品模式也会因此被引入歧途,最终降低了整个药品电子商务环境的公信力。

       必须承认,在试点过程中,也暴露出较多问题,如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晰、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安全难以有效监管等问题,不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和用药安全等。

       当不能一停了之

       不过,对于网售药品的试点不能一停了事,也不能勉强推行。要知道,互联网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药品零售搭乘互联网的顺风车,亦是不可扭转的趋势。然而,在目前第三方平台粗放化发展,而药品市场本身有待规范的情况下,出于保障公众用药安全的考量,让第三方平台网售药品先暂停,未尝不是明智的选择。

       值得期待的是,要想使网售药品进入良性发展轨道,一方面,需要有关部门在正视问题的基础上,根据前期试点情况,加以分析、总结、再次征求意见,制订严密规则。另一方面,要充分借鉴国外经验,对政策和监管加以完善,再循序渐进由点及面,逐步推广,尽早摸索出适合国情的网上药品销售及监管模式。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