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问题观察之二:“吊瓶森林”的危害

静脉输液,俗称“打吊瓶”、“打点滴”,这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最后一种给药方式”,却成为我国医疗机构给药的一种常态。

       静脉输液,俗称“打吊瓶”、“打点滴”,这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最后一种给药方式”,却成为我国医疗机构给药的一种常态。近日,记者走访了包括社区医院、儿童医院和综合性医疗机构在内的多家医院发现,“吊瓶森林”的现象令人触目惊心。


       5月12日,随着一股冷空气的来临,古城西安最高温度也由前几日的36摄氏度,突然降至十几摄氏度。天气的骤然变化,让感冒发烧的人也比平日多了一些。5月13日下午2时左右,记者走进位于解放路的西安市第四医院发现,前来就诊的人群几乎挤满了医院挂号大厅,其中不乏呼吸道疾病患者。

       1、医院:长出了“吊瓶森林”

       由于输液的儿童太多,很多排不上队的家长,干脆在输液区外的宽阔楼道内,买上一把挂钩,把吊瓶在墙上一粘,为孩子挂起吊瓶来。

       西安市四院的门诊输液区位于该医院的问诊楼,输液大厅最前方安装有一台电视,电视后方放置了6排输液座椅,每排可供4个人同时输液。大厅输液区的一侧也是输液区,共有两个输液室。一间输液室设有5张床位、3张输液座椅。另一间输液室设有13张输液座椅,整个输液区的床位和座位加起来共有45个。记者细数了一下,当日下午,西安市第四医院整个门诊输液区域内同时输液的病人达到了23人,“上座率”达到了51%。

       同日下午6时,记者又来到了位于西门里的西安市儿童医院,看到的场景更为“热闹”。西安市儿童医院的输液区位于该医院门诊楼的二层,虽然已经接近傍晚,但医院输液区的座位却仍被正在输液的儿童和陪护的家长们坐得满满当当。由于输液的儿童太多,很多排不上队的家长,干脆在输液区外的宽阔楼道内,买上一把挂钩,把吊瓶在墙上一粘,为孩子挂起吊瓶来。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有些家长甚至把吊瓶挂在了随身携带的雨伞上,给孩子输液,这样一举就是几个小时。

       已经在西安市儿童医院工作了三年多的保安李师傅告诉记者,西安市儿童医院的输液区从来就没“安静”过,哪怕是凌晨也几乎是人满为患。这几天天气突然降温,前来挂吊瓶的孩子就更多了。由于输液区座椅有限,很多家长找不到挂针的地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不仅是大型医疗机构,社区医院和诊所的输液室也没闲着。同日上午10时40分,记者走进位于西安市新城区东二路的古城诊所。诊所内,不大的输液室摆着四张床位,一位年轻小伙子和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正躺在床上挂着吊瓶,小孩的父亲在另一个空床位上坐着。这位孩子的父亲说,这两天天气变化太快,小孩子不太适应,突然发起烧来。虽然温度也不是太高,只有38度左右,但还是不太放心,就到诊所来给孩子看看。“本来想着开点药回去吃吃就行了,可医生建议挂吊瓶,先给开了三天的吊瓶。今天是挂吊瓶的第二天了,但愿明天再打一天孩子就能彻底好吧!”

       2、患者:啥病都给挂吊瓶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这一世界卫生组织的用药原则,在我国的医疗界明显“水土不服”。过度输液,已经成为我国医疗机构的通病。

       在西安市四院,赵女士被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在经过血常规化验之后,医生建议她输液治疗。对于医生这样的治疗建议,赵女士在前来就诊之前,就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赵女士说,不管是什么病,只要来了医院,十有八九医生就让你输液治疗。哪怕是感冒、咳嗽、肠胃炎等这些常见的小毛病,很多情况下医生也会让输液。前段时间自己出水痘,就在医院挂了七八天的吊瓶。

       田女士的孩子已经9个多月大了,由于孩子太小,西安市儿童医院就医的人又多,几天折腾下来,田女士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一脸的疲惫。谈到孩子的病情,田女士告诉记者,医生诊断的扁桃体发炎,建议给孩子挂吊瓶。田女士说,自己的孩子是个早产儿,出生的时候体重只有四斤左右,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半个多月才脱离危险。后来虽然恢复得不错,但体质还是比其他孩子差了些。现在,只要孩子身体稍微有些不适,做家长的就会提心吊胆,赶紧往医院跑。来了医院,又总免不了要挂吊瓶。孩子受罪,家长也看着心疼。去年冬天孩子咳嗽,白天在儿童医院等了一天都没排上号。等到了凌晨之后,才在急诊室挂上了号。为了治好孩子的咳嗽,当时一连打了8天的吊瓶。

       “孩子这么小就打吊瓶,还使用那么多的抗生素、消炎药,我们也知道不好。可有什么办法呢,就是因为孩子太小,才不敢冒险。医生让挂吊瓶,总不能不打吧?”田女士无奈地说。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这一世界卫生组织的用药原则,在我国的医疗界明显“水土不服”。过度输液,已经成为我国医疗机构的通病。第五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显示:我国居民在患病就诊时,近四成进行了输液治疗,其中绝大多数是无需输液的小病、轻病。输液的过度,不仅会耗费医疗资源、提升医疗费用、增加医疗风险,更可怕的是会对人的身体产生危害。相关数据也显示,目前我国每年人均输液量达到了8瓶,远超2—3瓶的国际标准。

       3、专家:危害会是多重的

       中国安全注射联盟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我国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导致死亡的人数在39万以上,其中,约有20万人死于药物的不良反应。

       不可否认,输液作为一种持续的静脉注射,和口服药物及皮下注射相比确有疗效快、疗程短的优势,但同时也存在很大的健康隐患。吃药,肌肉注射及静脉注射三者中,后者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为最后一种给药方式。

       2014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显示,药品不良反应报告的给药途径以静脉注射为主,占57.8%。中国安全注射联盟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我国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导致死亡的人数在39万人以上,其中,约有20万人死于药物的不良反应。

       过度输液的危害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输液的风险远高于皮下注射、吃药。输液次数过多过快易引起急性心衰,加重心脏、肾脏负担;伴随抗生素滥用,导致人体抵抗力下降、免疫力降低。输液反应轻者头痛、低烧、药疹、心慌,重者高烧、寒战、关节酸痛、烦躁、抽搐、休克甚至死亡。滥打“吊瓶”还可造成人体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其中,对身体发育尚不完全的儿童来说,危害更大。

       对此,相关专家提醒说,药物通过静脉注射直接进入血液循环,未经过人体天然屏障的过滤,虽然发挥药效更快,但如果有不良反应,往往也更快更严重。一旦发生危险,口服药者可以洗胃,皮下注射者吸收需要一定时间,都能给急救创造一定的条件,但输液的“快速便捷”却往往令人失去宝贵的抢救时间。

       陕西省人民医院急诊内科主任姬新才有超过三十年的工作经验。他认为,过度输液折射出我国医疗体制、社会诚信、国民健康知识素养等诸多方面的缺失。比如,由于一些医生从业经验不足,怕承担相应的医疗责任,在吃药与输液之间,宁愿选择后者;很多病人也认为打吊瓶比吃药疗效快,一到医院就主动要求挂吊瓶;同时,也不排除过度医疗或者利益关系。

       为破解过度输液难题,近日,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中国药师协会等七家机构专家编写的《中国输液安全专家共识》召开定稿会。专家建议,对于一些不需要输液治疗的常见多发病,可通过医保拒付手段进行控制;同时,鼓励医务人员和患者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输液。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