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集团李友:医疗对社会资本开放是空中楼阁

近日,方正集团执委会主席李友谈到社会办医问题时表示,中国医疗现状截止到2013年9月,全国公立医院1.3万个,民营医院1.1万个,他认为社会资本办医的开放是空中楼阁,他表示方正集团与北京大学合作建设的北京大学以来产业集团公司可能就是今后医改成功的模

方正集团执委会主席李友


方正集团执委会主席李友在会上表示,医疗行业对社会资本开放是空中楼阁,包括这次三中全会出台的很多政策,这种空中楼阁可能继,商务部领导说要解决十件事情,如果有九件事情要放(下),一件事情不可放(下),这件事就是理疗。建国60年来,在中国形成了一个局面,能够活下去的医院都是教学,科研和临床医院。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友:各位朋友,各位来宾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刚刚听到了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学者的演讲受益匪浅。今天进门的时候看到经济观察家年会的会标,我看见是一条龙,这条龙拉着开放两个字在跑,我特别注意到在跑的这个形象,非常让人振奋,振奋一是一位领导讲到明年是马年,马年会跑得很快,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我们的改革开放已经40年了,这40年一直在谈一个话题,就是改革开放,我想明年是不会有更大的力度,是拭目以待的事情。我注意到经济观察家年会会标里面开和放中间加了个点,很有意思,可能就是这个点,讲了40年我们还有一个点,这个点我不知道是逗号还是句号,不管是实心的还是空心的,因为这个点很碍事,就是让我们的改革和开放不停的在点上做文章,我想各位领导讲的政策,各位领导讲的未来的前景都非常好,的的确确过去的40年以来,改革开放接近40年的时间,中国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GDP增长了无数倍。但是,我要讲一个但是,这40年为什么一直讲改革开放,为什么一直讲这个开放和放开的问题。刘坚总编辑说年会的主题思想开是对外要开,对内要放,刚刚国务院的领导也讲了,对内叫放开,对外叫开放,我作为企业的感受是一直围绕这个事情折腾,企业一直折腾这个逗号,这个句号,我们的企业平均寿命三到五年,估计都是这个逗号的原因。


多的事情不讲了,我想围绕改革和开放的问题谈一些具体的感受,方正是校本产业,今天围绕这个题目讲十几分钟,这个题目是开放的问题,我认为我们是开而不放的,在开而不放的环境下我想谈一个很专题的,很小的事情,关于社会资本办医的开放问题,过去的过程中我和很多媒体朋友,医疗行业,政府部门都探讨过这个问题。


社会资本的开放问题,大家都去过医院,所有的人都对中国的医疗体制抱有很多的意见,医院里人满为患,和超市一样。


中国医疗机构的现状,社会资本办医的开放,方正做的医疗。


中国医疗现状截止到2013年9月,全国公立医院1.3万个,民营医院1.1万个,我们谈一下怎么不开放,我们的政策怎么样支持民营资本的开放。2013年9月全国的医疗机构诊治52亿人次,这52亿人次里面公立医院的人次19亿,公立医院90%,民营医院10%,民营的医疗机构的数量有46%的时候,诊疗的人数比例只有10%,是大家不愿意去民营医院看病吗,大家不想去吗?不是这样的。民营医疗机构里面46%的比率里面主要是门诊部,中医的门诊部,包括按摩在内,民营的医疗资本在垄断的市场,竞争的市场中的市场之小,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为什么医疗机构,我们从1994年在说改革开放,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医疗仍然处于这样的状况,同样回到经观报的主题思想,我们开而不放都是那个逗号或者是句号惹的祸。


为什么不开放?社会资本办医的开放,我自己认为是空中楼阁,包括这次三中全会出台的很多政策,我相信这种空中楼阁可能继续持续,商务部的领导说要解决十件事情,有哪件事情专门要放,九件事情要放,一件事情不可放,我估计医疗就是不可放的那件事情。建国60年来,在中国形成了一个局面,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欧洲和美国都是一样的,能够活下去的医院都是教学,科研和临床医院,中国60年来形成的情况也是如此。由于民营医院没有公立医院的临床,和公立医院的医保的支持,多数是卖药的终端,我们看到了很多医院为什么在药品的问题上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商务部在反药的问题,公安部反药的问题,根本的问题是当医院有教学,科研及临床的时候,医院的主任医师不仅是主任医师,还可以是教授,可以做教学,带学生。医生带了学生收入有很多的支撑,不是教学临床医院的时候医生只有一份收入,就是开药的收入。我们知道,国家知道,政府知道,医院知道,学校知道,为什么就不能改呢,我估计也是那个逗号,那个句号的问题。当这样的体制,教学科研临床体制不能为所有的医院服务,国家没有政策支持的时候,没有这样体制的医院一定是卖药的工具,永远会成为一个药厂的终端,药厂的销售人员。医疗资产的广告,大家喊民营资本进入社会医疗,医疗局的布局是受控的,政府要在东三环以内有多少CTU,多少核磁共振,投资买设备的时候政府是要批准的,我们社科院的张教授说是审批体制惹的祸,如果不批就不过剩,医疗设备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有一万个理由,我们自己在做医疗,我们和管制的官员交流的时候都说有一万个理由一定要管控,否则就会买多了,我说为什么不出台一个规定,规定东三环以内只准开燕窝各鱼翅的酒店不准开快餐。医院里面只有两类资产,固定资产,房产和设备,一类是无形资产,就是科学和科研的资源,就是医生和教授,当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有形的资产不能买卖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买卖,谁还会投,这就是我们在前面一个看见的饼状图里面,为什么民营资本有了那么大的一个数量的增加,而我们的市场只有那么小数量的增加,因为垄断。


第三是缺乏金融配套政策,时间的关系我只谈一点金融配套政策,大家知道中关村,我们也在中关村办公,中关村随便注册一家企业有这个减那个免的政策,医疗机构是没有这些政策的,医疗机构不能弄两个专利就是高科技的企业,高科技的授权已经是不值钱了,很多银行授信已经不要这张牌子了,在我们的资本市场,相应的金融配套市场里面根本没有政策的支持,我说社会资本办医,从94年到现在,我们整整走过了20年,还在围绕这三个问题转圈,你们认为能够开放吗,能够放开吗?不可能的事情,不解决这些真正的问题,我相信同样是不会放开的,同样放开不了的,同样解决不了社会资本进入医疗的问题。最近几年我接触到包括国内的一些大型的国企,包括中国人寿,华润,大型的保险(放心保)企业和国企,都在进入这个行业,进入到这个行业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你们也回去看看。所有的医院当没有教学和科研临床的时候不能解决,国家不解决这些问题,不解决研发的问题,研究的问题,不解决医疗资产流动的问题,不解决金融配套的问题,我相信这个方面的改革将会是不成功的。我们来探讨今天这个观察家年会的开和放的问题,我这里想呼吁媒体朋友,呼吁相关的主管部门,真正的把十个当中关键的东西落实到实处,而不要放到九个可放可不放的,一定要放到你们认为一定要放的东西。只有把一定要放的东西放开,这个开放才没有这个逗号,才没有这个点。顺便在这里说一下医疗体制的改革,是改而不革,社会资本的开放是开而不放的。


这里介绍一下方正为什么做医疗,我们的医疗叫北京大学医疗产业集团公司,为什么要介绍这家公司就是今后医改可能成功的模型,我们在没有政策的情况下方正和北京大学在真正把北京大学的教学和科研资源推广的情况下遇到种种障碍,北京大学有8家附属医院,13恩家教学医院,在教学有很多的博士,硕士授权点,国家重点学科24个,国家重点实验室1个,部级重点实验室9个。2003年的时候北大支持方正做医疗产业集团,到今年整整十年的时间,今年5月8日成立了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公司,商业模式是什么?刚刚我们讲到了商业模式一个是以医院网络为核心实现的产业扩张,刚才几位商业部和国务院的领导谈到企业为什么要研究自己的盈利模式,我们在谈到六可里面,有一位官员说最重要的是企业要盈利,企业不盈利财政收入,社会福利等都是一纸空文,企业盈利就是非常重要的,医疗行业盈利是什么,首先是产业链的扩张,是包括了在医院里面的自建的医院,并购的医院和托管的医院,这是以医院为核心的产业链条。以医院为核心,横轴是提供服务的企业,包括了医院的管理咨询,设备租赁,刚才谈到了设备的问题被管制,医院的后勤服务,医疗的信息化现在一年国家投入大概是4000亿左右,和我们的教育投入差不多,药品的供应,这个横轴是医院的直接服务相关的,直接与医院的服务相关的是实现对医疗机构全方位的服务,医院是需要横轴的直接服务,从医疗延伸出来的服务是什么呢?就是纵轴的服务,包括健康管理,预约服务,康复中心,养老中心,大家都在谈养老,我今天听到商务部的领导说我们的劳动力人数在下降,实际就是老龄社会来临。对医疗服务模型的盈利模型讲,当有了一个医院以后,横轴和纵轴的都得有,提供全方位的服务,通过服务提高医院的质量,提高竞争水平,纵轴是实现个人生命周期的管理,方正做北大医疗的时候基本模型就是这样的,围绕这个商业模型我们八年前做了一个事情,在中关村生命科技园建了一个非盈利的医院,建成后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医院,明年底会正式营业,1800张床位,7大重大学科,36中心,49个学科,围绕医院的开业最重要的是信息系统是否可以达到世界水平,是否达到现代化的水平,人们的感受是不是好,与这个信息系统有绝对的关系,我们的信息系统可以达到美国,国际上最先进的系统,和哈佛,斯坦福是一个水平的。北京大学支持方正做的这家医院,现在已经建成了,进入到设备的安装阶段。这个医院单体建筑非常大,26万平方米,是亚洲最大的。北大在建设国际医院的同时,在旁边建设了国家精神卫生中心,国家级的中心有三个,一个是国家传染病,一个肿瘤中心,国家精神卫生中心,抗焦虑,抗犹豫的中心,有相应配套的地方,配套的办公室,建立了医疗的产业园,目前这个产业园北京大学的药学院,药品的研究院,国外的一些研究院已经落地了。这个医疗城建成了以后我相信是代表中国水平的,而且是能够和世界水平看齐的。我们需要推动中国医疗体制改革的基本模型在这里落地。这是北京大学,方正集团在建设医疗,推动医疗的改革和开放当中自己先行先建推动出来这样一个北大医疗城。我借经济观察报的年会,观察家年会,我想除了谈一点开放和放开的感想以外,我们喊了40年的开和放,到现在也没有开和放的感想以外,我把医疗作为一个专题的东西,在这里进行了阐述,我相信随着我们这一次的三中全会,我相信明年的马年,我相信通过我们媒体朋友的呼吁,我也相信通过大家的复杂,我们的开放不仅是在医疗,我相信在所有的领域可能都会有新的开始,我相信观察家年会明年再做这个LOGO的时候中间的点就去掉了,这个市场上就会实现真正的开放。谢谢大家。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