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械搅局式投资:外企狂挖本土研发人才

业绩总体走势向好、需求逐步释放的中国医械行业正面临一个愈发严酷的现实:外资企业的人才资源争夺。

一位来自微创医疗内部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柯惠医疗(Covidien)这两个月挖了很多微创医疗的中层过去,工资直接翻一倍。这几个月公司副总的会议都在讨论这个事情。”
 
  以研发为核心的医械行业,长期失去人才资源等于直接“被判死刑”。微创医械(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兆华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海外公司来华建研发中心,野心远远大于其所说的‘开发本土定制化产品以降低产品售价’,其野心之大、行动之强势外界并不了解。过多的引进这样的外资地区总部和研发中心,带来的是这些研发中心‘刮地皮’式的资源掠夺。”
 
  外资迁徙潮隐忧
 
  如同候鸟一样,外资医药、医械企业目睹了中国市场的迅速发育成熟,产能中心、研发总部以及区域地区总部纷纷从上一个核心市场迁至了中国,其中,在北京、上海的“安营扎寨”最为突出。
 
  以上海张江药谷为例,制药企业中包括辉瑞、阿斯利康、罗氏、礼来、葛兰素史克、勃林格英格翰、强生制药、武田制药都设有研发中心,北京则有默沙东等企业入驻研发核心团队。而医械行业,仅过去两个月,张江就有柯惠医疗以及德国卡尔史托斯内窥镜(上海)有限公司宣布将公司研发、区域总部迁至上海。
 
  据悉,8月2日柯惠医疗在中国启用的这首个研发机构现有100多位员工,最终将雇佣300位员工,包括机械、工程、软件系统和材料等领域的工程师。前述微创医疗内部人士表示:“类似这样的外企挖人往往是挖研发项目的带头人,然后挖走整个团队。柯惠这次挖角就是如此,因为每个小项目都有项目经理,挖走带头人之后再动员他挖走下面的团队,这对于公司来说影响不小。”
 
  “据我所知,现在几乎知名的医械公司都有这样的中国计划,使得中国企业压力非常大,可能造成中国医械行业的洗牌。如果相关方面不提高警觉,未来将是非常危险的!”常兆华则指出,“现阶段的中国医械行业其实是属于非常脆弱的‘幼苗阶段’,压力一大就会倒下。渐渐地,人们会发现本土的医械公司被海外逐个兼并掉。毕竟从体量来看,即便是中国一些上市公司相比国外大企业也根本只是‘小虾米’,很容易兼并,甚至都到不了对方董事会批准的标准。如果还不加以关注警觉,三五年后就会造成严重后果。”
 
  “研发人才的争夺是医械行业中资源争夺最为严重的一块。外资现在的做法其实是一种对中国知识产权搅局式的战略。如同吸铁石一样,这样有针对性地搬过来还可以借势挖角人才。”他说。
 
  消失中的比较优势
 
  如同微创医疗这样面临研发压力的内资企业不占少数,长期以来中国药企和医械企业中的翘楚一直是以比较优势行走市场。
 
  一方面,较之国外竞争对手,这些国内企业有着人力成本、生产采购成本、环保成本以及国内政策等各方面的优势,在保证质量不低于竞争者的基础上压低价格,从而守住本土市场份额。而在本土企业间的较量,相对更高技术含量、研发储备、销售渠道的公司往往能够活得更为轻松。
 
  如今,这样的比较优势正在消失。外资企业研发生产成本转移带来的是内资企业优势不再的尴尬地位。而毛利的降低预期以及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更是让企业倍感压力。
 
  常兆华告诉记者,高端医械行业技术含量和行业壁垒都比较高,研发投入虽然很高,研发淘汰率却很高,研发五十个三类产品里能出来一两个成功就不错了。“海外由于现在人工成本较高,相对来说毛利都在70%左右,中国同业企业现在的毛利会比海外高5%-10%,像我们就是超过80%。只是医械产品研发周期要5-7年,过程非常残酷,临床投入也越来越高。最终这样的高毛利在未来可能会改变,逐渐向60%-70%发展,甚至低过美国。”
 
  常兆华指出,“一方面中国各方面成本在上升,另一方面美国等成熟市场达到了规模化生产,动辄几十万个的量能够分摊压力,而中国还暂时达不到。”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