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资深养老院长谈养老院运营的酸甜苦辣

​尊重护理员,是虹枫老年护养院李院长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分享里,不断强调的话题。没有层级观念,管理人员懂得换位思考,使得院里“身份卑微”的护理员获得最基本的尊重和理解,把养老院当成家,亦都推自及人地尊重和理解老人。

       导言

       尊重护理员,是虹枫老年护养院李院长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分享里,不断强调的话题。没有层级观念,管理人员懂得换位思考,使得院里“身份卑微”的护理员获得最基本的尊重和理解,把养老院当成家,亦都推自及人地尊重和理解老人。因此多年来,护养院几乎没有收过家属的投诉,这就是虹枫经营老年护养院的「秘笈」之一。

       分享主题

       资深院长与您分享运营管理的酸甜苦辣

       嘉宾介绍

       李强,资深养老人。多年从事老年媒体宣传工作。2010年担任北京虹枫老年护养院长,2014年被全国老龄办信息中心聘为养老服务首席顾问。2016兼任北京万嘉轩民族老年公寓院长。

       分享内容

       虹枫护养院介绍:

       位于大兴瓜乡桥,原是服装厂,08年改建成养老院,总面积4500平米,成「丁字形」。院里实行医养结合,内设医务室。院里分大房间和4人间,房内无卫生间,但有洗手池。护养院为152人提供护理服务,其中70多人坐轮椅,30多人痴呆严重,其馀是一般失智,1间房有一护理员,全院有4名医生和4名护士;

       收费模式:

       3700-5500元/月,主要接收失能失智的老人。而有活力的老人管理服务难度大,收费也上不去,所以他们不适合住养老机构。

       经护理级别(国际标准)评估后,能治理的,每牀位补贴300。不能治理的,每张牀位补贴500。

       另外,由于每个老人都要按照不同的护理需求,做护理流程,所以每人的收费不一样。

       老人护理的关注点 :

       老人有恐惧感和支配欲,离不开人,身边有人才会感到踏实;很多老人患有骨质疏松,容易骨折,翻身、上坐便椅转身、跌倒骨折,这些都要特别留意。

       护理员概况:

       护理员的薪酬是基础工资+看护数量挂钩的补贴;有技能的护理员,工资相对高, 总体来说,工资介乎3000-5500。

       院里总共有来自11省市的65名员工,员工之间关系团结、和谐;护理分组,每个楼层都有小洗衣机,每组自己管理;

       其中有部分是夫妻护理员,他们95%住在护养院。发生突发情况时,老人需要人抢救,男护理员会在体力上更能应付突发情况, 女护理员的细心在紧急情况下,也会帮上大忙。

       挑选原护理员的原则 :

       虹枫会挑选从偏远地区来的护理员,他们虽然文化素质不是非常高,但做人比较稳妥,也能吃苦耐劳。同时,他们必须人品好、耐心耐性,不需要特别精明,但需要能忍受失能老人因不能自理引发的脾气爆躁,以及部分家属的无理指责。

       聘请护理员的要求,最好是带过孩子或照顾过老人家的,年龄方面,太年轻的不适合,同时要具备耐心,对待老人懂得「连哄带骗」,顺着老人;有些老人是医院转过来,患有老年痴呆,并且照顾难度大,即使是这样,住在虹枫的老人的家属,对护理员的态度和技能也很满意。这麽多年来,院里从未有接过家属投诉;

       服务宗旨:

       养老真正是养心,老人认同很关键,管理层会向护理员贯输「工资是老人开给护理员」的思想,使得护理员尊重和用心照顾老人;除此以外,护理员与老人、家属的沟通也很重要;

       李院长认为,养老院的定位,是要做成两类人的家。但不应该是做成老人的家,而应该是老人的子女的家。因为人越老会越想回家,越老越想小时候的事,所以养老院是不可能办成老人的家的。但是,老人的子女每周必来,如果能让子女有家的感觉,习惯来老人院了,不来反而失落,就证明养老院做得不错;第二是,如果员工能把养老院当成家,他们就会用心地对待和看顾老人,第一层受惠的是老人,老人喜欢,养老院自然也会受惠。能做到这样,也证明养老院的经营是成功的。

       管理风格:

       虹枫管理方式,首要是尊重护理员,在养老院里护理员位置最高,排在第一位,每年院里并不评选先进工作者,而是颁发委屈奖。除此以外,管理上一层服务一层,一级服务一级,也从不罚款;院长为中层管理员服务(协助其解决问题) ,中层为前线护理员服务(协助其解决问题),因为有口皆碑,所以一直以来,虹枫护养院从未缺过护理员。

       对于医养结合的看法:

       老人最关心就是健康,所以医院做医养结合是值得做的,而且住在医院里,其实还是以老人居多,所以医院做医养结合有天然优势。一级二级医院做养老,民政发文,凡是医院搞养老直接给许可证,卫生系统对养老搞医务室优先办理;

       至于养老院,李院长认为100床以下不适合做医养结合,因为做不到出诊,所以与周边医院协议就变得无意义了;

       另外,养老院建住房得有建委评估,需要消防(第一位),土地证,房产证,食品,食品许可证等等,因此社区办医养结合,确实难。特别是偏远地区,要和卫生院合作较难,也没有意义,除非政府能建立绿色通道。

       医保结算也是一个问题,老人住养老院是门诊待遇,每年只有2万贴补,但住医院,补贴是10万,重病则是30万。养老院医务室属于社区卫生站一级,是医保目录的最初一级,用药范围受限, 好的药自然就要自费了。例如,老人家最容易患的是肺炎,住在养老院,给不了好的药,住在医院,就能开到好药了,自然病人和家属,都倾向去医院,因此,医院做医养结合,相比起养老院是有很多优势的。

       设备经营模式:

       建议护理床等辅助设备采用租赁模式,例如老人中风后需要回家料理,就需要特制的牀,但一张牀在外售卖价是10000人民币,如果养老院以天计租,先交押金的方式租给病人家属,就可以透过租赁特制牀,获取收益了;

       如何看护理分区的问题:

       护理分区在养老院并不太合适,因为护理员实行包户,卧床好护理,半自理难护理,调节组合搭配是最适合营运的,如果护理分区的话,家属会有买房心理,指定房间及护理员,反而在管理上变得困难。

       但是,失智护理却除外:在虹枫老年护养院,失智是独立区域,因为失智的老人会有大喊大叫、夜里吃东西、晚上不睡觉、到远乱走、吃饭时需要好似喂小孩吃饭那样追着喂等一些特殊的行为和举动,所以他们需要住在单独的一个区。虹枫的失智专区有32张床,8个护理员,这8个护理员都住在房间,并不住宿舍,以便于随时照顾失智老人;在中国,专业老年痴呆护理很短缺,是市场上的刚需,由此引伸,今后养老也要走专业细分道路;

       关于社区养老的看法:

       北京独居老人已占到60%,政府需要重视这个问题;其二是社区驿站应该添加康复功能;再者是社区养老路径,可探索养老机构延伸到社区,但难点是居民可能会不同意;在社区,真正对老人好的是康复和预防,但国家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不好,其实康复能缓解老人的好多症状,康复做得好,能整体提升养老的素质。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