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穿虚假医疗宣传五大骗术

一些虚假医疗广告并未杜绝、依然花样百出,一些医院以“无中生有”的病情和虚假宣传的套路,使前来就诊者落入“医疗陷阱”之中。

       国家卫生计生委近日举行会议,要求医疗机构必须依法执业,禁止出租或变相出租科室,禁止发布虚假医疗广告等违法违规行为。

       据连日来调查发现,一些虚假医疗广告并未杜绝、依然花样百出,一些医院以“无中生有”的病情和虚假宣传的套路,使前来就诊者落入“医疗陷阱”之中。


       套路一:两性疾病成虚假宣传“重灾区”

       “在听到自己患有男科、妇科特别是性传播疾病时,一些患者羞于到大医院看病,而选择民营医院。”广州市增城区人民医院副院长黄延年说,有些不正规的民营医院,在治疗疾病尤其是生殖系统疾病时,喜欢夸大病情,打擦边球,用似是而非的语言描述病情,加重患者心理负担,增加患者治疗费用。

       增城区人民医院皮肤科主治医生谢新元说,以“尖锐湿疣”这种疾病为例,有些不正规医院除了将患者所患其他疾病诊断为尖锐湿疣外,还会告诉患者这种疾病易复发,要通过各种光照、高科技手段持续跟踪治疗。实际上,尖锐湿疣在规范治疗后,通常患者3至6个月不复发,即被视为痊愈,无需过度治疗。

       套路二:体检必有“病”,且“病得很重”

       不久前,24岁的广州白领小瑶到一家正做推广活动的专科医院做了体检。“哪料到医院检查出我患有宫颈糜烂,当天就上药冲洗做了红光治疗。”记者在小瑶提供的检查报告上看到,检验结果文字显示“宫颈2度糜烂”,并且配有四张彩色图片,凹凸不平的肉疙瘩呈现在照片中。

       小瑶说,看了检查报告后,医生开始普及有关“宫颈糜烂”的知识,称“宫颈糜烂是比其他妇科炎症更加麻烦的一种疾病,不及时治疗十有八九会产生癌变”,现在病情已经很严重,需要立即治疗。“他们告诉我,现在不及时治疗,容易出现输卵管阻塞,还会引起宫外孕。”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妇科主任冯忻告诉记者,所谓“宫颈糜烂”是“柱状上皮外翻”的表现形式,在排除病理性病变的情况下是不需治疗的。“一些专科医院将正常的生理现象夸大成重病,给病人心理和生理上都带来了不良影响。”冯忻说。

       套路三:名医屡屡“被出诊”

       近年来,不少学科领域专家不幸成为虚假医疗信息“偏爱”的对象,中医泰斗、名医团频频出现在某些不知名医院的官网上。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皮肤性病科是“被出诊”问题的重灾区。

       据了解,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凌锋、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等人,曾以个人身份联合发起网络曝光“名医被出诊”活动。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宫腔镜诊治中心主任医师夏恩兰即曾遭遇“被出诊”。当网友在夏恩兰个人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问其是否为“河南安阳九州医院”的专家时,夏恩兰在微博回复称“从来没去过安阳九州医院”。

       套路四:拉大旗扯虎皮自封“重点医院”

       “重点妇科医院”“不孕不育科研基地”“计划生育定点医院”“官方指定医院”……在广州,不少医院在其官方网站挂出这样的头衔。这种情况在其他城市也不鲜见。

       针对这类宣传语,记者致电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并没有指定的重点医院,也没有认定某些医院为专门的“重点妇科医院”。

       套路五:“山寨网站”迷惑上网搜索患者

       最近,广东省皮肤病医院网络技术人员监测到,一个域名为http://www.ayjbfw.com/的网站,竟然全盘复制广东省皮肤病医院官网首页的内容,但点开二级网页后,该网站却指引患者前往广州市另一家皮肤病专科医院。

       广东省皮肤病医院工作人员假扮成患者,给山寨网站打咨询电话,问对方是不是广东省皮肤病医院,对方立即回答“是啊”。当“患者”提出要找某位专家时,对方谎称“该专家今天不出诊,我给你推荐另一位专家吧”。实际上,这位专家当天在广东省皮肤病医院正常出诊。

       如何清除虚假医疗宣传滋生的土壤

       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认为,部分医院出现迷惑患者的“虚假宣传”现象,一方面是缘于信息不对称,另一方面医学本身充满不确定性,现代医学还远不能做到“包治百病”。部分医疗机构为吸引患者前来就医,在利益驱使下钻了空子。

       面对无处不在的医疗宣传,普通民众如何辨别真伪?冯忻认为,卫生部门应注重科普宣教和疾病预防,使广大民众增强甄别虚假医疗信息的能力,同时要把打着高科技旗号的虚假医疗宣传公之于众。

       广州市胸科医院医生刘刚认为,部分民营医院发布虚假广告等违法行为,与相关部门执法不严或监管缺位有一定关联。“整治虚假广告,相关部门要加大对医疗广告的审核力度,发挥好监管职能。”刘刚说。

       中山大学医学院的一名专家表示,对不少医疗机构来说,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罚款力度有限,处罚效果不佳。“有必要对涉及虚假宣传的医疗机构加大惩罚力度,在社会上形成震慑效果。”

       刘远立表示,医疗机构特别是民营医院应加强行业自律,专业医生须有“患者利益至上”的职业操守,不能为了多挣钱而“诱导需求”。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