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医院 深圳新政策喊你来落地

深圳的新政策拆除了很多过去人为竖立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的籓篱,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一样,不仅有机会拿地,申请政府补贴,也可以纳入医保体系。知情人士透露说,最终敲定方案时,保证50%的基本医疗服务,即是财政部门和医改办博弈后妥协的结果。

在中国各大城市,政府批准的医疗用地向来是公立医院的专利,民营医院申请无门。但这种状况即将在深圳改变。深圳的一项新规定宣布,将通过招拍挂向社会资本公开转让医疗用地,价格比工业用地低30%。同时改变的还有一系列将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区别对待的政策。


对有意投资医院的各类社会资本,这如同一道召集令。多年来一直卡在土地问题上的万科集团,已正式向深圳市政府提出开办一家非营利性质的儿童医院。在足球上不惜血本的恒大集团宣布将与哈佛大学在中国合办医院,深圳是选址考虑之一。来自市政府内部的消息人士说,华润集团也在与政府接洽。在北京、天津开了三家妇婴医院的美中宜和医疗集团将在深圳开两家医院,CEO胡澜向财新记者透露,一家在建,另一家正在筹备,希望能通过新政策拿到医疗用地。


对于三中全会提出的“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深圳反应迅速。日前深圳市发改委、卫计委等五部门联合发文,为社会资本投资办医松绑。除了给地,这份名为《关于鼓励社会资本举办三级医院的若干规定》(下称《若干规定》)还提出,社会办三级医院可按每床10万元标准获得一次性奖励。前提是:医院必须提供不低于50%的基本医疗服务。


此外,在基础医疗服务中,医疗机构还可按每人次门诊20元、每个住院床位每日60元的标准获得补贴。儿科类按上述标准的1.3倍执行,康复科类按上述标准的1.1倍执行。


上述奖励或补贴,过去只有公立医院和非营利民营医院才能享受。现在,深圳决心不再以营利与否区分民营医院类型,以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


“老百姓并不关心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老百姓关心的是医疗服务质量。”深圳市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廖庆伟说,“我们对过去的概念进行了处理。我们相信股东对回报的关心会促使他们将注意力转到提升医院的服务和品牌上。”


主管医政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是改革的支持者。他告诉财新记者:“过分强调对非营利性医院的政策鼓励,显然无助于提高社会资本投资办医的积极性。”


将医院建在自己的土地上


投资者欢迎这样的变化。


12月2日,美中宜和医疗集团CEO胡澜告诉财新记者,有长期打算的投资方更愿意将医院建在自己的土地上,这样初期投入虽大,但不用担心租金上涨,有助于形成稳定的成本结构。“按照医保定价,如果医院只提供基础医疗服务,租金将占医院营收50%以上,租金是医院运营成本中的不可控因素。”


深圳的新政策拆除了很多过去人为竖立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的籓篱,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一样,不仅有机会拿地,申请政府补贴,也可以纳入医保体系。


知情人士透露说,制定方案时,财政部门和医改办围绕补贴问题有过分歧。财政方面担心过多补贴将使民营口医院异化为吃拨款的事业单位,只愿将财政扶持体现在购买公共卫生服务上。最终敲定方案时,保证50%的基本医疗服务,即是双方博弈后妥协的结果。


为畅通医保接入渠道,《若干规定》同时提出:社会办三级医院经核定后,开业即可享受医保定点资格。不过这一指标能否在市场上顺利实践,还需参考医保支付方式和支付水平是否调整。


例如单病种付费问题,如果按病种付费,医疗机构的收入仅与每个病例及诊断有关,与医疗机构治疗该病例所花费的实际成本无关。民营医院更倾向于成本控制,若能在现行医保体系中引入这种支付方式,民营医院乐见其成。美中宜和医疗集团CEO胡澜认为,推出单病种付费方式,有利于医疗服务支付计量标准化。


至于民营医院能否为大众提供50%的基础医疗服务,在胡澜看来,如果以现在的医保定价水平,做高端客户的民营医院要满足要求比较难,如果未来医保水平提高一些会更容易。“目前很多医院愿意做妇科,原因就在于妇科医保定价相对合乎市场。”她说。


新政颁布之际,深圳同时宣布,首批推出四个三级医院项目地块,让社会资本投资竞标。四个项目均在深圳中心城区外,医疗资源相对稀缺,摘牌投资者将成为首批享受优惠的市场主体。


谁会是第一个?


人事仍未完全接轨


如果说深圳此次对社会资本办医开闸还有局限的话,那就非人事制度莫属了。


无论是职称晋升,还是社保待遇,民营和公立医院的医生在不同轨道上运行。前者难以参与重大科研,亦没有铁饭碗,公立医院医生退休后,待遇远高于民营医院。这些阻碍人才流动的因素,造成了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


放开医生自由执业才能破解难题。这也的确是决策者考虑过的方向。财新记者获得的流传于医疗系统内部的文件送审稿中提到,打破事业编制管理体制,建立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加年金制度,并要求民营医院建立不低于公立医院标准的基本养老保险加年薪制度。这意味着拉平医生退休后的待遇落差。


送审稿同时首次提出“建立人才双向流动制度”。流动到深圳市民营医疗机构执业的原本市公立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可自主择时回原公立医疗机构。这可解除公立医院医生的后顾之忧。


但这两项改革在公布版本中均告流产。知情人士透露说,深圳市编办提出,当前公立医疗机构在人员管理方面存在窠臼,是由传统人事制度引发的,需要改革的是人事制度而非编制管理制度。人力资源部门的官员则认为,这样的改革保障了医生对从业机构的选择权,却忽略了公立医院的人事权。


背后还是利益。决策者需要在不同类型市场主体间做出平衡。《若干规定》最终的表述是:“支持公立医院医技人员到社会办医疗机构定期服务。”一位接近决策层的内部人士表示,这意味着暂时不调整当前人才双轨制,与社会期待的“医生自由执业”差距很大。


是次改革,“不是对存量市场的改造”,深圳市医改办主任对财新记者介绍说,优惠政策主要适用社会资本投资新建的三级医院和社会办现有三级以下医院改建或扩建的三级医院。


为了避免一哄而上,此次政策制定者刻意抬高了门槛。对于申请办医的社会投资者,《若干规定》明确要求:项目资本金比例不得低于40%、承诺提供不低于50%基本医疗服务、并拥有三级医院管理能力的社会投资者、或与拥有三级医院管理能力的机构组织联合组建医院管理团队的其他投资者,才具备申办资格。


民营资本投资办医,目的和方式各有不同。四处贴小广告是一种,打出专治性病旗号,宰人没商量;也有做医疗产业上游的企业想通过开医院卖药卖器械;但也有的瞄准高端客户打品牌,通过差异化服务获得回报;此外,还有些企业如北大方正和万科等,不指望从医院投资里直接赚钱,但希望借此获得其他资源收益,或者带动周边土地升值。


就在社会资本跃跃欲试之时,曾被寄予厚望的深圳龙岗中医院遭遇重大波折。项目合作签订还不到一年时间,作为战略投资方,平安信托悄然撤资。政府内部人士透露,平安信托退出,关键原因是在医院公益和收益问题上,最终未与深圳市政府达成一致。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认为,社会允许多种办医,首先要确定办医宗旨是什么。“如果大家都为了一个共同目的,即为公众提供基本医疗,即体现公益性的话,那宗旨是一致的,就可以去试。”但他也强调,社会资本均以逐利为目的,“引入社会资本的目标不加以明确,将来一定有挠头之困”。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