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丨“莆田事件”之后民营医疗何去何从?

“莆田事件”牵涉出了以“莆田系”为代表的中国民营医疗体系,这虽然令人心寒,但希望人们不要把其看做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无论是莆田医院,还是其他民营医院,甚至公立医院都有出错的时候,所以不能因为个案而否定“莆田系”医院存在的必要。

       在一个市场化的环境下,民营医疗应在公共服务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制约了民营医疗的发展,“莆田事件”实质反映了中国医疗业市场化的不畅。让市场参与资源分配,同时配合到位的监督管理,民营医疗业将会在公共服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在世界各国,民营医院的发展都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无法避免的,需要时间去完善。“莆田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一方面冲击了公立医疗一统天下的局面,特别是一些正在转型的“莆田系”,它们在朝着正规有序的方向发展,这是积极的一面。消极面则是给民营医疗的声誉造成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

       “莆田事件”牵涉出了以“莆田系”为代表的中国民营医疗体系,这虽然令人心寒,但希望人们不要把其看做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无论是莆田医院,还是其他民营医院,甚至公立医院都有出错的时候,所以不能因为个案而否定“莆田系”医院存在的必要。

       营养不足的民营医疗

       医疗卫生服务承担了一部分公共服务职能。公共服务有两大领域:公共卫生服务和公益性医疗。公共卫生服务是由政府买单,一般由公立医疗机构来提供,民营医疗机构也可提供,国务院相关文件建议,可把这些公共卫生服务交给民营机构来提供。公益医疗服务,即低于市场价格的医疗服务,民营医院的性质决定了其没有责任和义务进行公益医疗服务,当然有这项服务更好,公益性医疗也可由政府进行资金补贴。在正常的市场化机制下,民营医疗应是医疗市场的主体,70%的医疗行为由民营医院承担,公立医院提供民营医院无法承担的、亏损的一些服务,为收入较低人群提供公益性服务的任务,应该由政府财政补贴和公立医院承担。不过,当前我们离这一理想模式还差得很远,虽然中国目前民营医院数量与公立医院数量相当,但公立医院占据了医疗市场80%甚至90%的服务份额。

       回溯历史,1949年后的一段时间内,政府的理念认为医疗应该由政府来主导,把医疗定义为公益性服务产品,当时的意识是不需要民营医疗的存在。改革开放后,政府想用市场调节来有效调配医疗资源,但公立医院和行政体系又掣肘市场化,作为医疗资源的核心——医生是体制内人,无法流动到民营医院,这种情况下,民营医院在医生资源上的劣势导致其四处挖人或者包装欺骗。在当前公立医疗垄断了医疗资源的情况下,民营医疗在人才、卫生规划、市场准入、科研经费、医保定价上都没有和公立医疗在平等竞争的起跑线上,所以民营医院往往只能从技术门槛低或者没有医保覆盖的专科做起,例如妇产科、整形外科等领域。

       让市场参与医疗资源分配

       现在“莆田系”的畸形发展是中国医疗市场化不顺利的一个结果或是表现。1980年左右,农村合作医疗体系出现“雪崩”,全国绝大部分地区的农民重新陷入自费医疗的境地;同时,城镇医疗开始市场化,医院开始试点企业化管理,做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政府对医院实行“定额补助,经济核算”。1980年,政府补贴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为30%,现在则不到10%。与此同时,第一批莆田人开始背着医药包,游走于中国的大街小巷。上世纪90年代,一些不适应市场化改革的公立医院陷入财务危机,尤其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走街串巷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莆田系”开始承包科室,用正规医院包装自己开始了第一次转型。2000年,卫生主管部门规定禁止非营利性医院中私人承包科室,部队医院成了“莆田系”最后的“温床”。

       但民营医疗其实可以做好做强。2000年,卫生主管部门还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从那时起,“莆田系”开始并购全国大量医院,并借着这些医院的旗号和名声,完成了第二代转型,开始朝着产业化道路发展,北京三博脑科、和睦家、瑞尔齿科等都是好的民营医疗样本。它们不同于“莆田系”第一代游医低水平的医疗,以及完全追求盈利的动机。这些样本共同的成功经验都是由专业的医科人员组建起专业团队,这样的“基因”使其不完全以营利为目的,还以追求高精尖的医疗水平为目的,专业性再加上市场化的运作是成功的条件。

       笔者认为,将来在一个合理的体制内,民营医疗是可以做综合性医院的。民营医疗的问题根源在于市场化的不充分,在政府对社会资本办医限制过于严格时,优质的社会资本无法进入医疗领域,劣币驱逐良币,反而给不良医院开辟了天地,所以,让市场调节医疗资源才是正确选择,这也是发达国家医疗体制建设的经验。

       监管依然要到位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缺乏监管之下,市场化很容易造成畸形。监管之责应该由政府部门承担,但是卫生计生部门只对自己监管体系内的医院监管,不仅无权监管部队医院,甚至对国有大型企业的医院、民营医院都没有较好地监管。监管的方式前松后紧,对准入标准有严苛的监管,但准入之后的监管缺乏明细的条例,没有实现有效监管。目前政府缺乏对整个卫生行业的全方位监管体制,卫生计生部门权限受限导致监管不到位是医疗体制当前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需要相关部门在公共政策方面进一步完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