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澜: 用地新政利好民营办医

民营资本如何参与医疗服务投资,不仅关系到医疗服务产业的发展,更对分层次医疗服务具有重要意义。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仍需税收、医保定价等配套政策的支持,这些政策的相互协调将决定具有公共属性的医疗服务领域如何公平有效地利用社会资本。

近日,深圳市出台《关于鼓励社会资本举办三级医院的若干规定》,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提供了多项地方性鼓励政策。其中关于医院用地出让的优惠政策让业界尤为兴奋。


一位长期从事医疗投资的合伙人表示,深圳的医疗土地出让政策是医疗投资的实质性突破。根据上述规定,深圳市将打破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院的划分,一视同仁为社会资本办医提供低于工业用地约30%的基础地价。


在政策让医疗投资界振奋的同时,附加条件亦需要资本方谨慎考量。深圳市提供土地、财政等税收优惠政策的同时,要求享受条件的民营医院提供不低于50%的基础医疗服务。在这一条件下,医保定价水平问题就显得尤为突出,而对于长期影响民营医院运营和发展的人才引进、医保接入和税收政策等方面,民营医院方面仍有期待。


为此,记者专访美中宜和医疗集团CEO胡澜女士,解读深圳民营办医新政带来的影响,阐述民营医院发展所遇到的挑战和期待的政策。


记者:深圳市的新政策在医疗用地方面突破较大,申办方可以享受低于工业用地30%的基准地价。这一新政策对民营资本办医有何影响?对医院创建过程中的成本结构带来哪些变化?未来对于土地相关的配套政策,你还有哪些期待?


胡澜:总体来说,民营医疗机构非常看好土地优惠政策。目前大部分民营医院使用的物业都是租赁的,而此前医疗用地只给公立医院,基本为无偿划拨。


对于有长远发展规划的民营医院来说,能够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扎根在一个地方,是实现长远发展的一个基础条件。我们欢迎这样的政策。


从成本角度来看,现在民营医院面临租金逐年迅速上涨的现状,给医院运营带来了很大困扰。有了自己的土地和物业,长远来看有助于形成稳定的成本结构。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自有物业的前期投入会有所增加。


租金成本对医院的影响大小取决于医院的定价。如果按照医保的定价,完全是商业租赁的话,租金将占到整个医院营业收入的50%以上,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


按照目前地产的租金上涨情况,很难让民营医院去提供基础的医疗服务。相比之下,公立医院的用地和房屋都是国家提供的,还有各种补贴。


我们正在深圳做一个中长期布局,一家医院已经在建设当中,当时这一政策尚未出来,因此在建医院还是采取租赁方式。新政让我们非常兴奋,期待我们做第二家医院的时候能够有自有用地。


记者:深圳新政策规定,提供不低于50%基本医疗服务即可享受土地、财政等方面优惠。这一指标容易达到么?民营医疗机构如何平衡自身发展特点与基本医疗服务?


胡澜:提供基础医疗服务的比例主要是看做什么样的业务。如果是综合性医院,我感觉难度很大。我们会根据自己的业务,做合理的测算,比如,如果提供50%的基础服务,50%其他服务(高端),在经济上能否达到一定合理的回报水平,然后再去跟政府沟通想法。


就产科业务而言,医保或者生育险能够付出的价格是非常低的,如果只做产科,提供50%基础医疗服务也是很难的。医保能够提供的价格是3000元,没有财政补贴是很难达到的。对于民营医院来说,如果如此运营,完全就是烧钱,肯定会有一定的问题。


所以要看业务的形态和医保的定价,很多医院愿意做妇科,因为妇科的医保定价在合理的范围内。


对于我们这样的高端医疗机构,完全用医保的价格,无法做到匹配。我们也在尝试提出,在非公立医院看病享受医保部分报销,其他部分自付或者商业保险。


我们也就医保部分沟通过,他们表示,单病种付费的问题解决后,才能调整。否则他们会担心骗保等情况出现,一些不良民营医院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医保部门存在犹豫也是正常的。


单病种推出应该是逐步的,医保部门应该会拿出一些比较明确的单病种来推行,做一些打包的试点。可能单病种支付模式逐步清晰后,会拓展试点。


到目前为止美中宜和没有纳入医保。我们跟客户沟通情况,他们希望可以作为纳税人享受医保,在医保之外的部分通过商业保险或者自付。他们感受不好的是,他们一直加纳医保, 选择了私立医院,却不能享受医保,心理不是很平衡。


记者:民营资本介入医疗服务行业的过程中,医生资源尤为重要。鉴于国内医生职称评价体系和多点执业的现状,请谈谈民营资本在吸引医生资源方面遇到的困难和解决的方式,未来在这方面对政策有哪些期待?在与公立医院高端医疗竞争方面,民营医疗机构遇到了哪些挑战?


胡澜:在医生资源方面,美中宜和也跟所有非公医疗机构一样,也遇到了挑战。对于我们来说,吸引优秀的医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非公医疗机构一般比较缺少中青年医生这样的骨干力量,更多是公立医院的退休医生,或者是刚出校门的年轻医生,形成了一个所谓“哑铃型”的人才结构。


在目前不是很理想的政策环境下,作为非公医疗机构,首先不能总是怨天尤人,当然我们也呼吁国家能够推出一个更好的机制,让医生资源能够合理流动。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比较好医疗平台来吸引人才,毕竟即使政策到位,没有好的平台,也难以吸引人才。美中宜和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橄榄型”的人才结构,主力医师是中青年年富力强的骨干医生,这些医生都是从三甲或二甲专科医院来到美中宜和这个民营平台上来的。


美中宜和医疗平台的核心理念包括规范性、安全性和技术性。我们不以医生为医院带来多少收入来衡量医生的价值,行医的理念是以病患为中心。我们没有对医生提出所谓经济指标,也没有提成类的激励机制。这是最吸引医生的一点。


美中宜和的医生职称晋升没有障碍,很多医生已经实现了从主治医到副高职称再到正高职称的升级,为此我们投入了很多的人力物力。


任何优秀的医生,离开公立医院的体制,都会担心自己的学术水平能否跟上先进医疗水平。美中宜和的方式是,每年给医生外出学习的机会,参加学术会议,并对发表的专业文章给予奖励。我们最近跟美国哈佛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已经派出第一批医生赴美进修。


当然,我们也期望国家能够从机制上解决公立医院人才垄断的状况,比如人事制度、多点执业,希望政策在这些方面有所改变。


例如多点执业的问题。多点执业在美中宜和的比例非常低,98%都是全职医生,真正来自多点执业公立医院的医生非常少,有几个是退休的老教授,整个医院的运营依赖于兼职医生的比例非常低。无论是办理了多点执业手续的,还是前来会诊的医生,占我们医疗服务的比例都太低了。


很多人问美中宜和的竞争对手是谁,我们认为可能是公立医院。公立医院在百姓心里的品牌优势较强,同时医生的资源非常丰富,肯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影响和挑战。


不过,从我们在北京运营的情况看,美中宜和已有一定的品牌优势和定价资本,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公立医院对我们价格的强烈冲击。


从政策层面来说,公立医院明确是提供基础医疗服务。无论上海还是北京,限制公立医院的特需医疗。国家在这个层面态度是明确的,多层次,多元化的医疗让市场去做,公立医院具有垄断性的资源,与市场机构竞争是不公平的。


如果让具备垄断性资源的公立医院去抢占民营机构的市场空间,民营医疗机构确实没有什么可做的。从政策层面来看,对我们是有利的。


记者:民营资本对于税收政策支持一直有所呼吁。民营资本办医对税收政策有哪些建议?在未来发展战略制定当中,民营连锁医疗机构的扩张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胡澜:现在的税收政策跟几年前比有进步。我们刚刚做医院时,给民营医院的政策是开业前三年免营业税,2009年时新出的政策规定,所有的医疗机构都免除营业税,这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我们目前主要是考虑所得税方面是否有调整的空间。如果是非营利民营医院,所得税与公立医院一样。营利机构则是按照企业所得税25%缴纳。


由于目前国家的机制、投资当中的复杂问题,大部分民营医院希望以营利性身份存在,医疗投资有一个特殊性,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正常的医院要有逐步建立口碑的过程,后期才能慢慢看到回报。


我们期望,能够给出更优惠的税收政策,以支持这种投资的长期属性。比如可以参照鼓励外资或者高新技术产业的税收优惠,给予民营医疗机构所得税上的优惠,让民营医疗机构能够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医院的运营当中。


在未来一两年内,美中宜和计划再在杭州、深圳等几个城市进行复制式的连锁布局。在选址方面,首先是侧重于一二线城市,考虑的因素包括土地可能性、物业可得性、牌照的获得等方面。哪个城市推进得快,我们就会率先布局。


记者点评:民营资本如何参与医疗服务投资,不仅关系到医疗服务产业的发展,更对分层次医疗服务具有重要意义。深圳推出的民营资本办医新政是一个开端,未来也许会成为地方政府出台类似政策的模板。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仍需税收、医保定价等配套政策的支持,这些政策的相互协调将决定具有公共属性的医疗服务领域如何公平有效地利用社会资本。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