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问题观察之一:医疗“网红”的真假

网红是非多,网红惹争议。在传统媒体时代,只有从事娱乐行业的人才有机会成为明星,并为增加曝光率不惜牺牲自己的隐私。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普通人也可能成为网红,就连原本很严肃的医疗行业也不例外,使得传统的医疗模式,渐渐被医疗“网红”们掀起了三尺浪。

       网红是非多,网红惹争议。在传统媒体时代,只有从事娱乐行业的人才有机会成为明星,并为增加曝光率不惜牺牲自己的隐私。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普通人也可能成为网红,就连原本很严肃的医疗行业也不例外,使得传统的医疗模式,渐渐被医疗“网红”们掀起了三尺浪。

 
       龚晓明,创办中国妇产科网、妇儿私人医生APP“风信子”,同时还是个拥有74万微博粉丝的“网络大V”。他是从一号难求的妇产科专家,到互联网医疗的创业者。
 
       网络上,他是“白衣山猫”,一名拥有183万粉丝的自媒体达人;现实生活中,他是王光宝,金华市中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但“王光宝”从不主动提起“白衣山猫”,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同事们都不知道,他们时常提起的“白衣山猫”,其实就在身边。
 
       虾米妈咪,原名余高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儿童保健硕士、儿科医生。新浪微博上最受家长信赖的儿科医生妈妈,知名母婴类微信公众账号创办者。
 
       ……
 
       对于网红医生,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有“铁杆”追随者,有“飘过”“路过”的普通粉丝,也有专门“黑”网红医生的人。
 
       医疗网红在普通人眼中都很专业,实则难辨真假,难辨虚实。有真心实意为患者创造便利就医和利用所学科普扫盲大众的,也有自身专业不精误人事大的,当然也有为一己私利搞噱头卖宣传的。
 
       你有识别他们的慧眼吗?
 
       1、网上好医生怎样炼成
 
       一个医生在中国妇产科网的论坛上发帖子写道:“昨天晚上我特别高兴,我救了一个子宫,我用网站上的手术课程救了一个子宫。” 
 
       “秦医生,你好,去年春天麻烦过你,今年我又来麻烦你了,还是我那个老毛病,就是我的腿上起了那个季节性的疹子,你看看这应该怎么办?”提问题,发照片,等待回复。这是市民邱女士正在利用工作闲暇的时间进行的一次简短的微信问诊。而她口中的秦医生就是西安市一家公立医院皮肤科的医生。
 
       两三年来,利用微信进行询问、沟通,已经成了邱女士和秦医生之间的一种默契。5分钟后,微信提示音响起,“你这几张图片的话考虑还是一个皮肤季节性过敏。建议你用炉甘石洗剂外擦一下,如果说擦了两到三天症状不见好转的话,你来医院就诊我给你看看。”秦医生的回复简单明了,邱女士下了班就可以买药自行快捷治疗。
 
       “网红是什么,我都不太清楚,”秦医生笑着说,“我以前以为网红就是模特,明星,但是我不是明星,我只是在做一件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身边有人给个性耿直的秦医生冠以“微信名医”的称号,让她有些困扰,但说起利用自己的微信来建立医患沟通平台的初衷,秦医生直言并不后悔。
        
       “主要就是病患问问简单的疾病,怎么用药,像这类小毛病在微信上能解决的,就省去了来医院挂号排队等候诊疗的过程了。主要是为了减少老年人和忙碌的上班族跑医院,省个腿脚功夫。”秦医生直言。如今,秦医生的微信上已经有1000多病患,占了她微信好友的三分之二。
 
       龚晓明是一位妇产科医生,他羡慕国外医生与病人的关系,认为医生不应高高在上,医疗行业就是服务行业,只有真正把患者服务好,才是医生的成功。
 
       2006年,他创建了“中国妇产科网”,并把之前在国外学习的一种治疗产后出血的新技术,即B-Lynch缝合方法,做成了动画,分享在中国妇产科网的论坛上。不久后,论坛里一个医生在帖子里写道:“昨天晚上我特别高兴,我救了一个子宫,我用网站上的手术课程救了一个子宫。”
 
       “当我看到那段话的时候,深深感受到了我做这个平台的价值,通过互联网的平台,医生可以互相学习,患者也从中受益匪浅。”龚晓明说。“我是互联网的受益者,很多人通过互联网认识了我。微博刚兴起的时候,我就开设了微博,提供一些妇科知识的科普文章,文章都是自己写的,浅显易懂。2012年底,我发了一条‘宫颈糜烂不是病’的科普微博,被转发了3万多次。2013年,我被评为新浪微博10大最具影响力医生。如今我拥有74万微博粉丝。当微信流行起来的时候,我又建起了公众号,转载量也很高。”
 
       龚晓明在面对媒体的时候,抒发了自己心中的医疗梦想。他认为在现有医疗体系下,患者往往“认庙不认人”,他在离开了协和这所中国最顶尖的医院后,也失去了大量患者,同时也意味着患者失去了一个医生。一位医生如果能通过网络,打响知名度,让更多的患者都能用最方便的途径找到医生,那才是龚晓明的初衷。 
 
       2、患者网上难寻好医生
 
       问到“肚子疼”,西安胃康中医医院网站回答道:“肚子疼可能是胃疼,胃疼可能患有胃炎,胃炎要及早治疗,西安胃康中医医院……” 
 
       年轻的司女士在一家医疗网站上问询“为什么最近总是头晕?”不久后网站上一名注册医师就发过来一条“六味地黄丸”的购买链接,解释是“头晕是肾虚,需要补肾”。而司女士真实的情况可能是由于天天早上不吃早饭,低血糖引起的头晕。司女士的朋友在网站上输入“早起头晕”后,得到的答案依然是“购买六味地黄丸”。
 
       这种自欺欺人的问答模式,由于医生和患者并没有建立一种有效的问询诊治,从而使得线上问答模式的科学性、有效性都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因为患者需要的是诊治,并且,患者的状况千人千面,高度个性化。年龄、性别、症状轻重都不一样,即使是再厉害的名医,也不可能通过几行文字,就给患者一个靠谱的解决方案。同样是头晕,我可能是站着晕,别人也可能是坐车晕、运动后晕,给所有的头晕病人开六味地黄丸,是多么的不靠谱。
 
       张悟本,可以说是中国“网络医疗红人第一人”,被人称为教授、神医,号称京城最贵中医。曾经是多少人的“精神信仰”,多年不愈的病都渴望着能在遇到“张大师”后通过食疗“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他还声称自己的食疗方法治愈了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甚至红斑狼疮等疑难杂症。他宣扬的“绿豆治百病大法”引发市场绿豆涨价,其食疗理念也渐渐遭到专家质疑。后来,越来越多的病患坚持食疗却收效甚微,他的学历身份也被两家单位指认是子虚乌有,张悟本慢慢淡出了大家的视线。
 
       只要在网上搜索问询疾病的信息,就有一大堆医疗网站跳出来回答问题。什么“快速问医生”、“寻医问药网”、“39健康网”、“好大夫在线”等等。而他们的回答是否靠谱呢?又是谁在回答这些问题呢?
 
       问到“肚子疼”,西安胃康中医医院网站回答道:“肚子疼可能是胃疼,胃疼可能患有胃炎,胃炎要及早治疗,西安胃康中医医院……”
 
       在西安诺贝尔牙科医院治疗过的患者在医院门户网站询问用药问题,网站上实名医生给出了建议,在用药效果不好之后患者前去医院详细咨询这位医生,却被医生反问:“谁给你说让你用这个药?”患者解释道医院网站里有你的咨询板块,医生却轻描淡写地说道“那都是秘书在回答,不能以此为准,要来医院看才行!”
 
       顾名思义,医院网站上的问询疾病板块只是用来宣传和做样子的摆设,如果患者指望靠上网自己找医生看病,岂不误人事大? 
 
       3、名医生难脱离医院
 
       “每个医生扪心自问,当你离开医院以后到底有没有病人跟着你走?”医疗网红于莺认为,当下医生品牌打造,需要让患者跟着医生走,而不是跟着医院走。
 
       最早,中医里常出现名医之说,名医是什么?用医疗网红于莺的话说“名医就是以名字为主体的,肯定是病人跟着医生走,在中国古代就已经有医生品牌的概念了,只不过随着西医的出现,医生变得不那么重要,医院变得很重要。”
 
       西安市第四医院超声科室同主任说:“很多的患者来第四医院看病,但是他们都是慕四院的名而来,并不知道具体去看哪个医生。他知道四院眼科看得最好的是谁吗?不知道,他知道儿科名医金立英吗?可能知道。但是到了挂号大厅,一看根本挤不进去,无奈之下就挂个别人的号看了。反正令人信服的是医院的品牌。”
 
       可见,医生在医院的时候可以声名在外,头戴头衔。可是离开了医院以后就什么都不是,尤其是在跟医生的营业执照走的时候。
 
       “每个医生扪心自问,当你离开医院以后到底有没有病人跟着你走。”医疗网红于莺直接、犀利地提问引发行内热议。在她看来,当下医生品牌打造,需要让患者跟着医生走,而不是跟着医院走,这样才有利于新的医疗模式的探索与发展。
 
       然而现阶段看来,医生仍然很难摆脱医院这个“大庙”。医生这个群体,在国内是非常稀缺的人群。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发布的统计报告,全国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为282万人。也就是说,13亿人,主要靠这280万人来看病。很明显,医生处于大量供不应求的状态。
 
       “国内的大部分医生,每天都在高负荷的工作下运转,没有绝对意义的休假,下班了也是工作电话不断,想要做独立的医疗网红,宣传自己,树立个人品牌,都需要很多的精力,但这显然和国情不符。说句实在话,每天医院的病患都看不完,哪有时间在网络上面看病,实在是难以分身。”同主任说。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