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颠覆式创新的迷雾

但是,医疗服务的轻资产并不存在所谓的颠覆式创新,而只是原有模式的有益补充,许多新兴的模式并不能取代或者重组原有的模式,而只是在演变的过程中逐步嵌入原先的体系。

       医疗服务的变革在世界各国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特别是伴随着老龄化的加速和慢病人群的年轻化,医疗体系已经不堪重负,原有的医疗服务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医疗服务正迎来一个巨大的变革时期。

       无可否认,在技术的推动下,医疗服务的一部分正在变得越来越轻,这与传统的重资产模式有着一定的差别。但是,医疗服务的轻资产并不存在所谓的颠覆式创新,而只是原有模式的有益补充,许多新兴的模式并不能取代或者重组原有的模式,而只是在演变的过程中逐步嵌入原先的体系。

       首先,从服务能力来看,核心的医疗服务具有不可替代性,轻资产的创新只能在外围打转,难以深入医疗领域,也无法改变原有的服务模式。以美国的快速诊所为例,表面上来看,这类服务有效的解决了一部分小病,大有替代部分家庭医生的功能,殊不知这是支付方的政策改变后才真正兴起的结果。美国医改推动商保覆盖了大量原本没有保险的用户,但为了降低价格而使其更具可承受性,这些主要面向小企业和个人的保险设置了高免配额。这使得大量新入保的用户无法去使用原先较为昂贵的而且需要预约排队的家庭医生服务,从而涌入了价格相对较低且无需排队的快速诊所,这也推动了这类模式的加速复制。因此,这类模式只是原有家庭医生的补充,而且主要的用户与原有体系内的用户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倒果为因来理解这个市场则会出现非常大的偏差。

       其次,从服务的在深度来看,轻资产的服务更多的是作为辅助角色出现,更多的是与原先的医疗服务进行有机结合。以慢病管理为例,原先在第三方管理公司介入较少的情况下,慢病管理更多的是美国基础医疗医生特别是家庭医生来进行,但由于保险并不支付这类管理,家庭医生只是将其作为诊疗的一部分,在其中提供必要的建议。但在诊疗之外,家庭医生并不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这导致原先的慢病管理并不理想。因为慢病管理本质是逆人性的,需要通过教练这样的角色进行长期的日常管理,而医生是缺乏这样的时间和精力。从表面来看,通过线上提供这样的服务确实看起来是轻资产。而且,随着保险出于控费的需求,对第三方的慢病管理的覆盖,类似的健康管理机构发展较快。但是,且不说慢病管理的重人力并不轻,单就种服务只是诊疗的辅助,并不是医疗本身,也无法离开核心的医疗服务,这类服务是非常浅层次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是非常依赖诊疗服务的。

       最后,从服务的支付意愿和能力来看,核心的指挥棒依然是支付方而非个人,市场的潮流是受政策和医保支配的。自从美国医改启动以来,价值医疗和保险覆盖人数增加是两条主线。其中,价值医疗的按结果付费推动了大量的第三方新型医疗服务公司,主要依靠保险和企业自保用户支付。不过价值医疗虽然推动了市场的发展,但保险公司需要的更多的是能立竿见影的合作伙伴,目前发展最快的只有远程问诊类的直接控费项目,慢病管理等项目很难直接带来费用的下降,再加上自身资产较重,很难快速发展。

       而保险人数覆盖面扩大增加了大量高免配额的用户,他们需要低廉的门诊服务,零售诊所和定制化诊所服务(Concierge Care)正好符合他们的需求,这也带动了这类诊所的快速发展。虽然这些服务看似是一个纯粹C端的市场,绕开了保险。但事实上,正是保险产品为了降低价格减少了覆盖范围才促使这些用户转向寻求类似的服务。因此,背后仍然是支付方的推动才衍生出了这样的市场。

       总体来看,所谓的颠覆式创新并不存在于医疗服务领域,在这一领域的创新都是伴随着支付方的政策改变而产生的,也只有在支付方强势,服务方弱势的市场也才能真正在服务领域推陈出新。但市场的服务模式变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不存在类似互联网领域的快速变革的可能,如果总是依靠其他领域的经验来推导完全不同领域的发展趋势是非常荒谬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