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信息资讯  >  其他类别  >  业内博文  >  儿童节特别关注:中国孩子在为何事“犯愁”?
对外分享转载

儿童节特别关注:中国孩子在为何事“犯愁”?

主题 其他类别/业内博文发于[06-01 14:44]    来源:中国新闻报  浏览次数:54
核心提示 又到一年“六一”儿童节,在这个属于孩子的节日里,记者将视线聚焦在他们身上,看看这一群体正在为哪些难题“犯愁”。
       童年时代,正是人生中可以享受童年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但近年来,诸如儿科医生荒,儿童入园难等等,这些围绕儿童的社会问题,不仅让不少中国家长操碎心,也让孩子的童年失去了不少欢乐。


       又到一年“六一”儿童节,在这个属于孩子的节日里,记者将视线聚焦在他们身上,看看这一群体正在为哪些难题“犯愁”。

       镜头一:挂不上的专家号

       儿童的看病难成为摆在不少家庭面前的一大难题。


2015年6月,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人满为患。

       “好的儿科医生太少了!”作为一名3岁孩子的母亲,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李昕楠告诉记者,自己平时最怕的事情就是带孩子跑医院看病。

       李昕楠说,因为很多家长都会首选带孩子去北京儿童医院或者儿研所就医,所以这些医院都是一号难求,并且由于接诊量巨大,好不容易挂上号了,大夫能够花费在一名患儿身上的时间少之又少。

       李昕楠告诉记者,为了不去儿童医院“凑热闹”,平时孩子感冒发烧她都会带孩子去就近的医院儿科看病,即便如此,看起病来也不是一帆风顺。

       “有一次孩子发高烧,我们因为挂的号靠后,花三个小时候诊。当时医生也很无奈,但是因为来看病的都是发高烧的孩子,不可能让谁插队,只能等着。”回忆起那段就医经历,李昕楠至今记忆犹新。

       儿科医生稀缺、一号难求已经成为不争事实。来自《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中国共有11.3万儿科医生,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个儿科医生,这一水平较一些发达国家相差甚远,而从全国层面看,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

       就在今年5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意见明确,到2020年,每千名儿童床位数增加到2.2张,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0.69名,每个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至少有1名全科医生提供规范的儿童基本医疗服务,基本满足儿童医疗卫生需求。

       对于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李昕楠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真心希望今后的儿科医生,特别是好的儿科医生能够多一点,不要再把看病弄得像‘打仗’。让孩子少受些罪,让家长少着些急。”

       镜头二:“进不去”的幼儿园

       还有一年多,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彭彭就要满三周岁了,然而摆在他和妈妈面前的却有一个大难题——幼儿园怎么上?


2016年4月6日,在西安市丈八四路缤纷南郡小区内的幼儿园后门附近,家长排队等待报名。

       彭彭的妈妈陈女士告诉记者,按照幼儿园的报名规定,彭彭要到2018年1月后才能报名入托,但她们一家现在就开始为这件事闹起了心。

       “距离我家最近的公立幼儿园,一年只招收100多名孩子,我去打听了一下,今年报名入托的孩子有800多,录取比例达到了1:8,入园还要面试,这样低的录取比例让人心里打鼓。”

       陈女士说,自己也担心孩子能不能顺利入托,如果不行,只能去更远一些的公立幼儿园碰碰运气,再不行就只好去私立幼儿园。但是,进入私立幼儿园就意味着每月的花费要翻倍,这无疑会加重家庭的经济负担。

       而像彭彭这样的孩子并不在少数。近年来,入园难、入园贵一直是困扰家长和孩子的问题,家长彻夜排队为孩子报名入托的新闻屡见不鲜。

       去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公告显示:全国共有幼儿园20.99万所,在园幼儿(包括附设班)4050.71万人,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共208.03万人。但面对规模庞大的适龄儿童和可能大量增加的幼儿,现有资源显得捉襟见肘。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这一供需矛盾无疑将变得更加突出。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曾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有关方面预计每年会新增300万名儿童,学前教育将面临较大压力。

       针对上述问题,袁贵仁曾提出,要扩大学前教育资源,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支持企事业单位举办幼儿园,采用政府购买的措施来扶持民办幼儿园。另外,还可以根据学龄人口变化,在有条件的小学附属办学前班等。

       从国家顶层设计看,“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也提出了具体目标,包括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加强农村普惠性学前教育,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提高到85%等。

       “我们还是希望能有更多优质的公立幼儿园可供选择。”陈女士表示,作为普通的工薪阶层,她还是希望能让孩子进入公立幼儿园,让孩子享受到良好的学前教育,不用再为“入园难”纠结。

       镜头三:上不完的课外班

       11岁的李宇桥目前就读于海淀区某重点小学。这个年纪的孩子好玩、好动,本应尽情享受童年的快乐,但现在,李宇桥却不得不把绝大部分时间留给了课外班。

       “我现在每周都要上四个课外班,周一到周五有英语班和数学班,周末还要参加围棋班和足球班,虽然平时学校作业不多,但一周基本只有半天时间是能自己安排的。”

       李宇桥告诉记者,自己从上小学一年级起就上起了补习班,这个“优良传统”一直延续至今,而且同班同学几乎都和自己“同病相怜”。


课外班

       据了解,近些年,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虽有所减轻,但课外班却成为压在孩子身上的新负担。

       根据早前西南大学评估组对全国具有代表性的14个省份500多所学校,10万余名中小学生抽样调查结果,2010年至2014年,每周课时数超过30节的小学比例由39.14%下降到26.82%,每学期统一考试次数超过1次的小学比例由55.62%下降到34.21%。

       但去年底,一家媒体发布了一份历时3个多月,收集有效样本逾20万份的《2015中国教育行业消费者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给孩子报三个以上辅导班的家长达18.72%,报三个班的家长为20.85%,报两个班的家长为26.54%,17.06%的家长给孩子报了一个辅导班,孩子没有参加任何课外辅导的家长仅占16.83%。

       另外,去年底,《中国青年报》公布的一项对1316人进行的调查显示,37.9%的受访者坦言身边中小学生上课外兴趣班的非常多,46.0%的受访者表示比较多,13.6%的受访者认为一般,回答比较少、非常少的受访者分别仅占1.6%和0.9%。

       “我们也不想让孩子过得这么累,但孩子的同班同学都在上课外班,就连他们老师的孩子也在上,为了不让孩子‘掉队’,我们只好也报班。”

       李宇桥的妈妈刘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奈表示,课外班费用对于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每月都在数千元,但她认为,只要孩子能学到东西,不输在“起跑线”上,这钱花的就值得。

       但和妈妈不同,李宇桥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说,除了足球课,自己并不喜欢其他几个课外班,相反,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自由,而每次课外班停课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今年过儿童节没什么特别的愿望,就是想不写作业,不上课外班,能和爸爸妈妈出去玩一天。”李宇桥告诉记者。
同类信息资讯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本信息相关回复




本站在线QQ客服
产品服务:小宇
招商推广:小天
设备技术:小谭
配件耗材:小湛
资质服务:小孙
管理软件:小张
医疗人才:小张
工程装修:小赵
网站客服:小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