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问题观察之三:拒绝“疫苗”的风险

​尽管疫苗在预防疾病方面劳苦功高,但是伴随其诞生的还有不少争论与质疑,甚至所谓的“疫苗之殇”。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疫苗带来的是“恐惧”抑或是“殇”,如果没有疫苗,无法防治的疾病恐怕会成为全人类之“殇”。

       据统计,在山东问题疫苗事件的舆论高发期,陕西一类疫苗接种率一度下降近50%,二类疫苗的接种工作几乎停滞。“虽然目前接种率已经基本恢复正常水平,但是疫苗漏种造成的免疫空白、人群免疫屏障漏洞的损害短期内是看不见的,可能造成长期深远的影响。”陕西省免疫专家说。

 
       2000年我国实现了无本土脊髓灰质炎的目标。实施乙肝疫苗接种后,小于5岁儿童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从1992年的9.67%降至2014年的0.32%,因接种疫苗减少乙肝病毒慢性感染者3000多万人。
 
       尽管疫苗在预防疾病方面劳苦功高,但是伴随其诞生的还有不少争论与质疑,甚至所谓的“疫苗之殇”。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疫苗带来的是“恐惧”抑或是“殇”,如果没有疫苗,无法防治的疾病恐怕会成为全人类之“殇”。
 
       1、接种疫苗 人类对抗传染病的利器
 
       陕西从最开始的“四苗防六病”到“七苗防九病”,再到2008年正式启动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将甲肝、流脑、乙脑、麻腮风疫苗纳入计划免疫,形成了目前“11苗防12病”的免疫规划格局。 
 
       “孩子出过疹和痘,才算解了阎王扣。”这句民间俗语道出了过去百姓对于天花和麻疹的恐惧。疹是麻疹,痘指天花。在1798年第一支针对天花疾病的疫苗出现之前,全球大约有3亿人死于天花。在麻疹疫苗发明前,全球每年有260万人因患麻疹丧命。
 
       正是疫苗的出现,让这些可怕的传染病得到了有效控制,直至彻底消灭。198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宣布,危害人类数千年的天花已经被根除。麻疹自1965年广泛使用疫苗以来,流行强度大为减弱,尤其是通过实施麻疹疫苗儿童计划免疫后,麻疹发病率由之前的1050/10万降到1/10万以下。
 
       除了天花和麻疹,脊髓灰质炎也就是我们俗称小儿麻痹,也是一种严重危害儿童健康的急性传染病。在脊灰疫苗问世之前,几乎所有儿童都会感染脊灰病毒,每200例感染例中会有1例出现不可逆转的瘫痪。在瘫痪病例中,5%—10%的患者因呼吸肌麻痹而死亡。由于有了脊灰疫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糖丸,脊灰病例自1988年以来减少了99%以上,从当时逾125个流行国家中估计的35万例病例,下降到2014年的359例报告病例。20世纪60年代初期,我国每年约报告2万—4万例脊髓灰质炎病例,实施计划免疫后,发病率逐年下降,自1994年10月以来未发现本土脊灰病毒病例。
 
       我国从1978年开始实施免疫规划,普及儿童免疫。陕西省从最开始的“四苗防六病”,即卡介苗、脊灰、百白破和麻疹四苗,预防结核、脊髓灰质炎、百日咳、白喉、破伤风和麻疹六种疾病,到2004年将新生儿乙肝、乙脑及流脑疫苗纳入儿童免疫规划管理,形成“七苗防九病”,再到2008年正式启动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将甲肝、流脑、乙脑、麻腮风疫苗纳入计划免疫,形成了目前“11苗防12病”的免疫规划格局。通过疫苗接种,陕西省连续21年无白喉确诊病例,麻疹、乙脑、流脑、百日咳等疫苗针对传染病发病率也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2、疫苗安全 拷问社会良知
 
       正规疫苗出现不良反应的几率微乎其微,所以疫苗生产、流通、接种过程是否安全规范,是影响接种安全的症结所在。 
 
       自疫苗诞生之日起,“疫苗恐慌”就从未停止过。即便在今天,“疫苗恐慌”仍是一个世界性话题。今年3月爆出的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再一次将疫苗安全问题推上风口浪尖。
 
       关于疫苗安全,公众主要关心两个方面:一是接种的疫苗是否正规安全,二是即使是安全的疫苗是否会出现不良反应。
 
       对于正规疫苗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陕西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所长张少白解释说,一个疫苗的上市要经过数十年的研发和试验,是一个复杂而专业的过程,国家批准上市的疫苗在安全性方面是绝对可靠的。但疫苗对于人体毕竟是异物,在诱导人体免疫系统产生特定疾病的保护力同时,由于疫苗的生物学特征和人体的个体差异,有少数接种者会发生不良反应,其中绝大多数可自愈或仅需要一般处理,如红肿、疼痛、硬结等局部症状,或有发热、乏力等症状,不会引起受种者机体组织器官功能损害。仅有很少部分人可能出现异常反应,异常反应的发生率极低。根据监测,陕西2015年共接种疫苗1000万余剂次,报告异常反应为80例。
 
       “可以定论的是接种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的风险,远远小于不开展预防接种而造成的传染病传播的风险,绝对不能因噎废食。”张少白说。
 
       正规疫苗出现不良反应的几率微乎其微,所以疫苗生产、流通、接种过程是否安全规范,是影响接种安全的症结所在。此次山东问题疫苗事件,主要是由于涉案第二类疫苗未经2℃—8℃存储冷链运输,严重危害公众健康。
 
       根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疫苗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规定受种的疫苗,目前主要以儿童常规免疫疫苗为主,包括乙肝疫苗、卡介苗、脊灰、百白破、麻疹、麻腮风、甲肝、A群流脑、A+C群流脑和乙脑疫苗等疫苗。此外还包括对重点人群接种的出血热疫苗和应急接种的炭疽疫苗、钩体疫苗。
 
       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二类疫苗的接种是一类疫苗的重要补充,一类疫苗覆盖的年龄为0岁—2岁,主要是基础免疫疫苗,涉及的产品品种有限。广泛流行的流感、肺炎、水痘、狂犬病、成人乙肝等等都属于二类疫苗,它覆盖的是全年龄段,是预防和控制疾病流行的必要手段。 
 
       3、严格规范 药品批发企业不得经营二类疫苗
 
       陕西省正研究讨论新条例的细则内容,即将正式公布。届时,二类疫苗将和一类疫苗的流通过程一致,从疫苗的出厂、流通到接种单位等整个环节会更加规范严格。 
 
       “这次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对全国自上而下的疾控系统打击很大,我们几十年的免疫工作几乎被公众全盘否定。”西安市卫计委疾控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据统计,在山东问题疫苗事件的舆论高发期,陕西一类疫苗接种率一度下降近50%,二类疫苗的接种工作几乎停滞。“虽然目前接种率已经基本恢复正常水平,但是疫苗漏种造成的免疫空白、人群免疫屏障漏洞的损害短期内是看不见的,可能造成长期深远的影响。”张少白对此十分担心。
 
       按照规定,一类疫苗均由省级通过政府统一招标采购,通过冷链设备逐级运送到接种点以保证疫苗的有效性。疫苗由疫苗生产企业通过冷藏车直接运送至全省各市疾控中心冷库,再由市疾控中心根据各县疫苗需求用冷藏车送至各县疾控中心冷库,各县疾控中心根据各乡镇每月疫苗接种需求在接种前运送至各乡镇,保存在各乡镇冰箱用于儿童接种用。由村医接种的,村医用冷藏背包在接种前一天由乡卫生院将疫苗运送至村卫生室疫苗专用冰箱作短期保存。疫苗运输途中温度为2℃—8℃,运输途中有温度监测和记录,保存在冷库和冰箱的疫苗均有温度监测和记录。省级为各市、县疾控中心保存疫苗的冷库均配备了发电设备以备临时停电时保证冷库持续供电。
 
       可以说,一类疫苗的流通环节从采购到运输是一条“封闭”的链条,《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疫苗生产企业或者疫苗批发企业不得向其他单位或个人提供一类疫苗。”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将我国二类疫苗混乱的市场经营问题暴露无遗。过去《条例》规定,疫苗生产企业可以向疾控机构、接种单位、疫苗批发企业销售本企业生产的二类疫苗;疫苗批发企业可以向疾控机构、接种单位、其他疫苗批发企业销售二类疫苗;县级疾控机构可以向接种单位供应二类疫苗。导致了二类疫苗流通过程乱象丛生,采购供应渠道混乱以及监管薄弱等问题普遍存在。
 
       4月1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国务院关于修改<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决定(草案)》。对二类疫苗流通方式作出重大调整,取消了药品批发企业经营疫苗的环节,将二类疫苗交由省级疾控部门集中采购。
 
       目前,陕西省正研究讨论新条例的细则内容,即将正式公布。届时,二类疫苗将和一类疫苗的流通过程一致,从疫苗的出厂、流通到接种单位等整个环节会更加规范严格,更好地保障公众生命健康。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