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谷歌吹过的医疗黑科技牛皮要破了?

近日,谷歌旗下生物医疗科技公司Verily被医疗行业媒体STAT曝出多款产品都难以商业化落地,之前的宣传大都华而不实。

       每个公司在宣传自己的产品和公司前景大概都会多少吹点牛。明明现实功能一坨渣,还得吹成一朵花。好了,现在又一家公司加入这个羞耻队列了——谷歌说:喂喂,让一让,让我挤进来。近日,谷歌旗下生物医疗科技公司Verily被医疗行业媒体STAT曝出多款产品都难以商业化落地,之前的宣传大都华而不实。STAT的报道相当引人瞩目,因为爆料的信源很多是谷歌公司内部的人或者前任员工。


       三个吹爆的牛皮

       2015年,谷歌进行了公司架构的重大调整。 8月,谷歌宣布将生命科学团队从神秘的Google X 实验室中拆分出来,成为母公司Alphabet旗下一个独立的子公司:Google life Sciences。4个月后,这家专门负责生命科学尖端研究的子公司有了一个更酷炫的新名字——Verily。Verily的掌门人由分子生物学家Andrew Conrad担任。

       Corad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2013年6月,Conrad上任伊始就开始打鸡血,他提出了一个狂拽酷炫的计划:宣布Verily将要把科幻变成现实。开发出一款名为Tricorder的早期癌症检测设备,这款设备与经典科幻电影《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一款医用设备极为相似。

       谷歌宣传发明了一种纳米颗粒——一个拥有36万个传感器的计算芯片,尺寸相当于红细胞的两千分之一,它们进入人体后能够吸附在癌细胞等微粒上并通过身上的穿戴设备传递回信息,一旦发现癌细胞立即报警。该项目最大的价值是将医疗服务从传统的被动应对变成了主动预防。

       Conrad信誓旦旦地承诺:要在六个月内搞一个真机出来。据当时在现场的前员工透露,谷歌的宅男宅女们基本都激动疯了(erupted in cheers)

       不过一转眼,这些都是三年前的故事了。据最近离开Verily的员工透露,真机现在是有一款,但是离预想的大概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现在该项目举步维艰。

       Tricorder并不是Google惟一一个烧钱无数却成果聊聊的生物医疗项目。Verily言必称“颠覆医疗”,曾异常高调宣布过三个项目,不过近日STAT的记者调查发现,包括Tricorder,其他两个也都因为都面临着尚未解决的技术难题,这几个项目的开发无一不陷入泥淖。

       第二个就是这款大名鼎鼎的“谷歌智能隐形眼镜”。每每谈到无创血糖监测的科技创新,这张图都会适时的出现,它给无数糖尿病人希望是因为:1.号称能够实现全天候的无创血糖监测,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扎手指了;2.高度智能化,谷歌团队号称为这款设备量身订做了一款无线芯片,让小小的镜片上布满了成千上万个微型晶体管,并使用先进的工程技术使其能够与电路和传感器在微小的空间中“协作”;3.不是谷歌自己单打独斗,而是与在糖尿病治疗领域经验丰富的著名药企诺华合作研发。这让这个项目看上去曾经非常靠谱。

       看看谷歌2014年初披露这款产品时拍着胸脯说过的话吧,当时其首席科技官Brian Otis宣布:“我们已经完成了多项临床研究,样机也在不断改进中。”

       不过,近日一名从Verily离职的经理级员工透露,这个血糖检测隐形眼镜现在不过是“幻灯片级别(slideware)”罢了,意思是只能出现在PPT中唬唬人。

       不光是谷歌自家人这么说,外部人士之前也有过类似判断:美国强生集团下属的专业生产血糖监测产品的子公司LifeScan的前首席科技官John Smith表示,自己在2014年听到谷歌的这一计划时就心存疑窦。

       据STAT报道,Smith已经评估了超过30种“无创血糖监测”技术,从汗液,唾液,到泪液都试过。“我看到很多人在这一领域最终都以失败告终,”Smith表示,研究人员都面临一个任何技术暂时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在这些体液中,没有一个能够像血液那样准确反映出人体内的葡萄糖水平。

       马里兰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03年就发布了血糖监测接触技术,在2009年,其他研究人员也申请了在透镜上整合生物传感器应用的专利,这个技术和Verily推出的血糖检测隐形眼镜非常相似。但他们始终无法在市场上推广。

       眼泪中的葡萄糖级别会受到周围环境的温度,湿度,以及其它因素的影响,因此Smith认为从眼泪中测量人体的葡萄糖级别和血液中的葡萄糖级别关联性非常非常弱。

       STAT援引从Verily离职的前员工说法,其实有很多来访的科学家都提醒过使用眼泪来监测血糖存在致命错误。但是为了回应各方质疑,Verily只是单纯表示“眼泪/血液葡萄糖关联性是一个开放的科学/生物学问题,各方都有一些证明自己理论的数据,”虽然眼泪收集测量血糖存在一定缺陷,但是Verily正在改善测量方法,可能对早期研究成果做进一步优化。

       2014年,谷歌公司启动了一项名为Baseline Study的医疗健康项目。该项目希望能在未来五年里搜集一万人的匿名基因和分子信息,目的是完整描绘出一个健康的人体结构数据。谷歌方面希望能帮助人们及早发现如心脏病和癌症等迹象,推动医学转向预防而不是疾病的治疗。

       这个庞大的信息搜集计划近日也被曝出存在重大问题。不仅该项目的真实受试人数和实际目标相去甚远,而且从Verily的前员工到供应商再到独立专家都指出了一系列问题。

       斯坦福大学的Ioannidis认为,Baseline的跟踪样本规模太小,时间跨度也不够长,在短短的五年时间,很难发现有意义的癌症或心脏病早期迹象。Tufts大学的纳米科技专家Walt认为,鉴于受试者每时每刻都心理生理各方面因素的影响,这样调研的意义存疑。

       此外,相比于其他动辄十万人级别的医疗研究,Verily号称的1万人简直就是“尘埃中的一个小颗粒”。

       互联网公司的“画饼文化”

       STAT的报道称,一些医疗科技行业人士开始担心Verily会变成下一个Theranos。这其实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因为Theranos当下已经成为医疗科技公司的“坏榜样”:迅速跌落神坛、在关键技术上涉嫌欺诈、被监管部门盯牢……Theranos的困难即有技术问题,也有有意误导公众这样的伦理道德问题。

       STAT认为,谷歌在医疗黑科技上吹过的牛皮体现了一些互联网公司的“画饼文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商学教授Jo-Ellen Pozner对谷歌的牛皮似乎很不解表示,因为绝大多数生物医疗科技公司在运营之初都是默默无闻的,等到产品公开了,意味着要么技术储备成熟了,要么有了靠山。而Theranos和Verily的领导人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高强度的的媒体曝光,但实际上其产品都没有获得足够的真实证据支持。

       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会“画”一个这样的“饼”。宣布一个并不真实存在的技术产品,以便吓跑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增加自己赢得市场的机会。

       Pozner认为,“科技公司改变世界、创造颠覆性的精神固然让人钦佩,但只适用于硅谷,在很多别的领域未必有用,特别是生物医药行业。”

       西北大学生物传感器专家Chad Mirkin认为,谷歌之前在医疗科技领域夸下的海口体现了“硅谷式的自大”。“这不是真正的医疗科技”。

       谷歌大腿依然粗

       尽管Verily许多野心勃勃的项目被视为已经失败或者走在失败的路上,但是其一些相对没那么高调的项目开发却显示出了市场合作的潜力。

       Verily与血糖监测设备生产商Dexcom公司开展的合作似乎有点眉目。Dexcom高管Jake Leach表示,得益于Verily的帮助,他们会在两到三年时间内将一款新的血糖检测仪推向市场。双方计划于2018年推出第一个共同研制的产品:连续血糖监测系统(CGM)。2020年或者2021年将上市价格便宜的、可丢弃的创可贴大小的血糖检测仪。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那些看似有问题的项目,也并不一定一无是处。比如与诺华爱尔康合作开发的智能隐形眼镜虽然离上市遥遥无期,但是谷歌在微型化技术方面还是相当有经验的。爱尔康近日就透露,Verily开发的智能隐形眼镜的电子元件可以用在在自动聚焦镜头上,而且离临床试验阶段已经不远。

       很多公司之所以选择和Verily合作,更多是看重能够使用谷歌技术。比如Dexcom与谷歌合作开发的血糖检测仪,将由DexCom独家发售,作为回报,DexCom将预先给Life Sciences支付价值3500万美元的股权;到双方的合作达到相应的节点时,它还将再支付6500万美元的现金或者股权。最后,到产品达到特定的收入水平时,谷歌方面还将获得5%到9%的特许使用权费。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