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将用“大数据”直接曝光过度医疗行为

实际上,大数据系统可以破题“过度医疗”问题。

       “全国卫生领域总投入从2008年的1.45亿元增长到2015年超过1万亿元,老百姓个人在卫生领域的支出从原来的5875亿元增长到11745亿元。”6月18日,在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会长、原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东进指出,我国目前在医疗健康领域存在“双增长”。


       “这是一个不合理的现象。按照国家(在医疗健康领域)投入增加几倍的算法,个人负担费用应该相应地降下来。但现在,国家投入和个人负担都在成倍的增长。”王东进说。

       他以一例阑尾炎手术为例,2009年新医改之前,在某一医院做一个阑尾炎手术的价格是2000元,现在涨到了8000多元。医疗价格上涨,直接导致政府和患者个人负担的加重。

       “直观地讲,原因就是两个字,一个是‘过’,一个是‘虚’。‘过’就是我们的过度诊断、过度检查、过度用药、过度医疗;‘虚’就是价格虚高,高质耗材的价格虚高。”王东进说。

       在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上海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邬惊雷首次公开回应了王东进提出的有关“过度医疗”的质疑。

       “一个阑尾炎手术从2000元到8000元,原因很简单,原本是小切口的阑尾手术,现在变成了腹腔镜微创手术,没有必要。一个最先进的技术不一定是适宜的技术。”邬惊雷说,上海目前正尝试用信息化手段对“过度医疗”的做法进行曝光,尽管这种“曝光”目前仅限于医疗系统内部,但成效明显。

       实际上,大数据系统可以破题“过度医疗”问题。通过大数据系统,卫生监管部门可以清晰地找到数据,用“数据说话”,“有的医院说自己每年手术量增长20%~30%,我们在系统里一看,它就是胆囊切除手术做了很多,这完全可以由二甲医院做”。

       此外,大数据系统还能针对某一个病种或者手术进行专项分析。以胆囊切除术为例,邬惊雷说,上海曾用大数据分析2013年到2015年的700多个病例,发现有一家医院与其他医院相比差别收费高达40%。这些数据,在卫生系统内部被予以公开,给了医院院长们很大压力,“你凭什么要贵40%?你的服务是不是规范?你使用的技术是不是适宜?”

       邬惊雷说,从医患关系角度来看,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匀、过度医疗都使得医疗机构亟需以大数据“重构”医患关系,大数据除了能解决医患双方信息不对称等问题,还能为卫生监管部门带来更加科学的决策依据。谁“过度医疗”了监管部门能一目了然,并据此对相关医疗机构做出整改、处罚决定。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