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须走出“只圈地 轻盈利”怪圈

移动医疗在过去的两年间呈井喷式发展,App数量多达两千余款,有不少公司陆陆续续拿到融资,有的甚至已经融到了F轮,比如挂号网。但仍有大部分公司没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反被螃蟹伤的不胜枚举。

如今虽说是创业的最好时代,但却有太多创业公司折戟沉沙,移动医疗就已死伤一片。不久前,网上流传的一份《移动医疗公司最新死亡名单》就让创业者不禁打了个寒颤。从名单上看,大批移动医疗公司还未获得融资就默默退出市场,还有一些公司产品都还在开发中就已阵亡。


移动医疗须走出“只圈地 轻盈利”怪圈


移动医疗在过去的两年间呈井喷式发展,App数量多达两千余款,有不少公司陆陆续续拿到融资,有的甚至已经融到了F轮,比如挂号网。但仍有大部分公司没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反被螃蟹伤的不胜枚举。


从入口来看,移动医疗App大致可分为四种:线上咨询、掌上医生、医药电商和医生专用入口。而从阵亡名单上不难发现,大多数公司是死在了“同质化”上,特别是线上咨询和掌上医生类App,已经成为同质化的重灾区。


打开App Store的“医疗”类别,出来的应用就能让人患上“选择恐惧症”,监测睡眠、监测心电、监测血糖、计算经期、中医咨询等等,每一类App的功能几乎大同小异。


线上咨询类App用户基本没有看病的急切需求,所以如果你的产品没有抓人眼球的特色,很难留得住用户。另外,现在真正能提供医疗解决方案的App也是屈指可数,很多应用并没有提供临床医生的入口,或者医生资源十分有限,很难满足患者的实际需求。


可以说,很多移动医疗公司目前都处于跑马圈地的状态,他们希望先抢占入口,积累大量用户数,提高人气,以此获得更多的融资机会。实际上,大部分公司并没有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式,不少企业仍处于概念阶段,它们想要存活很大程度上依赖资本。


需要强调的是,创业的最终目的是赚钱,每一款移动医疗App设计出来首先就要考虑如何盈利,即要明确服务谁来买单的问题。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买单者基本上有五类人群:药企、医生、医院、保险公司、消费者。比如全球第一家上市的移动医疗公司Epocrates,虽然他们主要是为医生提供手机上的临床信息参考,但其75%的收入来自于药企,因为他们会为药企提供精准的广告和问卷调查服务;Vocera的盈利点则更为明确,他们专门为医院提供移动通讯解决方案,核心产品就是一个让医生和护士随身携带的移动设备,可以随时随地发送、接收信息,通话并设置提醒,产品已经覆盖全美300多家医院。


而我国当前大部分移动医疗产品盈利点都不清晰,很多产品是只赚吆喝不赚钱。比如“医生之家”,只是希望“执业师生、医务人员分享交流”,却不谈赚钱的问题,这种做法本身就很有问题。


如果说之前移动医疗是站在风口上热身,那现在就应该进入起飞阶段了。而要想飞得更高,相关创业项目就要走出只管圈地、不顾商业模式的怪圈,尽快回归到如何为用户创造价值的核心问题上来。否则,只能挂号和查询的移动医疗很难成气候,留不住用户,也无法撬动传统医疗的市场地位,可持续发展更是无从谈起。


正如趣医网董事长李志所述,移动医疗的“下半场”拼的不是“讲故事”而是产品。过去是个博“傻”的不正常时代,随便三五个人做个App就能融资,现在则要通过好的产品商业变现,通过完整的商业链获得市场的认可。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